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三百二十二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时间:2019-04-12作者:春燕南归

    一秒记住

    我愣了下,眸里闪过丝心虚与不安。

    汪淇涵给我设这个酒宴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让我结识一些上流社会的名流,当然,这些名流说到底不是黄金单身男就是钻石王老五,冷昕杰如此精明肯定早就猜到了。

    想他之所以会被汪淇涵邀请过来参加晚晏,说白了还不是因为单身汉的原因么!

    “杰哥,我真的只是想借这个机会给妮妮做个生日的,其它真没有什么。”我摇头真诚地说道。

    他看着我,眸底涌动着丝莫测的暗流,忽尔轻轻一笑:“我相信你。”

    “谢谢你的信任。”我松了口气。

    “依依,我们现在是最好的朋友,你说什么我都会信的。”他坦荡地笑了下,却将眸光逼近了我,追逐着我的眼神:“依依,你说我都对你如此信任了,以后,你也会这样对我的,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的呼吸有些灼热,话语显得很紧张。

    我看着他,笑了笑:“当然,我会的。”

    “那好,依依,我现在就问你,在你的心里我究竟算得上一个什么人物?”冷昕杰的五指突然紧握住红酒瓶,将面前的红酒倒满,端起,昂头一口饮尽,手指把玩着红酒杯,满脸凝重地问道。

    我愣神地看着他,有些不解。

    “依依,如果你真有当我是你的好朋友,能如实告诉我吗?我很想知道在你的内心深处,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他脸上染着层薄薄的红晕,唇角的笑容里已然无法掩饰那抹不甘与失落了。

    我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抿着唇,久久没有说话。

    “依依,阿姨宴请全京城的名流钻石王老五来参加晚宴,这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若别人不知,我是绝对清楚这份用意的。”冷昕杰说到这儿很受伤的表情:“我只想知道,在你的心目中,是不是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无法走进你的内心?哪怕你与许越离婚后,我当替补人员也不够格吗?”

    我闻言,手指绞成了一团,面对他咄咄逼人的眼睛,摇着头。

    “杰哥,你现在绝对是我最好的朋友,真的,请相信我,除了你,我再没有其他异性朋友了。”我的话语很诚挚,绝无隐瞒他的意思。

    “好,那我问你,如果阿姨要你从今晚参加宴会的名流青年才俊里挑选出一个男人来,那个男人若不是我,你也要接受吗?”

    “不,杰哥,我真没有那个意思的。”我慌乱地答。

    “不管你有没有那个意思,可事实就是这样。”冷昕杰紧了紧喉咙,无限感伤地说道:“我自十三岁就认识了你,现在二十来岁了,这辈子有一大半的时间我都在追随着你的影子,看着你与别人恋爱,结婚,生孩子,又到离婚,我以为我的痴情能等来你的心,可我错了,当你与许越离婚后,在如此困境中,你却仍然想不到我,哪怕是当个替补的也轮不上,甚至愿意从一些陌生男人堆里去随意寻找一个,也要将我当成路人,我想想还真是悲哀啊。”

    说到这儿冷昕杰又倒满一杯红酒,昂头一口喝了下去。

    “杰哥,不要喝了。”我伸手抢过他的酒杯,带着哭腔:“这个事情真的只是我姨妈自作主张弄的,我并没有想要怎么样,我早就告诉你了,我只是想趁机给妮妮做个五周岁生日宴会的。”

    冷昕杰看着我,眸眶微微泛红。

    “那依依,你现在能给我一次机会吗?”他突然双手紧握住了我的手,满含期盼地问道,“除却许越,应该是我了吧?”

    一句‘应该是我了吧’,伴随着他诚挚而卑微的话语,真让我看到了一个为了爱情执着到卑微的男人,心里莫名的一热。

    其实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与别的男人怎么样,甚至还来不及去想那些,也没有想过让冷昕杰来替补许越的位置,这样对他来说是多么的不公平呵。

    但此生,除掉许越外,我真的不想再去找第二个男人了,若一定要我去找,冷昕杰无疑是最佳人选。

    现在,我和许越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还有可能复合吗?脑海中闪过那张离婚证,一万个‘不可能’在心头飘过。

    “好吧,我答应你。”我低声说道,“我答应你,如果这辈子我再要考虑婚姻的话,那一定会是你了。”

    “真的?”他眼睛一亮,整个人好像一下就注入了新能量般,直直坐起了身子,神彩奕奕的,好像期盼已久的东西终于能拥有了般,那种兴奋让我为之动容。

    而我也确实需要从过去走出来了!

