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2章 装吧你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拖着厚背法刀,缓缓朝那三人走去,林子里血腥气味浓郁,法刀磨擦着地面石头,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凌越缓慢而有节奏的走着,逼迫得三人不停后退。

    “啊……他不是人,他是魔鬼,快跑啊……魔鬼啊……”一个烟衣人崩溃了,他尖叫着朝树林另一面跑了。

    “别跑啊,他也受了重伤,咱们一起上,肯定能做掉他为二首领报仇……否则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一个高壮烟衣人举刀站定,眼睛紧紧盯着凌越,厉声喝道。

    “死路一条?”最后一个矮个修士一个激灵,眼珠转动着道,“好,咱们一起上,为二首领报仇,和他拼个你死我活。”

    两人呼喝着朝凌越冲去,凌越站定不动,冷冷盯着矮个修士,右手法刀拖在地上,左手持铁钎,就那么站着,满身的煞气和血水,让矮个修士双腿发抖。

    “杀!”高壮修士运转轻身术,跳起丈余高,一刀朝凌越面门劈下。

    他坚信对面那小子绝对是在虚张声势,苍白无血的脸色和身上淋漓的血迹做不了假,只要同伴能从侧面稍稍牵制一二,他就能把对手劈做两半……

    突然,高壮修士发现不对,对面的小子嘴角居然翘起一丝诡异的微笑,像是看一个小丑在蹦跶,高壮修士醒悟过来,预料中的矮个修士并没有出现。

    他破口大骂:“耗子,你他妈个孬种,你不得好死……”

    原来那矮个修士在高壮修士发起攻击的瞬间,撒腿向后跑了,只要同伴能帮他争取一点时间,他就安全了,大不了以后不做劫匪,改行去做散修,总比在这里妄自送掉性命要划算。

    凌越对着空中手足无措的高壮修士掐指弹出,施展迷魂术之后倒退三步。

    高壮修士脑袋一晕,“扑通”,他从空中跌落,姿势非常难看地啃了一嘴的泥沙,那一刀自然是砍在地上。凌越从侧面几步跨去,左手的铁钎轻松刺入对手脖子,稍停片刻,然后拔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般轻松、写意。

    矮个修士鬼使神差一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屁滚尿流,鬼叫着朝山坡下滚去。

    凌越闭着眼睛用法刀撑着站了好一会,才缓缓找块石头坐下,施展迷魂术太消耗魂力,特别是对付那二首领施展了两次,第二次还差点被那二首领扛住而引起魂力反噬。

    今天一共施展了六次迷魂术,已经是达到凌越施展的极限。

    他现在头疼欲裂、浑身无力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这次去到虹林坊市,无论如何都要找齐炼制养魂丹的药材,尽快炼成养魂丹,否则与别人拼命的时候魂力不济,会死人的。

    强行压下昏睡过去的念头,凌越摸出一支百十年份的紫须参,嚼了几下吞到腹内,缓缓运转修魂大罗诀,慢慢补充消耗过甚的魂力。

    古仁甫听得下面的爆裂声、吼叫喊杀声还有惨叫声接二连三,只觉心惊肉跳。

    也不知凌道友能否撑住?其中可是有凝气境圆满的二首领在啊,古仁甫担心着。

    片刻之后,悬崖下面陡然安静下来,古仁甫不敢呼叫。

    他只能在心底祈祷凌越没事,期盼家族长老能快点赶到,他身上有长老们留下的印迹,只是,他们怎么还不到呢?

    悬崖下静悄悄的,鸟兽都被惊走,凌越恢复了一些魂力,脑袋已经没有先前那般难受,后背还在火辣辣的痛疼,他赶紧站起,收拾了一下战利品之后,依靠铁钎吃力地爬上悬崖洞穴。

    “凌兄弟,你还活着?”古仁甫惊喜叫道,对于凌越,他只剩下钦佩了。

    “还死不了。”刚才的几下活动,让凌越头晕得连话都不想多说,盘腿坐好,喘气道,“我需要点时间恢复一下,等下如果有人进攻,你用符菉只管砸就是了。”

    “好,交给我吧!”古仁甫已经止血能够勉强活动,他掏出一叠符菉道。

    这悬崖峭壁的,三两个劫匪要敢爬上来,绝对砸他们一个好看。

    过得半刻钟,远处有隐约的呼喝声传来,人来得不少,让古仁甫霍然变色。该死的,家族长老怎么还没来?

    “就这里,打斗痕迹还新鲜着呢,哇,死了好些人,找找,赶紧散开找……”

    “快看那悬崖的岩石上,有法器刺入的洞孔,还有血迹朝上去了,人肯定是在上面……”

    正盘腿打坐的凌越睁开眼睛,示意古仁甫朝里退点。

    突然,一道强横的神识扫来,让两人一惊,是凝脉境高手?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适时响起:“甫少爷别怕,是老夫来了。”

    话毕,一道人影飞到洞**,悬停在空中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朝洞**张望。

    “是五长老!”古仁甫急忙站起,不想牵动伤口又“哎呦”一声差点坐倒。

    凌越早就收了铁钎和法刀,伸手一把扶住痛得嘴巴都歪了的古仁甫,叫道:“你小心点,别再裂了伤口。”

    “甫少爷,你伤得怎样?下面的人都是你们杀的吗?”

    被古仁甫称做五长老的中年男子一闪身,出现在洞**并接过古仁甫。

    他不着痕迹打量着浑身血淋淋的凌越,内心疑惑,才凝气境中阶,与甫少爷修为相仿,难道是其他人帮了甫少爷?

    “我好多了。他是我朋友,姓凌……”古仁甫突然想起,他还不知凌越的名字,转头看向后面的凌越。

    凌越耸耸肩,意思是你没问过我啊,察觉到那中年男子身上不经意散发出来淡淡的威压,凌越接过古仁甫的话头拱手道:“小子凌越,见过前辈,我是在附近遇上古兄受伤,才搭了一把手……救我们的另有他人,只是那人已经走了。”

    古仁甫并不笨,见凌越如此说法,知道他不想惊世骇俗,就顺着说道:“那人修为好高,似乎只是顺手而为,也没留下姓名……哎呀,头好晕,浑身都痛得厉害……”

    凌越暗自撇撇嘴,古仁甫这家伙演得也太糙了吧。

    五长老只得放过此节,赶紧输入灵力探查古仁甫的体内,半响,掏出一枚丹药递给古仁甫,道:“失血有点过多,需要将养些时日,所幸没有伤到根本。”

    古仁甫接了丹药,看也没看,随手就把丹药放进储物袋,拍拍胸口道:“还好东西保住了,五长老,咱们走吧。”

    五长老脸上看不出表情变化,道:“只要人没事就好。”

    他托住古仁甫飞出洞口,见凌越手中拿着一杆铁钎,插进先前留下的孔洞,灵活的顺着岩石朝下攀爬,速度还挺快的,五长老就不再在意凌越。

    古仁甫忍不住又要翻白眼,心道:你就装吧你,小心招雷劈……

    “你这朋友是哪里认识的?还挺有意思的。”五长老带着古仁甫平稳落到地上,问道。

    小家伙修为不高,居然敢胡乱出手救人,这种人混修真界一般都活不长久。

    “在花石城认识的,参加过翠竹轩的交换会,人很够义气,现在可不多见了。”

    古仁甫见周围其他人围上来,都是古家的护卫,站定之后笑着与人打招呼,热情的回应着,似乎头也不晕了身上也不痛了。

    凌越攀下悬崖,见古仁甫被人群围着说话,就站在远处等着,也不上前,他很有身为小角色的自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