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20章 惹祸上身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一路走走停停,离虹林坊市还有大半天路程,凌越突然发现前面有剧烈的灵力波动。

    凌越很有自知之明,看那灵力波动与动静,知道参与争斗的双方都有不少人,还是赶紧避开为妙,免得遭受池鱼之灾,凌越一抖缰绳朝边上小路绕去。

    约莫跑出七八里,前面的小路到了尽头,凌越回转马头斜刺里走去,他记得那里不远处有一条岔路。找到岔路才跑出二三里,转过弯就看见路边倒毙着一匹烟马。

    凌越苦笑,麻烦来了避都避不开,因为那个麻烦认识他。

    “凌道友,咱们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躺在草丛里的古仁甫笑得很难看,烟丝袍服皱巴巴的贴在身上,有几道明显的破裂,伤口鲜血淋淋,微胖的脸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

    凌越无奈一笑:“古道友,我把马匹借你,你继续逃吧,就当我没有看见你。”

    原来争斗的一方有古仁甫他们,看来是被打败逃散了。

    “只怕不成,这次倒霉遇到一群劫匪,古某受伤太重,需要时间疗伤,古某想拜托凌道友帮我送点东西到虹林坊市,报酬好说……”古仁甫一边给身上抹药一边说道。

    “古道友就不怕我把东西给贪了?”凌越道,四处探查一遍,发现没有人过来。

    “你不会。”古仁甫又吞下几枚丹药,在草丛里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着,痛得咧牙咧嘴,嘴里嘶嘶有声道,“怎么样?帮我送点东西吧?”

    “没兴趣,我又不缺药材。”凌越撇撇嘴真想一走了之,也不知古仁甫哪来的自信,就这么肯定他不会,只是多少欠着这家伙一个人情,对古仁甫也有点好感。

    算了,就替古仁甫护一会法,等他伤势稍好,把马匹给他让他自己走吧。

    凌越不想卷入莫名的争斗,无奈道:“你废话真多,还不赶紧运功疗伤,等下有人来了我可不管你。”

    古仁甫感激的点点头:“给我小半个时辰。”

    他这才放心地闭上眼睛运功疗伤,附近陷入沉寂之中。

    凌越把马匹牵到一旁刚松口气,就听得远处一阵马蹄声传来。

    有声音传来:“……那小子受了重伤,他跑不远的,咱们小心点别让其他人得去功劳,二首领说了,抓到那小子重重有赏,死活勿论……”

    凌越对古仁甫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如同一头灵猿般,几个跳跃就攀到转弯的树干上躲起,右手从储物袋抽出铁钎,收摄身上气息。

    他听出有三骑追来,既然不想让古仁甫在他眼皮底下出事,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替古仁甫解决几个劫匪。

    修真界还不就这么回事,善恶烟白哪能分辨得清清楚楚?

    只要不碰触底线,凌越做得就不会亏心。

    “那小子身上带了一大批药材和宝物,也不知古家怎会让一个废物送货……咦,有马匹?”

    来的是三个烟色劲装汉子,突然看到转弯处有马匹在吃草,顿时一惊放慢马速。

    凌越瞅准机会脚下一蹬,整个人电射朝最后一骑凌空扑去,惊叫怒吼与惨叫声几乎同时响起。

    “小心……”

    凌越一击得手,把铁钎顺手拔出朝后挥去,“铛”,金铁相击声中,凌越已经一头栽下,手脚并用,却从马腹另一边钻出,抓着铁钎,斜着朝上向中间的骑士刺去,角度刁钻古怪。

    他把灵猿九变的身法给发挥得淋漓尽致。

    中间骑士满脸横肉,狞笑着挥起大刀朝凌越当头劈下,对凌越的铁钎刺杀视而不见,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一般是有某些持仗。

    最后一名骑士却瞧出不妥,喝道:“老五小心,那小子有古怪……”他几张符菉丢出,砸向凌越的侧面,试图阻一阻凌越的攻势。

    凌越眼睛泛出微光,在中间骑士惊恐呆痴的眼神中,铁钎从骑士的小腹朝上刺入,刺了一个对穿,凌越察觉铁钎受到两次阻力,他心中冷笑一声,即便骑士穿了内甲,铁钎之下照杀不误,至于骑士手中的大刀,是再也没机会砍下来。

    这么一耽误,凌越再要闪开符菉的攻击已是来不及。

    凌越顺手将被他刺死的骑士一拉,替他挡住几颗火球,另外两颗火球被他受了。

    借着拉扯的力道,凌越脚下一点,已经翻身上马,最后一名骑士被吓得肝胆俱裂,脸色发白的狂踢身下马匹,试图远离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煞神。

    凌越自不能让最后一名骑士跑了,他手上掐诀,迷魂术对着骑士身下的马匹丢去,那马匹才刚发力奔跑,突然人立着不动,同时间,凌越右手握住铁钎当飞刀狠狠一甩。

    那骑士被马匹给颠到最高处,铁钎划过一道幽蓝色光华,“噗”一声刺入最后一名骑士后背,其身上的护罩形同虚设,骑士跌下马挣扎几下,就沉寂无息。

    凌越收拾完毕战利品,随手几个火球把尸体烧毁,骑着一匹骏马悠悠跑回。

    古仁甫简直如同见鬼一般,直直盯着凌越,他虽然躺在草丛看不到厮杀,但还是能听到动静,这才不过十来息,凌越一口气就干掉了三名凝气境高阶劫匪,这也太快了吧?这是什么实力?

    “行了,别发呆了,如果能够骑马,咱们就慢慢地走,否则等人来多了,我可真顾不上你。”凌越把身上那件被烧破的青袍扯下来烧掉,露出里面穿着的暗褐色内甲,又从储物袋找出一件青袍穿上,突然想起什么,问道,“对方有凝脉境修士吗?”

    “呃……没有。”古仁甫咽了一口口水,回道。

    经过一阵疗伤与止血,他已经可以慢慢骑行,只是站起来试了两次都没能上马,他被凌越彪悍的实力给吓着了。

    “那就好。”凌越还没自大到敢与凝脉高手放对,跳下马把古仁甫扶到马上,两人慢慢走着。

    “凌兄弟,我已经发传讯通知了家族长老,咱们只要再坚持一会,就可以等到援助。”古仁甫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安慰凌越道,有了凌越的帮助,他又燃起了求生的希望。

    “或许吧。”凌越不置可否,问道,“对方有多少修士?都是什么修为?”

    援助?短期内就不要想了,听那三个骑士的言语,凌越猜测古家只怕是出了内鬼,没有人给劫匪通风报信,劫匪能掌握到这么详细的情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逃命……

    “凝气境圆满有两人,应该是被我们的人给拖住了,另外有十个凝气境高阶,被你杀了三个,先前被我们的人杀了两个,重伤了一个,还有四个吧……”古仁甫算着,不是很肯定道。

    话还没说完,就听得远处又有马蹄声响,接着是怒喝咒骂。

    “……贺老六他们死了,快传讯给二首领,点子扎手得紧……马蹄印还新鲜着,他奶奶的,就在前面不远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