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6章 一个名额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古仁甫敲着茶几提醒道:“喂,你还没付灵晶呢?”

    凌越干笑几声,知道古仁甫对于没来找他办事有点耿耿于怀,岔开话题道:“德仁药坊有好的炼丹师吧?帮我炼两炉灵丹。”

    古仁甫摸出一枚淡青色玉牌递给凌越,说道:“我知道你不想欠人情,如果你瞧得起我这个朋友,就收了玉牌,以后只要在德仁药坊消费,都可以打八折。”

    凌越翻着玉牌正反看看,收起来责怪道:“你早该给我,害得我多出了将近两千灵晶……嗨,真是奸商啊!”

    “活该!我找过你几次,你一直都在闭关。”古仁甫被他的无赖给气笑了,骂了一句,站起来道,“走吧,去丹室给你找位最好的丹师。还有,你以后少和古仁禄来往,店内本来有一颗寄魂灵果,其他店铺也有一颗,都让他叫人给藏起来了,要不是有人说与我听,你就一直等着吧……”

    “知道了知道了,你真啰嗦。”凌越心中暖和,口中却不饶人。

    有古仁甫出面,凌越放心的把炼制两份养魂丹的药材交给炼丹师,并且递给炼丹师一枚丹方玉简,他把丹方名字给去掉了,养魂丹的名字实在是太敏感。

    “唔,八种灵药材,紫须参,绿藓芝,地荞灵兰根……枯黄虫根和培灵花,是关于蕴养神魂方面的丹药,和养神灵丹有点类似,这活有点难度,得多给老夫点时间……老夫要做到心中有谱了,成丹率才高。”炼丹师姓陈,摸着花白胡子沉吟道。

    “不急不急,陈老您慢慢研究,小子等得起。”凌越拱手道,这两份药材基本上掏空了凌越的储物袋,他再也经不起损失。

    炼丹师背着双手在丹房内走动,口中念叨不停,古仁甫赶紧拉着凌越出来。

    走进一家酒楼,古仁甫进了一个雅致的包间,叫了一桌酒菜。

    凌越好久没有吃得这般痛快,下筷如雨,风卷残云一般把十二道菜给扫光,然后端起酒壶喝了一气,才拍着肚皮笑道:“过瘾,总算吃了一顿饱饭。”

    闭关近两个月,顿顿都是辟谷丹,吃得凌越嘴里都淡出鸟来。

    古仁甫抢了几筷子,实在是抢不过对面比劫匪还厉害的粗人,只得住手待得凌越吃完,叫来伙计把盘盏撤下,重新上了几道精美小菜。

    “才一个多月不见,你就晋级了,恭喜恭喜!”古仁甫拱拱手,又问道,“今后有什么打算?是做一名逍遥自在的散修,还是想加入宗门或家族?”

    “逍遥自在?屁话,能够加入宗门,谁有毛病愿意去做散修呢。”凌越看过很多典籍,对于散修的艰辛与无奈有所了解,边喝酒边淡然道,他只字没提加入家族,更别提加入古家。

    “我手上正好有一个名额,可以免试进入云霄天宗,只是要求在二十岁以下,凝气境圆满修为。还有半年时间,不知你可有信心?”

    凌越奇怪地看着古仁甫,道:“哦,还有这等好事?”

    古仁甫给了一个遗憾哀怨的眼神,表示是他自己年龄超过没机会了。

    凌越哈哈一笑:“好,给我留着,不是还有半年时间嘛,我肯定是没问题。”

    云霄天宗在古源大陆是排得上号的宗门大派,据说进入的条件非常苛刻,能够得到免试机会,凌越自然不想错过,就当是又欠这家伙一次吧。

    三言两语,两人就敲定了一个在外人眼中需要打死打活拼命争抢的名额。

    古仁甫面色平静,一边喝酒一面像是解释,说道:“我在花石城那等偏远地方呆着,做牛做马干了好些年,筹建翠竹轩,替家族打理生意,采买到了很多珍贵药材供他们使用……这个名额是我用一颗药材换来的,只是有些人不这样想啊,认为只要让我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就有机会获得我取得的名额,凭什么呢?嘿嘿,真他娘的荒谬!”

    “我的资质不好,以前就没少受他们的欺负,直到我家老爹前几年接管家族,我才算活得有点人样子,我家就我一根独苗,我拿着名额是用不了,难道我不能送人吗?非得给家族那些所谓的英材,才叫顾全大局?

    我他妈凭什么要顾全那些白眼狼?嘿嘿,我偏不,这次我就是把名额废了,也不给他们……凌越,你不知道他们看到我活着回来,那脸色才叫精彩……”

    “上次我自己都以为死定了,偏偏你出现,咱们才几面之缘,连话都没说过几句,我以为像你这样的散修会趁火打劫,把我身上值钱不值钱的东西全部抢走,可是,你居然像个傻瓜一样,把马给我骑,还替我护法……

    我后来才想明白,你是受了我的一点金银恩惠,却一直记在心底。像那样的小恩小惠施舍,我每年都要做很多,谁他妈会记得我的好呢?偏偏有一个人记得,还替我杀了六个劫匪。一个凝气境圆满加五个凝气境高阶,那六个家伙要是知道他们只值千两白银百两黄金,不知他们会不会气得活过来……哈哈,哈哈哈……真是不敢想象啊,那是一个仅仅凝气境中阶傻瓜干出来的事……”

    古仁甫边说边喝,说到后面已是泪流满面,最后醉倒在桌子上。

    凌越一直听着,没有出声劝解,终于明白古仁甫为什么要把名额送给他了。

    谁摊上那样的兄弟都不会好受,这个名额,凌越拿得心安理得!

    光鲜的外表下掩藏着非人的痛苦,古仁甫一醉解千愁,直到日落西山,他才揉着脑袋醒来。

    “你怎么还没走啊?是不是还想白吃我一顿?”古仁甫整理一下弄皱乱的烟丝袍服,掩饰着他的尴尬。

    “甫少爷还没付灵晶,伙计不让我走。”凌越认真解释,然后开门对外面喊道,“喂,照中午的菜肴来两份,要快,最好的酒水多上几坛,等下我打包带走。”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白吃白喝还要白拿,我怎么就交了你这么个朋友?”

    “你答应过管吃管喝还管花销,这才两顿你就心疼,别叫我鄙视你啊……”

    打开了心结之后,两人开着玩笑,吃喝得更加随意,直到明月悬空才各自散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