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三十章你这么激动干嘛?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我眼皮跳了下,立即问道:“这么说许越并不知道你动用了这笔钱?”

    “是的。”陈世章自得的一笑:“他要是知道这笔钱是你还给他的,打死也不会用的,他就是那个臭德性。”

    我眼睛眯了眯:“我记得这笔钱的密码我并没有告诉你,那我请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咳,咳,这个,那个……”陈世章眼睛躲闪着,干咳了几声,“余依,反正这笔钱我现在还给你了,而且又不是我自己挪用了,这你就别问了吧。”

    “不行,我必须得知道。”我顿时双目圆睁,狠狠瞪着他,“你要不说出来那我现在就把你从这里轰出去。”

    “别,我说好了。”陈世章哭丧着脸,用双手护住头,大声嚷:“余依,你就没有一点人情味么?”

    “没有。”我忍住笑故意板着脸。

    “就是那嘛,那天半夜,许越在办公室里喝醉了酒,我走进去时,他正醉熏熏地躺在地上,手机呢放在办公桌上,我一看赶紧扶他进卧室里睡去了,走出来时,他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我拿起来一看,上面是杨瑜谨打来的,我拿着手机发了下呆,最近这几天为了资金运转问题,许越已经连着召开了好几次会议,都没有更好的办法,看来杨瑜谨深夜打过来肯定是为了这个事了,果然,一会我后,手机停了,但他很快发来了条微信,上面写着:许总,我们自家银行因为许氏集团前段时间被路明远收购的事影响不好,已经没有人来存款了,别的银行暂时也放贷不出如此多的资金,这事真有点麻烦。”陈世章开始款款说了起来,说到这儿时看了我一眼,冲我做了个鬼脸:

    “当时我嘛,一看这个事情不好弄,就灵机一动,想到了你给我转给他的那五百个亿资金的事,记得你说密码是发到许越微信上的,因此,我就那怎么了,你懂的。”

    说到这儿,他朝我直挤眉弄眼的。

    “知道你个大头鬼。”我将桌上的一本书朝他扔过去,“这样的行为,只此一次,下次再有让我知道了,可不会饶过你的。”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陈世章身子一侧,躲过了书本,朝我讨好地笑着,“我这样做不都是为了许越,为了公司么,我也不忍心看着他痛苦的。”

    他这样一说,我突然心中一沉,立即问道:“你说许越每天半夜喝醉了酒躺在地板上睡着了?”

    “对呀。”陈世章听了,双手重重一拍,兰花指翘起,满脸严肃地说道:“这个我还真的忘说呢,告诉你呀,自从你走后,许越就开始每天晚上喝酒,经常喝得酩钉大醉,而后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睡着了,一睡就是一个晚上,直到我们第二天敲门时才知道……”

    “那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不看着他?为什么要让他喝酒?为什么不将他扶到床上去?”我一听,火了,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拿起个鸡毛掸子朝他飞了过去。

    他正说得认真,边说边比划,深情并茂着呢,被我这一鸡毛掸子飞过去,就刚好扔到他的头上,他大惊,身子往下一缩,可还是来不及,鸡毛掸子从他头顶飞过去了,顺带就将他的帽子又给横带了出去,露出了个大光头来。

    “呀,余依,你欺负我。”陈世章立即弹跳起来,胀红着脸捡起了地上的帽子,迅速将头给遮住了,朝着我嚷。

    “不仅是欺负你,我还要揍你呢。”我这时站了起来拿了个衣架握在手上走到他面前,大声问道:“陈世章,你现在是许氏集团副总还是秘书,助理?”

    陈世章听了,没明白我的意思,只是苦巴着脸:“许越本来是要升我做副总的,可因为你偷偷把公司从a城给搬走了,他大怒,说我监管不力,没有看住你,结果我的副总位置没了,助理也不给我当了,现在竟然让我给他做起了女秘书,这秘书摆明就是女人干的活,我说我这真是倒霉摧的哟。”

    说到后来他哀号了起来。

    “那就对了,既然你做他的秘书,那你知道秘书的职责是什么么?”我立即扬着手中的衣架喝问。

    “知道呀,天地良心,若不是我如此尽心尽力地帮着他,他能这么快翻身么。”陈世章委屈地辩解道。

    “只是这样吗?我且问你,你看着他天天喝酒怎么不阻止?喝酒能让他喝醉吗?喝醉了竟然让他睡到地板上,有你这样当秘书的吗?如果你阻止不了,为什么不去告诉许老爷子?”我扬起手中的衣架连番逼问着,就要朝他打过去。

    “呀,余依,我是真有管过他的,可他硬生生地将我赶了出来,这事外公也没有办法呀!”陈世章躲闪着我的衣架,趁着我分神时,一把用力抓住了衣架,直接问到了我的脸上:“余依,这些可是他的私生活,不应该是他的妻子管么,你怪到我有什么用?”

