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婚情告急:总裁请别撩 第九百五十五章痛苦与绝望

时间:2019-07-30作者:春燕南归

    ,。“走吧。”这时中年男人看了我和吴子云一眼后回头说了句,飞机立即发动了。

    “妮妮,不要担心,有爸爸在,一定会帮你度过这次难关的。”飞机起飞后中年男人在我面前弯腰下来亲切地说道。

    “你是我爸爸吗?”我好奇地看着他。

    “是的,我是你爸爸呀,妮妮,你忘记爸爸了吗?”我爸爸看着我,眸里除了怜惜更多的还有痛苦。

    我看着这个似曾熟悉的亲切面孔,丝毫也不怀疑他说话的真实性。

    血浓于水,只在看到他的第一眼起,就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许总,请您回避一下,我们先替小姐将身上的有些伤口处理下。”这时医生提着药箱过来了。

    “好。”我爸答应了声,抚摸了下我的头,“妮妮,我们先到后舱去,不要怕,先让医生帮你看看伤口,一切有我。”

    “好的。”我答应了声,眼睛看着吴子云。

    吴子云对我鼓励地笑了笑,跟在我爸爸身后去后舱了。

    他们一走,医生就开始给我处理身上的伤口,并将我的颈,四肢给固定了。

    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全身的痛苦。

    那是怎样的痛苦呵,全身动都不能动一下,感觉像被施刑法般难受。

    而让我奇怪的是,与吴子云在一起时我的这种痛感虽有,却完全没有这么明显的。

    飞机很快降落在京城机场。

    一下飞机,救护车早就等着了,我被抬上了救护车,抬上救护车时,我的手紧紧握住吴子云的手,他跟着我上了救护车。

    医院里。

    我一抬进去,医生就开始了紧急对我的各种检查。

    我的头很痛,经受不了这些检查,后来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过去。

    在梦里,我做着各种怪梦,梦到自己被一条好几米长的毒蛇追着跑,全身疼痛,在剧烈的疼痛中,我睁开了眼睛,耳边却传来了说话声。

    “医生,我女儿的伤怎么样?”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许总,现在通过x光片,ct光片看,许小姐的颈椎,右腿,左肢都骨折了,腰椎也有破裂现象,最主要的还是要看颈椎处有没有伤到神经,腰椎骨折处如果有损伤到脊髓神经的话很有可能导致全身瘫痪,这个还需要观察病人和做进一步的检查才能知道……”有男人清晰地回答声。

    全身瘫痪?

    这说的是谁?

    我极力将眼睛看向了说话的人。

    是在我的病房里,有两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还有一个就是我爸,他们正在小声的说着话,而病房里面只有我一个病人。

    他们显然没想到我会醒来吧,说话时也没有什么顾忌。

    我此时被各种石膏固定着,浑身五花大绑的,身上涂满了药水,吸入鼻翼里面的是浓浓的药水味。

    “那她头部的伤呢?有危险吗?会不会永久性失忆?”我爸是背对着我的,他没有看到我醒来,又着急地问道。

    那两个医生拿过一张ct底片指着一个地方对我爸说道:“您女儿头部受到的创伤比较严重,但她很年轻,只有18岁,目前只是属于短暂性的受创失忆,在给予治疗后是有希望恢复过来的,现在病人主要的还是身体方面,毕竟从那么高的地悬崖上摔下来,这可太难说了,希望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能够重新站起来。”

    我静静地听着,脸如死灰。

    渐渐的,我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他们这是在说我。

    虽然我头疼,记不起以前的事了,但并没有傻掉。

    他们说的是我啊。

    全身瘫痪,失忆,多么可怕的字眼。

    我才18岁啊,人生还没有开始呢,我怎么能够瘫痪在床呢?

    “不。”我突然绝望地大声叫了起来,“我不要瘫痪,我要站起来,我要打球,我要跳舞,滑冰,我不要这样躺着。”

    我歇斯底里地喊。

    病房里的人吓了一大跳,他们全朝我看来,脸上是各种表情:惊讶,遗憾,怜惜,而最撞入我心扉的是我爸爸脸上锥心的痛苦。

    “没想到动完手术后会醒得这么快,你快去安慰下她吧。”这时那二个医生对我爸爸说道。

    “妮妮,不会的,你放心,爸爸给你保证,一定会治好你身上的伤。”爸爸快速走到我面前,抚摸着我的脸,向我郑重承诺着。

    可我心里明白,这是伤,不是要什么东西,如果我想要什么东西,我爸爸能承诺给我就有可能做到,可这种伤却不是人力所能为的。

    “不会的,好不了了,我要瘫痪了,不要,我不要这样啊。”我号啕大声哭起来,头,脖子,腰椎,手脚全被捆绑得死死的,我动弹不了,只能大声哭叫着,这种感觉真是痛不欲生。

    “妮妮,我的好女儿。”我爸握紧了拳头,弯腰亲了下我的额头,仍然无比坚定地安慰着我,“你要相信爸爸,爸爸一定会有办法治好你身上的伤,一定能让你站起来的,只是你要配合好爸爸,好吗?妮妮一直都是爸爸最勇敢的女儿了。”

    可爸爸的话安慰不了我。

    我痛苦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想死的心都有了。

    而我除了哭,再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表达我内心的痛苦与绝望。

    “走,你们全都走,我不要看到你们。”我伤心地大声哭,谁也劝不住。

    我爸面对情绪激动的我,有些手忙脚乱的,那几个医生先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我无比悲怆地哭着,我爸阴沉着脸站在病房中沉默的陪着我。

    一会儿门开了。

    一个瘦高个男人走了进来。

    “许总,昨晚上小姐出事时,在她跌落悬崖前是与两个女同学站在峡谷边上的,据她们说,当时小姐是伸手去采摘悬崖上的雪兰花,一不小心没站稳就摔了下去。”那男人一进来就脸色沉痛地说道。

    我爸的脸色很黑,沉声问:“冷啡,那两个女同学叫什么名字?”

    “她们一个叫景佳佳,一个叫徐小淇。”冷啡立即答。

    景佳佳!

    我爸轻声念了几句后说道:“奇怪,这名字怎么会这么熟悉呢?”

    “许总,上次正是小姐与这个叫景佳佳的女同学在鱼池边发生了争执,最后景佳佳落水了,当时您还让我去替她交了医药费呢。”冷啡听了后立即提醒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