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8章 免试弟子

时间:2017-11-16作者:妖言先森

    这个小小的困阵能干什么?最多只能困住一个凝气境圆满修士几息时间而已,但是加上先前的那三息,就有近十息的空档,却足够花红依施展出她的恐怖小火球了。

    也足够她拉开距离,轻松的把对手蹂躏到崩溃,然后给送到法台之下。

    还可以这样施法!其他人涨见识的同时,终于松了口气,厉害角色又少了一个。

    花红依领到玉牌之后,凌越特意上前打招呼:“恭喜花师姐!在下凌越,以后请多多关照。”

    花红依或许也有注意凌越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笑着点头:“侥幸而已,凌师兄客气,相互关照吧。”

    两人不咸不淡地交谈几句,然后各自选择喜欢的斗法观看起来。

    烟衣修士苏沐云上场的时候,胜出的修士几乎都围了上来,花红依和甘轶也不例外,他们早就有关注一直闭着眼睛的苏沐云。

    苏沐云的对手在上一场的表现颇为强势,上台之后就抡起八尺的长戟,一个冲刺,长戟就递到了苏沐云胸前,青铜色的长戟,晃出重重戟影,瞬间就笼罩了苏沐云周身上下。

    “使戟的那人实力不弱,如果是你遇上,只怕不好对付?”甘轶对花红依道。

    考核出色的几人,特别是胜出的,都已经相互认识。

    这样进了宗门之后,他们或许能相互照应着点。这是一个人到了陌生环境下的抱团行为,当然,相互间要没有利益冲突,还必须在一个层面之上。

    否则像凌越那样的免试弟子,就不为他们所接受,还有意无意的排斥着。

    大多数修士都看出来了,花红依需要施法的时间和空间,在这种小台子上,超长的法器能节省一点时间。

    “或许吧。”花红依只给了三个字,谁会没有几手底牌呢?

    或许,她的弱点只是别人眼中认为的弱点,有可能是坑呢?像她上次遇上的对手,就被她给利用了。

    凌越不会上去凑热闹,他也瞧出这些家伙有点瞧他不上,得,爷还不伺候呢。

    苏沐云在戟影临身前,右手的法诀终于完成并且丢了出去,于是,那片戟影有了小半息的停顿,苏沐云不退反进,闪到了持戟修士的右侧近身位置。

    然后,众人只看到持戟修士狂退,“啪啪”声响起,两人快速交手,持戟修士居然一时摆脱不了苏沐云的近身纠缠,布满灵力的单拳对单掌,打得很是热闹。

    苏沐云另一只手快速掐着法诀,每过片刻,都能让持戟修士有小半息的停顿,然后被苏沐云击中一两掌,打得持戟修士倒退数步,其护身法罩晃动不已。

    “这是什么秘术?”花红依皱眉问道。她识得此招的厉害,似乎恰恰克制她的施法速度?

    甘轶猜测道:“有点类似幻术攻击?我只是好奇,苏沐云的眼睛睁开会怎样的厉害?”甘轶最不怕的就是近身缠斗,他看出苏沐云的秘术有点问题,或者还没有修炼成功,只能用来勉强对敌……

    最终这场缠斗是苏沐云获胜,胜得有点难看,苏沐云几乎都累瘫下去,脸色苍白得可怕,站在台边摇摇欲坠,似乎随时会掉下去一般。

    凌越看清楚了,苏沐云会的这门秘术和他的迷魂术相差较大,应该是属于幻术,从持戟修士的眼神可以看出来,每次中招都有片刻的恍惚、茫然,不像是神识攻击的痛苦表情,也不是中了迷魂术的挣扎。

    凌越觉得那持戟修士太不会变通了,在手中的长戟变成累赘的时候,就应该果断弃戟,另外取出短兵器对敌,或许还能反败为胜?可能是当局者迷吧。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外门弟子的选拔也结束了,三百六十多位修士留了下来,他们有幸成为云霄天宗外门弟子,过上与以往不同的修炼生活。

    凌越见识了外门弟子考核的残酷,失败的修士中有近两成丢了性命,还有很多重伤或落下残疾,特别是实力相差不大时候,各出奇招险招,守护在斗法台上的修士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出手相救的,往往那时候生死已定。

    所有的童子都从山门后回来,却有近八百余人过关,只刷下去一半而已。

    凌越想了想也就有几分明白,那些能远道而来的童子,资质想必都是不错,而且看其穿着言行,大都是出自家族或从小有人教导修炼,嘿,这就是散修的悲哀吧。

    等了半个时辰让合格童子与家人话别,长眼修士略做几句训话,就领着所有人走进山门。凌越走在三百多人中间,四处张望着,只见山门内一片云雾缭绕,隐隐约约的有花树山影,脚下一条碎玉铺成的大道,朝远处蜿蜒消失在云雾之中。

    高高低低走了大半时辰,来到一个土坡之上。

    前面霍然开朗,再也不是云遮雾罩,而是鸟语花香、奇花异树郁郁葱葱一派,沿着小道又行半个时辰,前面山重岚叠,风景数不胜数,不时还有流光身影在空中快速飞过。

    “云霄天宗有四主峰,分属云霄峰、天宗峰、寰宇峰和光耀峰,统属下峰百余,各童子归属云霄峰与天宗峰,其余外门弟子归属寰宇峰和光耀峰。各主峰执事,前来领人罢。”长眼修士略做介绍,就对附近等候的几人招手。

    有数人上前与长眼修士见礼之后,走近外门弟子站立处,用挑剔的眼神探查着,不时念着名册上的名字,把瞧得上的弟子给叫到一边。

    最后还余十六七人留在原地,凌越的憨笑僵在脸上。

    他心中郁闷,这不是瞧不起免试弟子吗?因为这十六七人包括他在内,都是在斗法台闲逛的免试修士,相互早就看得熟悉了。

    “好了,分配完毕,各回各峰去吧。”长眼修士淡然扫视一遍,让其他人先走,待童子和被选上的外门弟子,上了巨大的像船的法器载走,最后就留下凌越他们十余男女。

    长眼修士对身后伺立的青年男女道:“你们辛苦一趟,带他们去吧。”然后直接朝天空飞去,很快就消失在远处。

    青年男女躬身直到长眼修士飞远,才直起身,青年男子面无表情道:“走吧!”

    女子虽然长相秀丽,却满脸冷色,连正眼都没瞧过凌越他们这些人。

    一行人心思各异随着青年男女,在山道上转了好一阵,最后穿过一道峡谷,来到一片宽阔的平地,青年男子传讯叫来一位灰衣中年男子,笑道:“这次人还不少,应该够你使唤,你给他们讲讲规矩,免得乱跑挨罚。我们走了。”

    灰衣中年男子点头哈腰拱手:“多谢余师兄照顾,余师兄好走,齐师妹好走。”

    凌越扫过着前面一垄垄整齐的灵药田,以及药田内忙碌的身影,他心中升起一个荒谬的念头,所谓的免试弟子,不会是要安排在这里种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