    我一愣,手松懈了下来。

    是的,这事他的私生活,我还要关心他做什么呢?我现在又不是他的妻子了!

    “余依,说真的,许越现在过得很苦的。”陈世章察言观色地打量着我的脸,慢吞吞地说道。

    “有什么苦?不是有洛小夕,还有她妈么?”我眼圈有些泛红,没好气地说道。

    “哎,余依,难道你真不知道许越心里并没有洛小夕么,而且就那个女人,她能真心关照到许越么?”陈世章无奈地叹了口气,不屑地说道。

    “那又怎么样?你扪心自问下,我现在能怎么办?”我丢掉了手里的鸡毛掸子,负气地说道,“况且我们现在已经离婚了,这些关我什么事呢。”

    “既不关你事,那刚刚你这么激动干嘛?”陈世章可不傻,精着呢,就这么一句反问的话竟让我的脸快速红了起来,站着发怔。

    然则头脑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眼睛打量着陈世章,难不成是这小子故意在我面前装的?还是许越派他过来试探我的呢?

    这样一想,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懊恼起来,看来我是着了这个娘娘腔的道了。

    “陈世章,你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如果是替许越当说客的,那就请给我立即滚。”我有些懊恼,用手指着大门断喝道。

    陈世章一听,嘿嘿一声笑:“余依,你倒是挺会想的,你认为我来说这些是许越让我来搏你同情的?难道你就这么不了解许越么?他会是那种低声下气的人么?告诉你吧,现在的许越比以前还要牛逼了,很快,他的身家地位就会呈直线上升,许氏集团现在已经又回到了许越手中,最大的对头路明远也要败走东南亚了,目前在内陆,再没有人能撼得动他的实力地位了,更何况他现在又是全国商会总会长,这日进万金只是转眼间的事,他的身价很快会挤身到全球财富榜前十了,你说像他这样的一个钻石王老五,又离了婚,你认为他会缺女人吗?告诉你,只会有大把的女人趋之若附的,只要他愿意,排着队的女人不要名份地愿意跟着他,尤其像洛小夕那样的更会是数不清,你认为凭他高傲的心性,他会一定会要在意你这个前妻么?”

    我一时被他说得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余依,其实实话跟你说吧,我今天来这里确实是来归还这笔钱的,对你说的这些也确实是你走后许越的现状,并不是他要我来说的,是我自愿说的,因为我觉得你在他心中的地位还是无可比拟的,他还在爱着你,我不想看着一对苦命鸳鸯劳燕分飞,再说了,你们能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也是真爱,我现在这样说也真是为你们好,特别是为你好,你还是好好考虑下吧,有些事情又何必要一条道走到黑呢。”陈世章这时收起了脸上的嘻皮笑脸,而是很认真地说道:“你应该相信我,凭我们的关系,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只可能是为了你好。”

    我听到这里沉默了,心底无比的苦涩。

    “那好,陈世章我问你,你认为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是回到他的身边接纳洛小夕肚子里的孩子吗?你觉得我会是这样的人吗?若是的话,我还用得着坚持离婚么?”我突然抬头看着他,痛苦的问。

    陈世章愕了下,用手挠了下头,当然只能是挠了下帽子,苦着脸:“哎,这个我真不知道,反正我把我自己知道的情况都向你说了遍,具体要怎么样,只能是你拿主意了,不过,我看你还是很关心许越的,其实,女人嘛,有时不要那么执着,男人有点过错也要学着原谅下,他心里还是爱你的。”他看着我脸上的委屈,这样斟酬着说道。

    “我呸,陈世章,你太把你们男人当回事了,告诉我,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原谅就能解决得了的了,如果强让我屈服,那我宁愿孤独终老,也不要那种屈辱的爱,更不会接受洛小夕那样的女人生的孩子,你们许家要孙子,那就留着洛小夕吧,我是不会改变主意的,不管是婚姻还是爱情我都是有底线的,不容更改。”我看着外面的不断飘落的雪花,忍住心里的难受,执着地说道。

    陈世章无奈的耸了耸肩:

    “哎,那我也没办法了,看来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说到这儿,他看我一眼,突然挺神秘地说道:“对了,余依,我还要告诉你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