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8章 对策与准备

时间:2017-11-11作者:妖言先森

    “休想!”古仁甫断然拒绝,“有本事他们自己去参与考核,或者寻得千年药材换取一个名额,想要我手上的名额?他们做梦吧,我就是废了这名额都不会便宜与他们,一群喂不熟的白眼狼。”

    千年药材!凌越终于知道了这名额的份量与珍贵。不管是什么药材,只要上了千年之久,都会具备某些神奇之处,在修真界是绝对的稀罕物。

    凌越请古仁甫坐下,请教道:“依你之见,那我该如何对付独狼?”

    古仁甫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伸出指头,无力地点着凌越:“我就知道,你这家伙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就会做傻事……”

    凌越无赖地摊摊手,做出一副我就这样的表情。

    古仁甫缩回手指,正色道:“独狼有妖狼相助,我刚才找人买了一头一阶高级的雾妖兽,你这几天好好熟悉下雾妖兽的控制。”

    凌越笑眯眯地接过一个灰色兽袋和一枚玉简,在手上掂了掂,财大气粗就是好啊,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这才多长时间?古仁甫就帮他搞定了一头一阶高级妖兽。

    “多不好意思呢,又让你破费啦,嘿嘿。”凌越装着客气一句,抓起玉简。

    玉简里面记载了雾妖兽的心神控制法诀,可以驱使雾妖兽战斗,只是能发挥出雾妖兽几成战力,就看凌越的神识强度了,弄不好还会被雾妖兽反噬。

    但是古仁甫相信凌越,在凌越还是凝气境中阶时候,就能击杀凝气境圆满,现在没有理由搞不定一头被人驯服过的雾妖兽吧?

    古仁甫鄙视了凌越一眼,道:“只要把独狼的噬血妖狼给缠住,以你的手段,赢独狼,并不困难吧?”他对凌越很有信心。

    “独狼会一门刀技,知道是什么刀技吗?威力如何?”凌越没有给予肯定回答,再次问道。有信心、有实力是一回事,知己知彼又是另外一回事。

    众目睽睽之下,凌越要尽量避免暴露铁钎吸血或他魂修身份的秘密,即便要用,也要做些有针对性的布置,要能掩人耳目。

    “没有查到,独狼很少用刀技,凭他与噬血妖狼联手,在凝气境早就没敌手。”

    凌越沉吟片刻,又与古仁甫商议一阵,交代了一些要采买的物品,古仁甫戴上斗篷,才悄悄离去。

    掏出邱瑜特意给他的玉简,凌越稳定一番心绪,静心。

    玉简内的记载比较散乱,还有大片的空白,但是开篇第一段就吸引了凌越的注意:“各法入各眼,唯有均与衡。失衡则弊,均衡则顺,平衡之道,存乎一心……”

    凌越把玉简整个浏览一遍,里面主要讲述如何做到修为与心境的平衡,修为与法术之间的平衡,以及平衡的重要性。

    “平衡?平衡之道……存乎一心……”

    凌越心中若有所悟,似乎,这平衡之道也非常的适合他这样魂道兼修的情况。

    他是先修魂力,后练道法,一直掐不准两者之间的一个度,一直在犹豫,到底是要主修魂术还是主修道法?两种功法各有利弊,凌越真不想舍弃任何一种,但是,等修为境界提升之后,以后每提升一小步都会困难重重,需要消耗很多资源,还有大量的时间。

    别人单炼一种功法都已是千难万难,他主修两种功法,且不是没有出头之日?

    宋鄯前辈给他指引了方向,失衡则弊,均衡则顺。

    以他现在情况,只能是平衡着两种功法继续修炼下去,否则就会失衡。失衡有什么严重后果呢?

    凌越冷汗都下来了,幸亏邱瑜送了他玉简,否则,在突破到凝脉境的关键时期,他要是主修一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虹林坊市突然热闹起来,修士之间都在流传着,有人要上斗法台挑战独狼的消息,这可是重磅新闻,只要在虹林坊市呆过一段时间的散修,有谁不知道独狼呢?

    至于凌越是谁?没听说过,或许是一个想出名的无名小卒吧。

    “二叔,二叔,凌大哥回坊市了,还惹了麻烦,这次你可要帮帮他……”金枫奇风风火火闯进金泊涯的院子,院子里的阵法对他没用,他身上戴有通行大部分阵法的玉佩,迎面见到亭子里坐着的几位在喝茶,口中叫道,“山叔、翱叔,你们都在啊,那太好了,快帮凌大哥想想办法吧?或者,翱叔晚上偷偷的去把那什么狼给宰了,一了百了……”

    “胡闹。”金泊涯笑着喝骂,指着石凳道,“坐下,一起听听你山叔有什么对策,你要多学着点。”

    金枫奇赶紧坐了,眼巴巴看着金泊山,他只知道凌越是他朋友,是他十五年中唯一交到的好朋友,其他的不重要,他必须帮凌越。

    听说那个什么狼非常凶狠厉害,凌大哥没有那些妖犰帮忙,怎么可能打得过那什么狼呢?

    金泊山服了用蝎菇灵花为主料炼制的解毒灵丹,身体早已经恢复,皱眉沉吟:“除了知道凌越是御兽师,他本身实力如何?会什么法术技能?你们一无所知,这叫我如何想办法?”

    “正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才叫山叔你想办法嘛。”金枫奇飞快的接口,又补充一句,“只要能干掉那什么狼,管它什么办法,好用就成……”

    方翱挥手阻止金枫奇的胡搅蛮缠,建议道:“山长老,要不你去接触下凌越,与他谈谈?”

    金泊山没有理睬被金泊涯敲了一指头的侄儿,点点头:“只能如此了,二哥安排吧。”

    “我去传话,我能找到凌大哥。”金枫奇揉着额头,自告奋勇道。

    金泊涯扬了扬手,瞪眼道:“就你能?这几天你呆家里少出门,多少只眼睛都盯着他呢。咱们金家不怕古家,但不至于为这么点事情,与古家闹得不愉快。翱长老,麻烦你这几天看着点奇儿。”

    金枫奇缩了缩脖子,口中嘀嘀咕咕被方翱给带下去看管起来。

    金泊涯二人又商议一阵,出门安排与凌越秘密见面的事情。帮助凌越是一项投资,但不是本份,在力所能及的的情况,金家可以出力。

    晚上的时候,乌龟和邱瑜过来客栈,与凌越见面之后,递给凌越一枚玉简,是有人辗转递来的,说是能帮到凌越。

    邱瑜担心着凌越的安危,自然想要抓紧每一个可能的机会。

    凌越看了之后,笑着点头:“是朋友,我去见见。”

    三人来到坊市内一家不起眼的茶舍,进了一间空着的包厢之后,片刻,隔壁的墙壁上突然开了一扇暗门,凌越走过去瞧了瞧,笑着拱拱手,独自走了进去,留下乌龟和邱瑜在包厢内喝茶……

    五日转瞬即过,快到约定的时间,乌龟和邱瑜过来客栈。

    凌越依旧是一袭青袍,看着邱瑜略带愁绪的俏脸,风轻云淡笑道:“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