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6章 阴魂不散

时间:2017-11-10作者:妖言先森

    店内其他客人对凌越侧目相看,深深记住了这张方正憨厚的面孔,并在心中定义,此人极度危险!

    一盏茶时间过去,凌越的储物袋内多出了两万多灵晶,他在伙计陪着小心的谄笑中走出添金阁。

    随便找了一家收购妖兽的店铺,凌越把两头地熊兽和几十根妖蝎尾勾给处理掉,又换得两万余灵晶,可惜那两张皮子破得厉害,还有两枚一阶高级妖核有了裂纹,否则价值翻翻是很简单的事。

    一身轻快的凌越快步走进集市,朝邱瑜摆摊的位置寻去。期待中的惊喜没有出现,倒是看到了人群中一张气苦的俏脸。

    凌越阴着面孔,灵力灌注到腰背肩膀,朝一排挡在邱瑜摊位前的烟衣修士撞去。

    “嘭嘭嘭”,围挡着的烟衣人猝不及防,东倒西歪被撞开一个缺口,还有几声“哎呦”,显然被撞得不轻,凌越现在的实力,早非昔日可比。

    “谁他妈找死,敢在虹林坊市找老子的茬,活腻了……”一个烟衣人爬起来喝骂着,待得看清逼近的是凌越,吓得连连后退,“凌越,你别乱来啊,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这里是坊市……”

    “滚!”凌越暴喝一声,“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有本事上斗法台见,别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们再有下次,信不信老子当街杀人?滚!!”

    最后一个字,凌越是用灵力喷出,其中杀意十足,大有拔刀相见的架势。

    十余烟衣人连滚带爬的跑了,连场面话都不敢放。

    他们可是听过好几个版本,关于这位爷在寂霖山脉外围大开杀戒的事,执行截杀任务的二十多人,死得只回来了五个,有三个后来都疯了,甚至连禄少爷高价收购的妖虎都死在他手中。

    试问,就他们十几号人,其中还没有凝气境圆满修士,他们敢叫板吗?另外有甫少爷帮凌越撑腰,可能,凌越这混球真敢在坊市内杀人呢?!

    “凌越?真是你回来了,太好了。”邱瑜兴奋地跑上前,双眼晃着一层水雾,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拉凌越的手。

    “小妹,我回来迟了,让你受苦受累……”凌越看着近在咫尺的娇颜,满脸心疼说道。其变脸速度之快,让边上某人不耻。

    “咳咳……”边上那人打岔娇咳几声。

    凌越才发现是圆脸少女韩玲儿,后面还站着有一脸木然的乌龟,在乌龟眼中闪过一丝激动。

    “乌龟,你没事了?没留下什么隐患吧?”凌越一把抓住乌龟的肩膀,使劲摇晃着,刚刚只顾着担心邱瑜,他没有发现乌龟与韩玲儿也在人群中被围着。

    “没!”还是一贯的乌龟风格,能一个字的绝不会嘣出第二个字。

    “哈哈,没有就好,可把我担心坏了。”凌越拍拍乌龟的肩膀,大笑,“走,咱们喝酒去,祝贺你身体康复。”又回头问邱瑜:“小妹,那两家伙还没出关吗?他们闭关的地方安全吧?”

    “还没出关,很安全的呢,你不用担心……”

    韩玲儿不满了,她看出凌越对邱瑜的意思,于是一把搂住邱瑜,轻声细语道:“凌大哥,你们去喝酒吧,我与邱小妹还有事,先走一步,就不陪你们了。”

    能再次遇到凌越,韩玲儿比谁都高兴,更高兴的是他与邱瑜还是熟知,只是熟悉得她心头发酸,忍不住就想捣捣乱,为什么不是她在邱瑜之前认识他呢……

    凌越有点傻眼,眼巴巴看着邱瑜,哪有一丝先前对付烟衣人的霸道……

    “噗嗤”,邱瑜看着凌越的傻样,笑出声:“她骗你的,我没事……”

