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4章 麻烦来了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两人一前一后在人堆里穿梭,穿灰烟色长袍的修士突然站定在一个摊位前,说道:“帮我拿两叠疾风符,还有那瓶低级妖蛇毒液。”

    “好的,我给您包起来。”一个清脆甜美的女子声音回道。

    凌越这才看清楚摊主是一个貌美的少女,长得娇俏秀丽,眼睛大大的,穿着一身淡蓝长裙,一条素色的腰带上挽了一个简单的蝴蝶,给人清雅脱俗的感觉,凌越先前只顾看摆摊的货物,还真没发觉摆摊的是何许人也。

    “喂,你这人是怎么回事?跟了我一路也就算了,还盯着人家小姑娘看,瞧瞧,口水都流了出来,什么人啊这是?”灰烟长袍修士斜着眼睛嗤笑。

    凌越这才察觉他的失礼,慌忙去擦嘴角,顿时发觉上当。

    那少女掩着嘴吃吃偷笑,把凌越闹了一个大红脸,他真是丢死人了。窘迫不堪的凌越朝人堆里挤去,还跟个屁,那家伙太狡猾了。

    “凌道友,小心古家,小心古仁禄,最好是早日离开虹林坊市,好自为之吧!”

    一道细细的传音让凌越豁然转身,只见灰烟长袍修士朝他眨了眨眼睛,转身挤进人堆径直走了。

    凌越忽然觉得那双眼睛有点熟悉,忙追上去喊道:“喂,等等,你别走啊,你是谁啊?”他知道帮了古仁甫会惹来麻烦,只是想不到麻烦这么快就来了。

    古仁禄是谁?听着名字像是古仁甫的兄弟?

    很快,灰烟长袍修士混进人群消失,凌越找了几圈没有找到,只得罢休,想了想,凌越朝先前那少女的摊位摸去,他想偷偷再看几眼……那少女给他砰然心动的感觉!

    隔着那少女的摊位还有好远,凌越就低头弯腰,仿佛做贼一般的朝那边猫去,让附近的修士纷纷提防,等接近摊位处,凌越躲在人后,却没有见着那俏丽的摆摊少女。

    一个高壮魁梧的烟大汉盘坐在摊位后,裸露着长满浓密烟毛的手臂,无精打采地吆喝着招揽生意。

    凌越走过去东张西望,奇怪了?那少女哪里去了?

    “喂,小子,你买不买东西啊?不买别挡着我做生意。”烟大汉见凌越不买东西,不满了,瞪着眼睛朝凌越喝道。

    “不好意思,我找人,这就走了。”凌越从烟大汉身上察觉出了凝气境圆满的气息,赶紧拱拱手走人,心中怅然若失。

    在周围盘旋一阵,凌越失望地走出集市,朝客栈走去。街道上几人的小声对话突然吸引了凌越的注意。

    “……居然有人刺杀古家的禄少爷……这光天化日之下,刺客的胆子也太大了,禄少爷什么排场?可是有一票人护着……”

    “有人护着有个屁用?还不差点让那刺客得手了去……”

    “行了,别争了,坊内最安全……那戴鬼面具的刺客也只敢在坊市外动手,否则他跑都没地方跑。”

    “那些护卫也是饭桶,被人用藤蔓术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听说古家的几个长老都追出去了,也不知追到了没有……”

    鬼面具?凌越终于想起先前穿着灰烟色长袍的修士是谁了,怪不得感觉那双眼睛有点熟悉,原来是在翠竹轩与他交换内甲的戴恶鬼面具修士。

    凌越有点想不明白,鬼面修士与他非亲非故,为什么要报信提醒他呢?

    难道就因为交换的时候鬼面修士占了一点便宜?凌越笑了,有意思的家伙,还真还他一个偌大的人情呢,他真没把鬼面修士还人情的话放心里去。

    报信通知也就罢了,鬼面修士为什么还要刺杀古家的禄少爷呢?

    凌越可不认为他那个人情大到这种程度,他赶紧朝坊市入口跑去,只见街道上走来的人群,三三两两的在谈论着这事。

    坊市入口外的人更多,凌越挤进去,只见古家五长老手中捏着一截枯萎的藤蔓,正皱着眉头与人说着话,地面上还有几摊血迹和打斗的痕迹。

    凌越看见树丛中挂着几片破碎的灰烟色布片,心中确认,还真是那家伙。

    听了半响,才知道不是鬼面修士埋伏刺杀古家禄少爷,而是两人在外面交涉着什么,说僵了之后,鬼面修士才暴起动手,刺伤了古家禄少爷。

    鬼面修士在古家护卫的围攻下也受了重伤,不知使用了什么秘法,鬼面修士最终还是突围逃走。

    凌越忽然注意到古家五长老发现了他,再四处一扫视,有两人正盯着他朝这边挤来,凌越毫不犹豫转身就走,惹不起老子还躲不起吗?他相信鬼面修士给他报信不会无的放矢。

    三两下就溜到入口,凌越回头冷笑一声,跨进了坊市,心中暗道,还是要努力提高修为啊,否则,只怕出了坊市就被人给搞死。

    他对鬼面具修士的身份也有了猜测,杀手?!或许,禄少爷就是请了鬼面修士来暗杀他,否则,鬼面修士何以知道他的名字?又何以与禄少爷说僵了动手呢?

    穿过集市,凌越在山脚附近租了一间不大的房子,便宜实惠正合他修炼突破使用,只是储物袋内的灵晶基本见底。

    凌越从储物袋内掏出一个阵盘,是前次在坊市集市上淘来的便宜货。

    他研究了一会,填入十余颗灵晶启动阵盘,把房间里面给保护起来,防止有外人突然打扰,这是他从典籍中学到的常识。

    凌越坐到房子中间,吞下一枚还真丹,运转洞藏大德卷功法,缓缓吸收着药力。

    这一坐足足有一个半月,途中除了吞服辟谷丹,凌越一直在修炼,只偶尔典籍增加见识算做是休息。

    凌越能够感觉到经脉内充沛的灵力流动,也能够触摸到那若有若无的隔膜。

    凌越试过冲击隔膜,每次都是无功而返,凌越闭目沉思着,回想着典籍中别人的心得体会,良久之后,凌越终于一咬牙,拼了。

    朝嘴里塞了三颗还真丹,一气吞下,轰,凌越感觉紫府都快沸腾了,灵力暴走。

    凌越赶紧运功引导灵力运转,加快吸收药力,脸上涨得通红,浑身汗水流淌。

    别人能行,老子也一定能行!凌越在心中发狠。

    只是他不知道,他学习的是散修的冲关心得,还是散修中最普遍最蠢笨的一种,灵力不够丹药凑,其中的风险非常大。

    稍有不慎就会伤及经脉,还可能损伤紫府,甚至有性命之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