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1章 林中激战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倾听片刻,举起四根指头晃了晃,低声骂道:“乌鸦嘴。”

    古仁甫苦笑,他哪知道对方刚好又追来了四人。

    “……看这马蹄印只有两人……要不要追上去……”有人提议道。

    “你猪头啊!贺老六他们三人都着了道,咱们四个能济什么事……他们不会另外埋伏人手吗?要追你去追啊,猪头!”

    凌越跳下马,对古仁甫低声道:“我背着你,咱们弃马逃入林子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否则等他们二首领赶来,你就死定了。”

    古仁甫在凌越的搀扶下跳下马,痛得咧嘴闷哼一声,好奇问道:“那你呢?”

    “我?当然是扔下你这个负担跑路了。”凌越把古仁甫背好,用布带固定在腰上,理所当然道。

    古仁甫被噎得直翻白眼,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

    凌越两巴掌把坐骑打走,一个纵跃朝边上的林子蹿去,速度奇快且很平稳。

    两匹马嘶叫一声,顺着小道朝远处跑去,把小道另一头的四人给吓了一跳。

    “不好,他们过来了……不对,是跑了,咱们要不要追啊……”

    “慢慢缀着吧,别跟丢了就行……”

    声音渐不可闻,凌越朝林子高处奔去,那里是大山,山高林密,进入几个人根本就激不起多大的浪花。

    两刻钟后,凌越已经接近大山,听得古仁甫连哼几声,伸手摸去,摸了一手的血,凌越知道是创口裂开,必须马上处置,否则古仁甫会失血过多有危险。

    四处张望片刻,凌越手脚并用攀上了一处三十余丈悬崖峭壁,钻进一处天然石洞,把古仁甫放下,道:“你就安心疗伤吧,我在附近守着。”

    古仁甫知道凌越是要下去找地方偷袭,带着他是个累赘,不方便行事,拱手道:“你注意安全,他们人多就躲躲,等我家长老过来,再收拾他们不迟。”

    凌越摆摆手,心道,等古家长老过来还不定是收拾谁呢?说不定连他一块给收拾了。这么长时间过去,古家长老还没赶到,这里面显然有问题。

    凌越可不敢把小命托付给别人,自己的命还是自己把握最好。凌越几个纵跃下到悬崖底下,朝瞄好的几处位置跑去,他要布置布置,否则对付起来太吃力。

    一刻钟过去,远处有踩碎枯枝声响起,有人喝道:“小子,你别躲了,古家总共才六个人,除了一个受伤跑掉,另外一个就是你带着,你把人交出来吧,我们放你走,否则,等下抓到就不客气了。”

    五道人影在林中散开,其中一人在前,上窜下跳的寻找着树林中的踪迹,不时就到了悬崖边附近。

    “嘿嘿,这陷阱挖得真特么有水平,连泥堆和血迹都没收拾干净,还以为咱们长着眼睛看不到……”

    “蠢货,别踢那堆泥土……”

    “呼呼”几声,几根海碗粗的树干从三个方向撞来,几人举起刀剑一阵劈砍,树干被劈成好几截掉落地上,却见砍断的树干诡异的冒出几股烟雾,异味扑鼻。

    “小心那些烟雾有毒,闭住呼吸,都特么散开点……”

    慌乱中有人不小心又踩到什么,“呼”,又是几根树干撞来,几人纷纷避开,距离散得更远,他们不敢再胡乱劈砍树干,鬼知道那树干内还藏着什么呢。

    “小心,那小子来了……”为首的一人抬头喝道,对着一颗大树砍去。

    大树应声倒下,一道烟影在树干上一踩,一个翻身又踢了另一颗树干一脚,几个跳跃落在中间,一把符菉如天女散花撒下,对着三人聚集处爆开,烟火笼罩在那三人的前进的方向。

    林中“轰轰霹雳”之声不绝,凌越对着烟衣人首领狠狠的一刀劈去,他抢先发起了攻击。

    烟衣人首领是凝气境圆满修为,他冷笑一声,朝一边闪过。

    做多了烟暗的勾当,烟衣人首领总觉得对面的小子有鬼,才这么一点修为,凭什么能与他们这么多人对抗?先探探底细再说吧。

    “想挑战咱们二首领,先过老子这一关吧……”落单的一个烟衣大汉,怪叫着跨过几截挡路的树干,从后面冲出来杀向凌越。

    时间紧迫,凌越不予理会其他,他见烟衣人二首领轻飘飘闪开,并不与他交手,凌越当机立断把手中的厚背法刀脱手甩去,

    法刀带着呼啸破空声斩向烟衣人二首领,凌越左手掐着的迷魂术法诀弹去。

    二首领眼中闪现挣扎,身形却停在当地不动,凌越脚下不停一点地面,手中摸出铁钎,凶猛扑向动弹不得的二首领,全然不顾身后逼近他的烟衣大汉。

    “砰”,厚背法刀劈在二首领身上,其身上的护罩一阵荡漾居然没破。

    二首领醒来,在骇然中后退,他刚退一步,脑中又是一晕停下,却是被靠近的凌越用瞬发迷魂术给制住。

    凌越的铁钎刺到,刚刚刺入二首领的胸口肌肤,再次清醒过来的二首领,匆匆一巴掌击退凌越,二首领摇晃着脑袋,嘴角擒着一丝狞笑向后踉跄退去,因为他看到有一刀正劈向凌越的后背。

    “嘭”,一路追来的烟衣大汉一刀劈实,凌越身上的护盾破碎,这刀重重砍在凌越的内甲之上。

    凌越咬牙忍痛,借力跳跃前扑,“噗”,铁钎终于刺入脑瓜子还有点混乱、行动跟不上思维的二首领腹部,凌越在地上一个翻滚站起,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

    他反手摸出几张符菉,灌注灵力之后反手砸去,迫退烟衣人大汉的继续攻击。

    “你……”烟衣人首领惊恐地发现他的精血,连同他的神魂都在快速流失,原来那小子的秘密在这铁钎,可惜,他已经无法说出去……

    轻轻一脚挑起地上的厚背法刀,凌越反手一刀,砍下面目扭曲狰狞的二首领头颅,然后拔出铁钎,一个凝气境圆满修士,就这样憋屈致死,甚至都没有像样的反击。

    “嗷……拿命来,我要砍杀你,砍杀了你……”

    烟衣大汉在躲避符菉轰击的同时,眼睁睁的看着二首领被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二首领即便腹部受了一刺,也不可能毫无反抗的被杀啊?

    只要二首领能坚持一息时间,一息就可以啊!烟衣大汉怒吼着冲了上来。

    凌越右手法刀,左手抓着铁钎朝挥刀的烟衣汉冲去,两人交错而过。

    烟衣大汉保持着劈砍姿势,缓缓朝侧面倒下,他被凌越的瞬发迷魂术给坑死了。

    这一幕刚好被躲开符菉轰炸,终于赶到的另外三人看到,他们这才发现二首领也是身首异处。

    怎么可能啊?那家伙是如何做到的……三人一时有些茫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