    韩玲儿伸出双手,呵进邱瑜胳膊下,两女嘻嘻哈哈闹着一团,那少女风情让凌越大感吃不消,凌越赶紧挪开眼睛,心中一动,从兽袋内取出两个雪白粉绒圆球般的小东西,这是他走之前几天特意去悬崖上捞来的,准备讨好邱瑜的礼物。

    “哇,雪珍兔,好漂亮啊!”两个打闹的少女同时扑了上来,眼中晶亮晶亮,想伸手去摸,却又担心雪珍兔藏在绒毛中的利爪。

    其实,雪珍兔只能勉强算是妖兽,除了好看以外,基本上没其他用处。

    “送你们玩。它们不会伤人的,我调教过了。”凌越再也不会犯傻,顺带着巴结一下韩玲儿,否则韩玲儿一使坏,他就得歇菜,他也是想不到两女居然是朋友,世上就是有如此巧的事情。

    邱瑜突然想起她哥说过凌越是御兽师的身份,于是再也没了顾忌,一把抢过一只巴掌大小的雪珍兔,抱在胸前抚摸那柔柔的雪绒,满脸的欢欣喜悦。

    韩玲儿抢了另一只,边摸边笑:“好乖巧好可爱的雪珍兔,凌大哥你是怎么调教的?能不能教教我。”

    邱瑜凑过去低声说了几个字,韩玲儿满脸崇拜地看着凌越,难怪凌大哥能在妖犰区域活得那么自在,原来他真是御兽师,她哥有所猜测,却也不是很肯定。

    凌越有点受不了韩玲儿炙热的眼神,更怕邱瑜生气,忙领着几人朝前面走去,岔开话题问道:“你哥呢?刚刚没见到他。”

    “他也闭关了,我好无聊就来找瑜妹妹玩。”韩玲儿边逗雪珍兔边道。

    “你们认识?”邱瑜好奇问道。

    “那是当然。就许你们认识?”韩玲儿昂起下巴,挺了挺胸脯,似乎认识凌越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见邱瑜不再打听细问,她又边走又边低声把荆棘峡谷发生的事情讲了。

    “凌越是好人。”这是邱瑜给出的评语,让凌越心中苦笑,他能算好人吗?这丫头想得太简单了。邱瑜凑近韩玲儿的耳朵说悄悄话:“你个妮子,救命之恩大如天,你怎么没以身相报呢?真没良心……”

    凌越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小妹你悄悄话说那么大声干嘛?连乌龟都听到了。

    两个少女又嘻嘻哈哈打闹成一团,惹得过路的修士为之倾目。

    走进酒楼,已经没了包厢,只得在二楼找了处靠窗位置坐了,凌越依照那天古仁甫请他的菜式点了一大桌,要了几坛低级灵酒,连菜单都没看,一副豪客模样。

    “凌大哥,是不是太多了。”韩玲儿知道这酒楼的菜很贵,特别是这灵酒,喝的就是灵晶。

    “女生外向,这还没过门呢……”邱瑜又取笑起来,韩玲儿扑上去又挠痒痒。

    凌越真是无语,邱瑜老是撮合他与韩玲儿,这真不是好现象,可他没这方面的经验,不知该怎么处理?而乌龟又不是一个好的谈话对象,幸亏灵酒和菜上来了。

    凌越与乌龟一人一坛,两人先碰了一碰,直接咕嘟咕嘟就灌了一坛下去。

    “痛快!”两人同时叫道。

    男人的友情需要痛快的烈酒浇灌,而不是唠叨与啰嗦。

    女人不同,她们同时白了一眼两个喝酒如同喝水的男人,慢条斯理地小口喝着,还喂雪珍兔喝酒吃菜,玩得不亦乐乎。

    “好巧啊,凌兄,咱们又见面了。”

    古仁禄笑眯眯的出现在对面,恶心得凌越有吐他一脸的冲动,真是阴魂不散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