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章 虹林斗法(下)

时间:2017-11-13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侧身一滑,右手持刀与独狼过招,一劈一砍,快速交手着。

    两人以快打快,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急响,青白色雪光与赤色火光交错纠缠,在烟雾弥漫中翻动飞扬,而那匹巨狼则彻底沦为丑角,走一步要呆三呆,让台下看众破口大骂或哄笑。

    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有人能够左手掐诀右手持刀,狠斗独狼与噬血妖狼而不落下风,让看客们大呼过瘾,只有个别修士看出了凌越的不同,只是不敢肯定。

    眼见着烟雾就要完全消散,凌越陡然一声大吼:“萤光半月!”

    跳起一刀劈去,一道淡青白色刀影如残月划过,不带丝毫杀气划向独狼。

    几乎同时,独狼举刀在身前横着一划竖着一劈,一道十字形的赤色刀影形成,旋转着朝凌越绞去。

    “刀技!”

    台下看众惊呼,能看到双方斗法时以刀技碰撞,真是涨了见识,一时掌声如雷。

    金枫奇在包厢内兴奋的鼓掌喝彩,叽叽喳喳说不停:“我就知道凌大哥厉害,你们看那只独狼,被凌大哥劈得没脾气吧,还有那呆头呆脑的蠢狗……哈哈,好,凌大哥加油,砍死他……”

    其他人早就见惯了金枫奇的做派,也不理会任由他胡闹着。

    金泊涯微笑点头:“想不到凌越还会如此厉害的刀技,难怪他敢与独狼放对,看来我们是白操心了。”

    “多做点准备,胜算总是会多出几分。”

    古仁禄脸色阴沉,他想不到凌越如此难缠,连刀技都会,也更加坚定了要除去凌越的决心,否则,等凌越成长起来,肯定没他的好果子吃。

    两人之间的过节,已是越结越深,古仁禄性子高傲,不指望凌越将来会饶恕他。他必须把这个麻烦,抹杀在萌芽状态。

    “砰”,残月刀影与十字形刀影相击,爆发出一团刺眼的青红色光芒,在光芒消散之前,一道比先前小了很多的十字光影,朝凌越落地的方向追击过去。

    凌越挥刀在身前连劈,脚下急退,最后闷哼一声飞起跌倒,胸口有鲜血迸溅。

    独狼急步杀去,腿脚却突然一痛,低头看时,只见噬血妖狼居然一口咬着他的脚脖子,喉咙里还发出“呼哧呼哧”的闷音,用发红的眼珠瞪视着他,那眼神中透出挣扎与迷惑。

    独狼知道这蠢狼着了凌越的道,灵力喷出喝道:“松开!”

    噬血妖狼一脸茫然地松开嘴巴,引得台下又是一阵暴骂与哄笑,只有极个别的修士肯定了先前的猜测。

    “御兽师?!”在空中闭目养神的白衫老者睁开眼睛,惊讶地嘀咕一句,对凌越关注和重视起来。

    一团烟雾猛然扩散,是凌越趁机又重新放出了雾妖兽,并把独狼与噬血妖狼给包裹进入,独狼稍稍一愣,冷笑着故伎重施,再次一把符菉砸向先前凌越跌落的位置,对噬血妖狼喝道:“去,找到他。”

    独狼现在对噬血妖狼已经不抱信心,只希望妖狼能稍牵制凌越一二,他就满意了。他在心中猜测,那凌越还真有点本事,能令噬血妖狼反咬他一口,莫非是御兽师?

    不对啊,以凌越现在的修为,不可能控制比他高级的妖兽……

    独狼是想破脑袋也不会想到,凌越的魂力修为,在荆棘峡谷那段时间的历练、使用,其魂力已经超出了噬血妖狼的妖识。

    凌越胸口处的褐色内甲上,破了一个小小的十字形裂口,有鲜血流下,凌越用灵力止住伤口流血,脸色稍有点发白,要不是他用魅魂术和迷魂术交替控制着妖狼捣乱,独狼是不会给他机会放出雾妖兽的,此时,他也顾不得雾妖兽或会受到伤害。

    避开飞舞的火球冰弹,凌越把噬血妖狼迷惑瞬间,左手一挥,捆灵索出手把妖狼给绑着一团,他想好好斗一斗独狼,不能让噬血妖狼分散他的注意力,而且捆灵索对付不了独狼这样灵觉灵敏的高手,只适合偷袭。

    凌越脚下步法变化,挥刀朝烟雾中的独狼砍去,萤光半月刀技不容易激发,要经过基础刀诀的蓄力才能发动,估计独狼也是一样。凌越还有好些底牌没用,而独狼的招式他心中大致有数,倒不急于一时分出胜负。只要小心着,别让独狼的刀技再次伤到就是。

    “铛铛铛”一阵急响,还伴随有符箓的爆裂,台下看众干着急,那雾妖兽散发出来的烟雾,对神识有干扰,他们根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交战情形。

    凌越又是一声大吼,萤光半月终于蓄力完毕,一道残月刀光劈去,受到烟雾影响的独狼终于慢了半拍,刀技仓促出手,被残月余光给劈出了烟雾范围。

    看到胸口溅血摔倒在斗法台上的独狼,古仁禄终于坐不住站了起来,脸色一时难看起来,这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独狼用赤色长刀撑起身体,止住肩头流血,见凌越并没有追杀出来,稍稍有点失望,那家伙太谨慎了,他拼着受伤都不能引得对方上当。

    稍休息片刻,独狼右手一动,不着痕迹握住一枚微微闪跃着银色光芒的烟色珠子,作势朝烟雾扑去,却劈手把珠子扔进烟雾,他则翻身向后急退。

    凌越正准备举刀迎敌,突然一阵心悸,非常危险的感觉笼罩着他。

    想也不想,凌越猛然朝外扑去,同时左手一挥,一道烟芒如电般射出,至于管不管用他也不清楚,他只希望能阻止对手的靠近。

    一团银白色光波突然闪耀在斗法台上,“轰”,一声巨响,只见斗法台上的烟雾,被那光波一扫而空,雾妖兽发出“吱吱”的惨叫,被光波卷起,然后狠狠摔到斗法台边缘的护罩上再弹落到台上,蜷缩成一团稀薄的烟雾。

    噬血妖狼也被炸得在空中翻滚喷血,绑着的捆灵索出现了很多细密的裂纹,软沓沓的落在地上。

    独狼眼前闪过一物,他下意识一闪,一柄烟色飞刀带着淡腥味掠过他的鼻尖,有毒!可惜没暗算到他。独狼冷笑着脚下发力,凶狠地朝倒地的凌越扑杀过去。

    既然已经上了斗法台,他们两人就只能有一人活着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