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7章 外门考核(下)

时间:2017-11-15作者:妖言先森

    其他台上第一轮有结束得早的,也有还在相持斗法,更有杀得血肉模糊的。

    结束了的台子也不会空着,另换两人上去继续斗法。

    凌越转悠着,眼前这法台跳上去两人,相隔着五六丈距离,各自发声大喝,一人持叉,一人赤手空拳,直接迎了上去。

    那使拳的大汉弓步冲拳,简简单单的一招过去,拳头上赤红色光芒一闪,对上了持叉汉子的法器,“轰”,持叉汉子倒飞着,法器抛落,鲜血洒了一路,一直翻滚掉落到台下,那持叉汉子都没能起来,也不知是死是活。

    “嘶……”台下的看众吸冷气声。

    凌越眼角跳动,好厉害的拳技,仅仅一招就击败一个同等修为的对手,干净利落,下手毫不留情,真是不能小觑了天下修士啊!

    “甘轶胜出!”

    考核修士冲大汉嘉许点头,落到台下,一番倒地的持叉修士后,掏出一枚丹药喂下,招呼巡场修士把人带走,斗法台上那一溜鲜红刺目的血迹都还未干,便又开始了下一轮的斗法。

    转了几圈,凌越又欣赏到了几场精彩的斗法,只是像甘轶那般实力强劲的再没见到,或许,有人藏拙了。

    不知何时,傅一峰悄悄的不见了踪影,凌越摇摇头,即便是傅一峰运气好,在第一轮没有遇到厉害的对手,第二轮他也过不了,这些来参加考核的几乎没有庸手。

    只是,希望野人那家伙不要大意,必须得认真点对付傅一峰……耍诡计,傅一峰还是有一套的。

    一个脸色苍白,身材削瘦,眼睛紧闭的烟衣修士跳到台上,瞬间吸引了凌越的注意,就连闭眼修士的对手,一个身高八尺的巨汉都忌惮地盯着对手不敢先动。

    巨汉左手阔盾,右手重剑,戒备地躲在阔盾之后,打量着烟衣闭眼修士。

    特异之处,必有特异过人。这是修真界的古话,巨汉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他不得不谨慎对待。

    烟衣闭眼修士突然后退双手开始掐诀,一个个眼花缭乱的灵力符文在空中隐约浮现。

    巨汉大吼一声,甩手一挥,重剑脱手挟带着破空的呼啸声朝闭眼修士斩去,同时脚下发力,快步朝对面奔跃,他被闭眼修士的特异外表给唬住了,让对手有了施法的时间和距离,希望还能来得及阻止。

    烟衣修士闭着眼睛,横步一跨,刻不容缓中躲过了重剑的劈斩,“轰”,加持了阵法的斗法台面被重剑给斩得石屑纷飞,可见这一剑的力量之大。

    转瞬间,巨汉持盾冲了过来,一记凶狠的横拍撞向闭眼修士,闭眼修士的法诀被打断,脚下一退再退,阔盾卷起的劲风撕扯着闭眼修士的衣袍头发,加上他那削瘦的身材,真怀疑他能躲过几下,即便躲得过去,斗法台边缘也到了。

    巨汉狞笑着又一盾牌撞去,闭眼修士终于退无可退,突然脚下一点,跳了起来一个空翻从巨汉头顶跃过,并狠狠一脚蹬在巨汉后背。

    “嘭”,巨汉飞舞着盾牌和手臂,似乎是站立不稳一般就这样撞下了斗法台,跌了一个灰头土脸。

    这运气也太好了!看台下大部分修士如此做想。

    凌越却瞧得清楚,那闭眼修士不简单,最后那下,闭眼修士用出了一种秘术。

    “苏沐云胜出!”

    巨汉爬起来一脸不服加无奈,瞪着法台上依旧闭着眼睛的烟衣小子,如果再来一次,他肯定不会把重剑丢了,也不会站到斗法台边缘去,那烟衣小子有古怪,他当时一个恍惚,就被烟衣小子给蹬了下来。

    闭眼修士苏沐云表情平淡的跳下斗法台,站到已经有好些人的一边。

    凌越还在回味着,苏沐云最后那下手势掐诀似乎与他的迷魂术法诀有点类似。

    那巨汉在近距离中招,眼中有刹那的呆滞,然后就被苏沐云抓住了机会,只是,凌越没有从苏沐云身上察觉到丝毫的魂力气息,或许是其他秘术吧?凌越决定,第二回合的考核赛事,重点盯着苏沐云,他真好奇有人用出了与他魂术类似的秘术。

    花了一天多时间,第一轮的考核全部完成,整个广场只留下了七百多通过的修士,各个石台子上血迹斑斑,不管是运气也好,发挥也罢,他们有了第二次的考核机会,只要再过一轮,他们就可以留下,正式成为云霄天宗的一员。

    下午的抽签开始,斗法台减少到了十个,暗褐色的石台提醒着考核的残酷。

    很多人在心中默默祈祷,千万别遇上那几个厉害家伙。

    凌越在十个法台下穿梭,寻找那几个熟悉的身影,却是期待着那几个最厉害的家伙能碰到一起,他是看戏的,自然喜欢精彩和热闹。

    只是在七百多人中遇上的机会确实很小,考核开始,叫甘轶的汉子第一个上场,他的对手是个秀气的女子,舞着一柄秀气的法剑,或许是没有听说甘轶的厉害,直接就举剑朝甘轶劈下,凌越眼睛一眯,心道,完了,这场斗法就这样草草的结束了。

    果然,甘轶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一拳轰去,那秀气女子如断线的风筝,和她的法剑一起翻滚掉到斗法台下。甘轶还是手下留了情,那女子一个翻身还能站起来,很不服气的瞪视着甘轶,让附近的修士暗自摇头,这也太不识好歹了吧。

    甘轶胜出之后,考核修士把甘轶的名字、表现和特长给记载册子上,丢给他一枚刻有“外门”字样的玉牌,让他随意活动。

    过了几轮,红衣女子花红依上场,她的对手明显就有准备,一见是花红依,直接冲了过去,用最快的速度冲刺,还丢出一叠叠的符箓,试图干扰到花红依的施法。

    六七丈的距离,对于加了疾风符,会轻身术的修士来说,也就三两息时间吧。

    在他想来,三息能干什么呢?能施法掐出二三十个小火球吗?

    当然不能,但是三息时间,足够花红依在她的小火球中,夹带一个小小的困阵丢到地上,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她的对手就这样一头撞进了只有五尺大小的迷你困阵,刺来的法器都差点挨到了她扬起来的衣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