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八十章补充篇之震惊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酒店二楼的茶餐厅。

    我走下去时,里面喝早茶的人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但没有看到许延望的身影。

    我皱了下眉,找个靠窗的位子坐下来喝茶,吃早点,等我吃完后,还是没有看到他的人,我站起来准备离去。

    “许越,到底是心爱的女人的事才这么上心哟。”突然,我的背后传来了嘿嘿的冷笑声。

    我猛地转过身去,许延望正人模狗样地站在我后面,脸上的笑十分的邪恶。

    我眸里闪过丝寒光,尽量压抑住心底的愤怒,淡淡问道:“许延望,你究竟要玩些什么名堂?”

    “没,我只是为你好,毕竟我们都是许家的人,再怎么说我也不忍心看着你的女人去坐牢呀!”许延望脸上的笑意加大,尾音故意拖得长长的,十分的得意张狂。

    我冷笑一声:

    “余依一向遵纪守法,她能犯什么罪?告诉你,若给我装神弄鬼,玩什么花招,我必定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说话间,我握得拳头的手骨骼咯咯直响,浑身每个毛孔里都散发出寒气。

    “呀,许越,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嘛,你是那么精明的人,许氏集团也有庞大的律师团队,我若玩花招也是玩不过你的,不是么?”许延望看了我一眼,耸耸肩慢条斯礼地在我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来,手指了下我的座位,说道,“来,先坐下,我们再慢慢谈。”

    我看着他大爷似的模样,不想理他吧,可他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有事的样子,再说我也已经下来了,也想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招,于是,强忍着怒火,坐了下来。

    “说吧,到底是什么事?”我沉声喝问。

    “哎,按理来说,我也不觉得余依会做出那样的事,但现在就是做了,而且人证物证俱在,还真让人拿到了把柄,这就很被动了喽。”许延望自顾自地倒了杯茶喝了几口后,淡淡说道。

    “快说,什么事?”我的忍耐已经被他磨到了极点,这若不是关于余依的事,我真会揍他一顿后甩袖离去的,但现在不得不被他吊起来磨。

    他不急不慢,又喝了口茶,这才拿出手机来轻点几下,然后抬头对我说道:“你自己看看吧,我已经把视频发到你手机上了。”

    我一听,立即打开了手机。

    只见视频一打开,就看到一辆红色的法拉利正朝着路旁一个正在走着的年轻男人撞去,随着一声闷响,那男人立即倒地,鲜血从嘴里,口腔里喷涌而出。

    那辆法拉利,很熟悉 ,正是我买给余依的车,而车子的驾驶位上,余依双手握着方向盘,神情恍惚地开着车。

    在视频里,她的脸被特意放的很大很清晰。

    很快,视频里面响起了路人的尖叫声。

    我睁大眼睛看着,浑身一阵发冷,脸色铁青,忽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厉声怒喝:“许延望,你混蛋,这都能伪造出来。”

    许延望却歪着头看着我,冷笑。

    “许越,冷静点,让别人听到了可不好。”他淡淡说着,特意瞥了周围人一眼。

    我略一回头,刚才这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时,引得别人都朝我看来。

    我吸了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你觉得我会拿着伪造的视频来找你吗?”他挑看眉,淡淡问。

    我心惊跳了下,一股从没有过的害怕涌上心头,压抑着怒火,脸色铁青地问道:“那这个视频是谁拍的?”

    “谁拍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事实就行了。”

    “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前天上午十点半。”

    我一听,核算了下,正是我妈打电话给我说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亲子鉴定结果出来的那天。

    我再看了眼视频里的余依神情恍惚的模样,看来她也应是接到了妈的电话,心情郁闷吧。

    “撞的人是谁?”我立即问。

    “被撞的人是洛小夕的弟弟洛小军,现正躺在医院里,内脏出血,脑震荡,仍在昏迷中。”

    “胡说八道,洛小军正在监狱里,怎么可能会撞到他?况且,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会不知道?怎么没听余依说起过?也没有听到任何人提起过,你当我三岁小孩好蒙骗么。”我再也忍耐不住怒火厉声说道。

    许延望掏出支烟来点燃吸了口气后,缓缓吐出口烟雾,说道:“余依撞人后就肇事逃逸了,这样的事她肯定不会说了。”

    说完他站了起来

    “这事呢,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撞倒的人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不信的话,你自己去睡就好了。”

    我怔住了,难道余依真的撞了人肇事逃逸 了?她会做出如此的事,还会如此的不负责任?

    “许延望,怎么就会那么凑巧,正好就撞了洛小军?”

    许延望吐了口烟雾:“这就要问余依了,洛小军的姐姐洛小夕怀了你的孩子,她这是嫉妒起了杀心,动机明显,这是完全说得过去的!”

    听他说得有模有样,好像真的般,我心底里一时也拿不定主意了。

    “哼,许延望,你可真是恶劣,余依如果真是撞了人的话,那现在警察还不找上门来吗,要知道满大街都是电子眼,难道警察不比你精明。”

    许延望则嘿嘿笑了两声,叼着烟,走到我面前,拍拍我的肩:“所以呀,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啊,这件事情要不是我的话,余依现在早已经被警察带走了。”

    “你会有如此好心?”我冷冷看着他,不屑地说道。

    许延望厚颜无耻地笑了笑:“当然,我这样做都是有目的的,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更不会做免费的好事,实话告诉你吧,这件事情一发生,我就立即做了处理,已经瞒过了警察,并当即把洛小军送进了医院,至于洛小夕那里,我也与她达成了共识,现在这个事情会要怎么样,余依要不要去坐牢,那就完全看你的态度了。”

    我盯着他:“这么说,你现在是想与我私了,谈条件了?”

    我总算是明白了他的意图。

    他自以为抓到了余依的犯罪证据,知道我肯定不舍得让她去坐牢,于是过来跟我谈条件了。

    事到如此,我反倒安静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