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0章 骗子与醉汉

时间:2017-11-19作者:妖言先森

    天宗峰高耸入云,是云霄天宗内最高的几座山峰之一,山腰上轻雾薄烟,有楼亭阁殿隐掩在苍翠之间。

    凌越只抬头看了看,就快步走向山脚下的一片商铺集市。

    这片商铺出售丹药、符菉、阵盘、法器等修炼资源,也收购凝气、凝脉弟子们历练猎获的妖兽和采集到的药材,商铺附近还有供弟子们摆摊的地方,平日里很热闹。

    走进一家叫百兽峰的店铺,凌越出示了一张赤色皮卷。

    伙计接过皮卷片刻,拱手道:“您的雾妖兽已经痊愈,承惠八千灵晶。”

    凌越心中一喜,掏出八千灵晶交付给伙计,接过兽袋片刻,发现上次重伤奄奄一息的雾妖兽,终于从沉睡中重新恢复了生机。

    雾妖兽当时受到的创伤太重,虹林坊市的药师检查之后,劝说凌越不如另外购买一头,因为救治的费用不菲,而且可能救治失败。

    古仁甫让凌越看着处理,他嫌麻烦,凌越把重伤的雾妖兽给带来了云霄天宗。

    又购买了一些灵兽食用的低级丹药,凌越走到另一家丹药铺,出示了一面玉佩,把上个月托付给店铺收集药材并炼制的养魂丹两炉给取了,得了十枚成品和八枚废丹。

    再采购了一些修炼需要之物,凌越苦笑,花灵晶如流水啊,幸亏他储物袋内充实,还经得起如此花销,否则,光靠宗门下发的那点灵晶和丹药,没有三五年苦修,他绝对无法突破到凝脉境。

    让他多种五年药田,即便是再能磨砺心境,他也不干,他还要回家一趟把他父亲的事情办了,还有乌龟还在飞云坊市等他,还有野人和小妹要来……

    他必须尽快突破到凝脉境,获取出入宗门的自由。

    出了集市,见时间还早,凌越向山腰的天宗藏典阁跑去,这是胡桂中的指点。

    天宗藏典阁底下两层向凝气、凝脉的外门弟子开放,里面有典籍、功法、炼器、炼丹、修阵、制符等各类玉简,可以免费查阅,外门弟子能够付费复制一门功法带出。

    凌越上月的外出日,几乎整天时间都在天宗藏典阁内度过,他需要系统的了解修真,以及一些修炼的常识,还有玄月门的实力、付家的状况等等。

    天宗藏典阁底下两层收藏的玉简不少,凌越看过一天,发现大都很粗浅,就连功法都是残缺的,秘术秘技更是不用想,后来问了守阁修士才知道,想要看好东西,可以,需要有宗门贡献值,而宗门贡献值又需要凝脉境或内门弟子才能赚取……

    绕了一圈,还是回到本质问题,必须尽快提升修为,否则他在这里什么都不是。

    藏典阁内粗浅基础的玉简和各宗门的基础介绍典籍,也是凌越需要的东西,总比他胡乱收集的要全面,凌越照样看得津津有味,一呆又是一天时间过去。

    走出藏典阁,外面已经烟透,凌越朝山下的集市走去。

    难得出来一趟,凌越当然要用些好吃的酒菜,慰藉一番好久没落过油荤的肠胃,顺道购买了一些灵果、卤肉、凉菜之类,不多时来到集市最大的酒楼前。

    “天成师兄,真不好意思,不是我们不赊酒给你喝,实在是我们做不了主,你还是等游掌柜回来,下次再来,下次再来吧……”

    两个伙计把一个醉汉挡在酒楼门外,好声好气说着,现在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这醉汉来得真不是时候。

    那醉汉一身白袍脏得都看不清颜色,头发胡子乱做一团,脸孔红一块烟一块,醉眼朦胧,一把拨开伙计,嚷道:“老游说过……我来这里喝酒不需要灵晶,走开,今天我要喝酒,要喝他娘的一个痛快,痛快……”

    两个伙计居然有凝脉境初阶修为,却拉不住醉汉,幸好醉汉不胡乱打人,只是朝酒楼里面闯去,又被伙计给拉扯出来。

    酒楼周围很快就围满了人,凌越双臂抱胸在稍远处看热闹,他还真没见识过修真界的醉鬼,一般而言,凝脉境要想喝醉,即便是不运功化解也有点难度……突然一人拍拍凌越的肩膀,吓了他一跳。

    “是你……”凌越霍然转头,一个家伙正笑嘻嘻地看他,干净的白袍,和善亲切的笑容,不正是那倒卖考题的家伙还能有谁?

    凌越跳开数步,戒备地看着笑得一脸灿烂的骗子:“不知师兄找我有何贵干?”

    “恭喜你加入云霄天宗,我请你喝酒,算是给你庆贺,也是为了没能骗到你而请你喝酒,你是一个聪明的家伙,这理由够了吧。”考题贩子一脸真诚,把那骗字给说得非常坦然,仿佛两人是老朋友一般。

    凌越倒是高看了考题贩子一眼,笑道:“我可不敢喝老兄你请的酒,万一又坑兄弟我一把,我可没地方找人说理。”

    “你看你看,还是信不过我。”考题贩子从储物袋内摸出他的身份玉牌,朝凌越晃了晃,居然是内门弟子。

    凌越差点喷了,这他娘的是什么世道?一个骗子都能成为内门弟子,让他这外门种田弟子情何以堪?

    考题贩子笑道:“那些参加考核而实力偏差的家伙最好骗,他们对自己都没信心,我不骗他骗谁去?像你就不一样了,你有实力不需要作弊,自然就骗你不到了,这叫无欲则刚。怎样?可以和我喝酒了吧。”

    凌越笑了,这骗子还真能说,一番歪理硬是说得很顺耳,拱手道:“好啊,正想上去喝一杯……只是,怎么进去?门被堵住了。”

    考题贩子笑道:“看我的。”带着凌越走上几步,对着那醉汉叫道,“天成师兄,小弟请你喝酒,你别闹了,快回去吧。”

    醉汉歪着脑袋看了考题贩子半响,突然啐道:“你请的酒……爷不喝,不喝,骗子的酒臭的,不能喝……”

    考题贩子苦笑着摸摸鼻子,骂他骗子他毫不介意,他本来就是骗子嘛,只是说他的酒是臭的,他真有点意见,正想反驳几句。

    却见醉汉斜眼指着凌越:“小子,你请的酒我喝……给你面子,我喝……”

    周围其他人都饶有兴趣看着,有认出考题贩子的人更是窃窃私语,相互提醒着要小心考题贩子,别给他骗了。

    “我?”凌越指着自己鼻子,他可没有请醉汉喝酒的想法,还说给他面子?

    凭什么,难道他长得很像冤大头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