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5章 云霄天宗

时间:2017-11-15作者:妖言先森

    一个老者不等凌越说话,对古仁甫喝道:“仁甫,你真要把机会让与外人吗?”

    “叔公恕罪,非是我把机会让与外人,而是兄弟们的做法让我寒心,有这等兄弟,真是家族之福,嘿嘿。”古仁甫直接顶了上去,如今有他老爹撑腰,他还有什么畏惧呢?

    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指着古仁甫呵斥:“放肆,你怎可如此说自家兄弟?即便兄弟再有不是,也该容忍一二,何须把事情做绝……”

    古仁甫拱手冷笑道:“请教三叔,我该如何容忍兄弟们的不是?难道非要我埋骨荒山,坟头长草,才是做兄弟的容忍?”

    “你……”微胖中年男子语结,败下阵来,暗恼禄儿做事不牢靠,怎么就没把这家伙给留在荒山野岭呢。

    “我倒要请教四弟,仁权的事情怎么算?杀了我古家旁系子弟,还想拿到古家名额,这说不通了吧?”一个高挑的年轻人轻蔑地瞥了一眼凌越,慢悠悠说道。

    古仁甫嘿嘿笑了起来:“二哥,这般无凭无据的话,你怎么在这等场合说出来?是仁禄看见了?还是有谁可以做证?不妨站出来辩个明白。仁权失踪,我也很痛心,但是说话要讲证据!”

    “哼,我会找到证据的,只是,凌越不能拿到名额,他有嫌疑在身……”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凌兄弟品性高洁,实力过人,正是去往云霄天宗最合适的人选……”

    “好了,此事多说无义。”一直沉默的古崇文开口了,见古仁甫点头,示意刀技玉简已经到手,笑道,“凌贤侄身为御兽师,答应加入古家做客卿长老,也不算破例。而且,他还要献上一门珍贵刀技,供古家修士修炼,莫非各位要拒之门外不成?”

    众人面面相觑,其中有几人马上站出来,表示欢迎凌越加入古家。

    名额只有一个,有机会争的就那么三人,怎么样都没他们几家的份,族长的意思也非常明确,何必找不自在呢?

    独狼留下来的独门刀技,可不是寻常之物啊……

    凌越免费看了一出闹剧,最后从古崇文手中接过一枚长老令牌和几瓶丹药,此事就算过去。拒绝了古家的欢宴,拿到免试名额的凌越,与乌龟乘坐坊市内的传送阵,三次传送之后才传送到了距离云霄天宗最近的坊市——飞云坊市。

    晕头晕脑的凌越和乌龟,歇息了好半响才回过神来,原来,修为低了坐传送都会如此难受?他们却不知道,修为不够可以购买一种专门的传送符箓贴在身上,可以免去受罪。

    从飞云坊市去到云霄天宗,有专门的兽车乘坐,五百余里距离只要半日时间。

    把乌龟安顿在飞云坊市之后,凌越交了一千灵晶,上了兽车,待人满之后兽车启动朝云霄天宗狂奔过去,凌越瞅瞅身边拥挤的凝气境圆满修士,见到的都是不善的目光。

    凌越干脆闭目养神,他是免试弟子,才不会与他们一般见识呢。

    云霄天宗山门前,这些日子格外热闹,又到了云霄天宗十年一度的开山门之时,各地方各家族俊杰在长辈带领下纷纷涌入,还有自认实力不俗的凝气境圆满散修,也从各地赶来,把山门前的云山小镇挤得满满当当。

    凌越走下兽车,在小镇转了一圈,发现他已经找不到住处,连杂货店铺都住满了。凌越自不在意,他不用像其他人那样,需要养精蓄锐对付第二天的考核,凌越悠哉游哉走到山门前的广场上,掏出一块坐垫盘腿坐下,广场上有许多人都是如此。

    正在闭目揣摩刀技的凌越,突然感觉边上有人注视。

    凌越睁开眼睛,对面六尺外站着一年轻人,身穿白袍,长相比傅一峰还要和善俊朗,冲他抱拳笑道:“打扰道友,不知道友可否需要云霄天宗入门考核的三关考题?”

    凌越吃了一惊,连这个都能搞到,这人也太厉害了,问道:“需要多少灵晶?”

    “第一关考题只需一千灵晶,第二关需要五千灵晶,第三关需要一万灵晶,不知道友需要几关考题?”白袍青年笑道,一派智珠在握的从容。

    凌越笑了,把考题分开拆卖,很高明的手段,道:“我怎么知道你这是否真考题?若是逛我,也找你不到,我岂不是亏了?”

    白袍青年也不着恼,解释道:“这个我也没办法给你证明真伪,但你可以花上一千灵晶,看看第一考题,就知道我所给考题不假,若是看过第一考题后你还是觉得有假,灵晶我照本退还给你,道友也不吃亏,还白看了一道考题……道友可有兴趣买上一份?”

    凌越见他说得如此肯定,还真信了考题只怕不假,只是凌越根本不需要,摇头道:“道友另找他人吧,在下囊中羞涩,买不起考题。”

    白袍青年倒不纠缠,拱手一句“打扰道友”,施施然就朝下一人走去。

    凌越看了许久,见白袍青年一连卖出几份,最多的一个买了三份,而且没人要求退款。云霄天宗山门之前,公然倒卖考题,也不怕给云霄天宗抓了现行,真是咄咄怪事?

    第二天一早,巨大的广场上到处都是人,有十岁左右的孩童,也有凌越这样二十岁以下成就凝气境圆满的修士。

    “日出云霄,天宗道门,寰宇天下,光耀众生。”

    一声吟唱从遥远处悠悠传来,回荡在广场之上,突然,一道光芒从天而降,照射在山门前巍峨的门楼牌上,瞬息间金光四射,钟鼓齐鸣,整个广场光芒大放,耀得凌越一时分辨不清东西南北,直到片刻,光芒才渐渐弱去。

    广场上的人群大都不曾见过如此景象,被震慑得气不敢出,身不敢动,生怕冒犯冲撞了云霄天宗的威严。

    接着,广场一阵震动,“轰隆”声中,紧闭的山门缓缓朝外打开。

    一股浓郁清新的灵气扑面而来,凌越精神一振,再看时,从山门内走出一行身穿各色宽袖长袍,头带云纹巾的修士,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一位长眼中年修士走出几步,喝道:“无关人等,退出广场等候。”

    凌越看到所有护送的长辈或朋友,都呼啦一下朝外退出,生怕落在后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