    “是的。”我点了点头,认真说道:“但是,你也要给我时间,我毕竟刚刚离婚,心里一直是难以接受的,这可能要有个过程……”

    “好,好,我懂,我懂的。”冷昕杰立即打断了我的话,体贴地说道:“我会给你足够多的时间去舔渎伤口,愈合伤口,只要你的心扉向我敞开,能慢慢接受我,我不在乎这个时间会有多久,我是有心里准备的,而且我相信只要我有诚心,是能够帮助你走出这段不堪的心路历程的。”

    “嗯,谢谢你。”我重重‘嗯’了声,情绪低落地点了点头。

    他紧握着我的手,眸里涌起喜悦的泪光。

    我的心似乎也随着他的喜悦而刻意忘记了些什么。

    接下来,有了这番交心的谈话后,冷昕杰对我更加体贴了,他无微不至地关照着我,让我从失去许越的痛苦中渐渐能缓和了些,虽然,我内心深处的空洞里是永远不能填满的,但心底的那片荒芜还是流过了丝温泉,不再那么干涩了。

    一会儿后,我们吃完了中饭,我争着要买单,他一句‘又要与我见外吗’,让我只得放弃了这个机会让他买了单。

    我抱着给妮妮买的洋娃娃转身走出了饭店。

    “啊,下雪了,好大的雪啊。”刚走到外面,就听到了路人的欢呼声,我抬起头望去,只见天空中,鹅毛般的大雪正纷纷扬扬地飘落了下来,洋洋洒洒的全是密密麻麻的黑点,形成了一块天然的苍穹,美不胜收。

    “啊,下雪了。”我伸出手来接着雪花,感叹着。

    “是的,下雪了,天气也更冷了。”冷昕杰微笑着附和,随手脱掉了身上的西装外套套在了我的双肩上,与我一起抬头看着天上纷纷扬扬飘下的雪,我用手去接,他就在旁边笑着。

    很快,我的手上落满了雪花,一片一片的,我用嘴轻轻一吹,雪花会随风飘散,伴随着一股冷风,雪花似乎下得更欢了,像从桶里倒出来般,在半空和地面上飞舞凌乱着。

    于是雪更大,风刮得更猛。

    不停地有雪片往我脸上温柔的撞来,我的眼睫上很快落满了。

    “依依,你都成白毛女了,快回家吧。”冷昕杰用手抖掉我头上的雪花,关切地说道:“这些雪花融化后会钻进你的头皮的,到时会得头疼病,我可舍不得看着你痛苦。”

    我隔着密集的雪花指着他的脸上,头上,眉毛上,笑:“我若是白毛女,你就是白毛老道了。”

    他笑:“不会,我不会去做道士,我要陪着你慢慢变老,老了后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模样了。”

    说完他掏出手机来,一手挽着我的肩膀,笑:“依依,我们来张合影,看看老去后的我们会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模样。”

    “耶。”对着他的手机镜头,我竖起了二个手指放在耳边‘耶’了声,微笑着歪了下头,他按下了相机键,手机发出道白光,记录下了我们这一刻。

    “走吧,回去了。”冷昕杰收了手机,牵起我的手,朝街道边走去。

    “你先站在这里,我去停车场。”街道口旁,他放开了我的手,轻声叮嘱着。

    “好。”我点了点头,微微笑着。

    他则大步朝停车场走去。

    我眸光注视着他的背影,路旁从我身边经过的行人三三两两的,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他的背影宽厚结实,像钢铁般能让人依靠。

    我凝着,一股历来以久的忧伤萦绕在心头,我有些畏寒地抱紧了布娃娃。

    不远处,不知是谁‘哎哟’了声,似乎是摔了一跤后发出的声音。

    我伴着声音漫不经心地回过头去。

    葛地

    一束锐利的眸光正穿过密集的雪花如鹰般朝我盯来,那眸里的光竟比这漫天飘舞的雪花还要阴冷若干倍。

    我浑身抖索了下。

    慌得四处去搜寻这眸光。

    可只一扭头间,竟什么也没有看到。

    哎,看来是我心思恍惚的又出现幻觉了。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时冷昕杰的豪车开了过来,停在了我的面前。

    我伸手拉开车门,弯腰钻了进去。

    坐进车子里后,我的心还在忐忑着,不放心似的,又隔着车窗四处察看了一番,然而饭店周围除了三三两两走过的行人,终是什么也没有,我确认是出现了幻觉,于是将头扭了回来。

    “杰哥,给我看看我们的合影吧。”我想到了刚刚雪中的合影,意犹未尽的,将手伸向了他。

    他哈哈笑了下,拿起手机将我们的合影调出来,递给了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