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5章 兄友弟恭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狂暴的灵力在经脉中奔腾冲唰,一遍又一遍,每坚持一遍,紫府内沉淀的灵力就增加一分,凌越麻木地坚持着,经脉膨胀剧痛。

    他不能放弃,也不敢放弃,走到这步对他来说非常不容易,他还要带着父亲的骨灰回家,让父母团聚;还要带着正波回家,了却兄弟的遗愿,绝对不能放弃!

    不知过了多久,凌越突然全身一震,所有的不适在瞬间消失,唯有从心底升起的舒畅,如同温润的甘霖浸泡全身,使他整个人都飘飘欲仙。

    紫府几乎扩大倍余,清凉的灵力缓缓流动,滋润着受创的经脉。

    凌越感受着倍增的灵力,暗道好险,就是打死他也不敢再来一次,风险实在是大得他无法承受。

    修养几日后,凌越出关了,走进一家中等的炼器铺面,他要把多余的法器出售掉,换些修炼用的灵晶。

    难怪那些劫匪身上没几个灵晶,这修炼实在是太花费灵晶和资源了。

    在炼器铺伙计敬畏的眼神中,凌越掏出一堆法器换得了一万二千多枚下品灵晶,除了留下厚背法刀自用,其他十余柄低级中级法器全部清空。

    凌越懒得自己摆摊,虽然能多赚得两成。

    稍考虑片刻,凌越又定制了五柄中品法器飞刀,交了定晶之后,凌越朝集市逛去,结果还是没有见着那俏丽的少女,依然是那凶恶的烟大汉在摆摊。

    烟大汉早就忘记了他这个路人,凌越摇摇头,四处逛着,一圈下来还真让他发现一颗需要的灵药材,一番讨价还价,以八百枚下品灵晶收入囊中。还差三种百年份以上的药材,就能凑齐炼制养魂丹的材料,凌越直奔主街的店铺。

    在德仁药坊前稍一犹豫,凌越还是走了进去。

    “贵客需要些什么?”有伙计上前拱手迎宾。

    “有没有不孤灵草、寄魂灵果和培灵花?药龄要百年份以上,来两份。还有枯黄虫根和地骷灵草要一份。”凌越一口气报出他需要的药材。

    他必须要准备炼制双份养魂丹的药材,据说请人炼丹是有失败率的。

    伙计一听,眼睛顿时一亮,这可大都是比较少见的药材,价值不菲,而且要求的药龄也不低,赶紧把凌越朝一旁的小厢间请。

    “这位贵客让我来招待吧,提成算你的。”一个温和声音突然传来,从旁边走出一位年轻的锦袍修士,面带微笑打量着凌越,身后跟着一名护卫修士。

    伙计一愣,赶紧躬身应下:“是,禄少爷。”

    凌越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发现锦袍修士长得与古仁甫有几分相像,凝气境高阶修为,眼睛稍显阴柔,虽然脸上带笑,看人却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

    古家禄少爷?真有点意思。

    跟随的护卫修士打开厢间门,把凌越与禄少爷让了进去。

    锦袍修士伸手请凌越坐下后,温和笑道:“我叫古仁禄,是古仁甫的六弟,我听说过你,今天碰到算是咱们有缘,请问凌道友,我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凌越心中鄙视,脸上憨笑:“我想寻几样药材,禄少爷能帮忙,真是太好了。”

    凌越打蛇随棍上,把帮到换成了帮忙,并把先前说与伙计的话又说了一遍,然后,就看到古仁禄的脸色隐隐发绿。

    古仁禄仔细盯了凌越两眼,让护卫开门叫过先前的伙计进来,传音问了几句,又是笑容满面,道:“凌道友真是大手笔啊,还请稍等,伙计去药材是否齐备,如果本店没有,我让他找管事去其他店铺凑齐,总之,不会耽误凌道友正事。”

    他只字不提给凌越帮忙之事,与凌越随口闲聊,云里雾里扯着。

    护卫烹好灵茶,古仁禄见凌越只稍稍粘唇就放下茶杯,也不介意,独自品尝着。

    一壶茶喝完,那伙计敲门进来,手上捧着几个玉盒,把玉盒放下传音说了几句,然后等在一旁。

    古仁禄笑道:“劳凌道友久等,除了寄魂灵果外,其他的都在这里,凌道友看看是否满意?”

    凌越一个个玉盒打开,仔细一番,然后点点头。

    古仁禄拱手道:“总共有灵药材六份,药龄在一百三十年份左右,其中地骷灵草、不孤灵草和培灵花比较贵重……零头去掉,承惠八千二百枚下品灵晶。”

    凌越摸摸鼻子,一脸肉疼的掏出一堆灵晶放在桌上,这个价格不算离谱,凌越有打听过,是店铺的对外价格,苦笑道:“这下真要喝段时间的西北风了。”

    古仁禄神识一扫就知道数量没错,心中暗自惊讶,看不出嘛,这小子还挺富有,不像是其他人说的那么不堪,难道是那人接济了他?

    “凌道友说笑了。如果凌道友需要的话,我让人盯着寄魂灵果的消息,只要在坊市内出现,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你。”

    凌越收了玉盒,拱手道:“那就麻烦禄少爷了,告辞。”

    古仁禄站起来道:“不麻烦,我送送凌道友,欢迎凌道友下次再来光顾鄙店。”

    开门出去,迎面碰上匆匆赶来的古仁甫,凌越摸头憨笑道:“真巧啊,甫少爷,咱们又见面了。”

    古仁甫狠狠瞪了凌越一眼,对古仁禄点头道:“麻烦六弟招待我这朋友,为兄多谢了,后面让我来吧。”

    “四哥客气啦,能招待四哥的朋友,是小弟的荣幸。你们聊,我先忙去了。”古仁禄脸上挂着和煦微笑,拱拱手走了。

    好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谐场面,凌越看得心中发笑。

    古仁甫带着凌越重新回到小厢间,两人坐定之后,古仁甫从储物袋内拿出一小包茶叶烧水烹茶,片刻之后,茶香袅袅,满室皆香。

    古仁甫给凌越斟了一杯,自己端起一杯眯着眼睛闻闻,再慢慢品尝。

    “好茶!”凌越一口干掉杯中茶水,叫好道。

    古仁甫懒得睬他,喝完茶后从储物袋内掏出两个玉盒,放到茶几上推给凌越,示意他打开看看。

    凌越打开玉盒一看,喜道:“寄魂灵果!嘿嘿,多谢仁甫兄费心了。”

    凌越也不客气,直接把两个玉盒给收进储物袋内,对于先前古仁禄玩的小动作很鄙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