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七百五十七章你们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

时间:2019-04-26作者:春燕南归

    【..】,。林姣姣听到这儿咬紧了唇,脸色有些发白。

    “是的,姣姣,我没有告诉你今晚路明远会过来,是怕你不来吃这个饭,有情绪,现在既然来了,那就忍气吞声下,说实话,像路明远这样的男人他是不缺女人的,他若没有了你,有大把女人愿意往他身上倒贴,但你呢,你带着二个孩子,若没有了路明远,将来很可能就是单身妈妈一辈子了,姣姣,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若你不幸福,我也不会开心的,因此,不管怎么样,我都要看着你幸福,这样,从现在起你给我清醒点,让我帮你们调解感情,你呢,看我脸色行事就行了,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但你若再这个态度,小心我跟你翻脸了。”我接下来语重心长地说道,说到后来又是劝解又是要挟了。

    林姣姣听到这儿突然把心一横,对我说道:“依依,你真当我蠢啊,你以为我不知道要好好经营这段感情么,可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他那次回来竟对我说,他家里的父母不同意他娶我,说我带着个孩子,配不上他,当时我一听就火了,对他直接发彪了!没错,我是带着个孩子,可我没有结过婚,他呢,结过婚,离婚了,不也是带着个孩子么,凭什么他们家就要如此轻看我?就因为他们是路氏家族,豪门,他是总裁,事业有成么?”

    我听到这儿目瞪口呆。

    “依依,自从我看到你嫁给许越经历过的那些后我真的怕了,我一点也不想嫁进豪门的,不稀罕那样的生活,我宁愿自己多受点苦,自由自在地生活着就好,有二个孩子我也不怕,一个能养大,多一个也无所谓的,我不在乎,不怕吃苦,一样也能养大。”林姣姣被我逼急了,拉着我的手,忽然间泪如雨下,在坚强的伪装缷下后却是无尽的辛酸。

    我一时间手足无措!

    是我太天真!

    竟然以为是林姣姣任性无知,却没有想到普天之下莫过于人情,人心大都如此,现实从来都是残酷的。

    一直以为路明远会比许越洒脱得多,但说到底,天下的豪门家庭都是如此,路明远同样也不是单独存在的,他也是有所顾虑的。

    “姣姣,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我一时间抱紧她,轻拍着她的背,惺惺相惜。

    我背后还有卫配珊,卫兰青作后盾,可怜的林姣姣又有什么呢,除了一个支离破碎的娘家,真的再无什么了!

    “姣姣,这样,你别急,今晚我来替你主持公道,必须要让路明远给个说法来。”我一时气急,劝慰着她,拉着她的手就往包厢里走去。

    可当我刚转过身来时,抬眼间就看到包厢那头,好些人簇拥着二个男人朝这边走来,我觉得那身影有些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许越和萧剑锋!

    二人都是西装革履,寒霜似的凤眸,冰铁铸成的面容,西装穿在身上一丝不苟,西裤,皮鞋,栗棕色的发丝根根都是精神,他们边走边轻声说着什么,贵气天成,十分养眼,想要让人忽视都不行!

    在见到他们二个后,我和林姣姣几乎全愣傻了。

    真是狭路相逢呀!

    我遇见许越这没有什么问题,但林姣姣遇见萧剑锋,那可是没有什么好!

    秒间后,我惊醒过来,拉住林姣姣的手,低了头朝包厢里走去。

    因为怕我们的谈话被路明远听到,我拉着林姣姣是走到了隔壁包厢的走廊边,因此,在看到他们后,我和林姣姣低着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快步朝我们的包厢走去。

    可我们再快也快不过男人的步伐,更何况我们二个还大着肚子呢。

    因此,在我们面对面相距有二个包厢时,我们还是推开了我们包厢的门走了进去。

    一进去,我就顺手带上了房门。

    带上房门后我和林姣姣的心都在跳着,我不知道许越和萧剑锋认出我们来了没有,反正我们是若无其事地装作不认识进来了的。

    而更让我心惊的是在我们刚进来没多久,俞初南随后就推开门进来了。

    我不由得扶额,这许越和萧剑锋要是再认不出我们二个那简直就是瞎子了。

    我摇了摇头。

    “姣姣,你只管安静地呆着,看我的就好。”这次进来后我对林姣姣和路明远的事情心里有底了,于是悄声对林姣姣说道。

    林姣姣低着头,眼圈有些红,点了点头。

    “陈世章,菜点了没有?”我对正在与妮妮抢牌的陈世章问道。

    陈世章将头一歪,哼了声,“没有。”

    我一看,这家伙还 在生我的气,怪我没有给他钱呢,正欲说话时,只见坐在沙发上看浩浩和路子晨玩牌的路明远淡淡说道:“我来时已经将菜点了,你们不用管,我请客,想吃什么尽管加。”

    话声还没说完,服务员就推门进来了。

    “那快上座吧,时间不早了,估计孩子已经饿了。”我当然不会客气,立即对大家说道,说完吩咐妮妮他们三个小家伙去卫生间里冼手准备吃饭。

    三个小家伙一听全挤着朝卫生间里走去了。

    服务员鱼贯而入,送来了饭菜,我们坐满一桌开始吃晚饭。

    路明远的菜点得很好,他知道林姣姣的口味,差不多都是我们喜欢吃的,只是陈世章觉得太过清淡,后来又要来了几个重口味的菜,最后还要来了一瓶茅台酒,与路明远称兄道弟又开始喝了起来,因为要照顾孩子们吃饭,我现在还不能与路明远谈些什么,眼看着陈世章与路明远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我急得直朝陈世章眨眼睛。

    这路明远要是喝醉了,我还与他谈什么呢,可陈世章也不知是失意呢,还是真难受,就是一杯接一杯地敬路明远的酒,根本不看我的眼色。

    我只得向俞初南偷偷使眼色,让她把陈世章那家伙给灌醉。

    俞初南受令后,频频主动给陈世章敬酒,没多久,陈世章就趴在酒桌上不动了,这时的路明远也有几分醉意了。

    我觉得这个时候与路明远说话是比较好的时候,于是扭头对坐在我旁边的路明远试探性地问道:“路总,姣姣只有一个多月就要生了,先恭喜你,那你们的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呢?我什么时候能喝上喜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