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2章 怪事哉

时间:2017-11-19作者:妖言先森

    “嗝……”凌越酒劲上涌,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他扶着墙壁,眯着眼睛回头道:“我……只是陪他喝场酒,他说赚了一笔,高兴……就这么简单……走了。”

    “别走!”红裙女子见凌越听了她的呼喝,反而跑得更快,怒了,叫道:“红儿,教训教训他。”

    凌越觉着头顶一暗,有劲风扑下,忙向上看去,好大一头红翅金雕。

    金雕正伸出利爪对着他抓来,凌越想也没想,下意识从储物袋内掏出一些粉沫弹去,然后眼睛一瞪,魅魂术施展出去,在身上贴了一张疾风符,沿着墙角飞快的开溜。

    红翅金雕在堪堪抓到凌越之前,突然缩回爪子,扑扇着翅膀朝空中避去,它歪着脑袋,非常疑惑地注视着凌越溜走,直到被其他建筑遮了视线,也没有再行动。

    红裙女子何金玲与另一女子顾芊寒面面相觑,红翅金雕这是怎么了?

    居然不听吩咐,平日里即便让它对付更厉害的修士,红翅金雕都不会畏惧,今日却对一个小家伙爪下留情……

    顾芊寒突然反应过来,惊喜传音叫道:“御兽师!他是御兽师!”

    何金玲一拍巴掌,笑道:“定然是了。咯咯,咱们运气真好,追,看他能跑出姑奶奶的手心。”两人同时飞起,在空中朝下面寻去,至于陶大春那臭贼,暂且放他一马又如何。

    那小家伙穿着灰袍,修为只凝气境圆满,却能在瞬间挥退并迟滞二阶低级红翅金雕的攻击,绝对是高级别御兽师,那可是宝贝啊!

    酒楼里涌出很多看热闹的,或许是看美女的吧,都挤到后门处,他们没有看到凌越的表演,只见到两女一雕朝三个方向追走,一时议论纷纷。

    甘轶、花红依他们几人挤在二楼楼梯口下不去,听了一阵,相互面面相觑。

    凌越那小子居然从两个凝脉境手中跑了,这怎么可能?

    “都说了,与那骗子搅合在一起,肯定没有好事,那小子……叫人怎么说他好。”甘轶传音道,语气中有股酸酸的味道,他真不愿相信凌越有这本事。

    “何师姐她们是追那骗子,凌越那家伙跑什么跑吧?又不关他的事。”

    “谁知道呢?或许被那骗子给灌醉了,拉着他顶做替死鬼吧。”

    做为正儿八经的外门弟子,他们都知道天宗六娇,或者听说过,话语中倒是认同了凌越的实力,不再鄙视他作为免试弟子的身份了。

    花红依皱着眉头想了一阵,对苏沐云传音道:“我觉得她们可能抓不到凌越?”

    “嗯,抓不到。”苏沐云点头,传音道,“要不然早就抓到了。这事咱们别参与,也别声张,这样两方都不得罪。”

    “好,我与他们几个说说。”

    凌越跑出一段,觉着有点天旋地转,头晕得厉害,他赶紧溜进边上一家客栈,随便开了间客房住下,顺手启动房间内的防护阵法,盘腿坐下,开始炼化中品灵酒的药力。

    太厉害了,不就喝了两坛吗?唉,骗子的便宜果然是占不得啊。

    “竟然让他给跑了!”

    何金玲懊恼不已,她们俩只是耽误了片刻时间,这片商铺区域也就那么巴掌大一片,却再也找不到那灰袍小子的人,真是活见鬼啦。

    顾芊寒把附近几个山头都找遍,特别是去往寰宇峰与光耀峰的几条山路,她来来回回飞了几次,穿灰袍的小家伙看到有好几个,都不是她要找的人。

    “金玲,走吧,这次新招的外门弟子就三百多人,跑不了他。咱们求师叔出面,去寰宇峰和光耀峰找找,必须要找到他。”

    “对哦,那小家伙看上去还不到二十,肯定是新进的外门弟子……这次所有的外门弟子都在寰宇峰和光耀峰,哼,抓到非叫他好看,敢不听师姐的话,让他乱跑……”

    两女子带着红翅金雕,一路叽叽咕咕说着,朝远处一座峰头飞去。

    凌越一夜修炼,醒来之后神清气爽,发现修为又有增长,他看看时间,赶紧退房朝药谷方向跑去,去得晚了,只怕胡桂中那家伙又要教训说道。

    回到药田山谷,凌越一头扎进他负责的灵药田,马上开始忙碌,幸好胡桂中还没在灵药田开始巡查。

    太阳挂到头顶的时候,胡桂中晃悠着走了进来。

    凌越马上迎去,顺手从储物袋内掏出一张简陋的木凳,就请胡桂中在田坎边坐下,然后笑嘻嘻的掏出一坛灵酒奉上。

    “师兄辛苦了,喝口酒水润润嗓子。”

    云霄天宗门内,凝气境和凝脉境都是属于同一辈份,与修真家族不同。

    “就你小子机灵。”胡桂中笑呵呵拍开酒封,闻了一口,烟烟的脸上笑得更灿烂了,他索性掏出一个小巧的云案和两只白玉酒碗,招呼道,“一起喝点,这狗日的天寒地冻,喝点暖和暖和。”

    以他们的修为,哪会在乎这点冬日寒气,只是一个借口罢了。

    凌越一边掏灵果、卤肉,一边笑道:“这酒后劲太厉害,我昨日里还喝醉了,今天只能陪师兄饮一小碗。”

    “中品灵酒,肯定是厉害。”胡桂中抓了大块的卤肉吃着,随口问道,“昨日里与谁一起喝酒?还喝醉了。”

    “与陶大春,他请客。”

    “噗……”胡桂中一口灵酒混着碎肉沫全喷了。

    凌越手疾眼快把整个云案给端走,一桌的东西,差点就被胡桂中这一喷给浪费掉,胡桂中指着凌越,看怪物一般道:“你不知道陶大春的名声吗?还是你们以前就认识?”

    “知道啊,他是骗子嘛。”凌越把云案放回原来的位置,回答得理所当然,“他非要请客,我是不吃白不吃。还有这酒也是我顺他的,还不错,够年头的灵酒。”

    胡桂中哭笑不得,再倒了一碗酒水,拿到面前仔细地看看,再闻闻,吃骗子的东西还是需要一些勇气。

    “师兄,喝吧!我昨天晚上喝了两坛,不啥事都没有,东西也没丢。”

    胡桂中这才疑惑地喝酒,只是再也不复先前的豪爽,陶大春那家伙,还能真心请别人喝酒?真是咄咄怪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