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8章 霹雳手段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前后并没有耽误多少时间,凌越推门走了出来。有三五个修士在他房间外转悠闲逛,见他出来才各自散去。

    凌越心中冷笑,这些人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摇摇头,让侍者带着去找古仁甫。

    一处雅致的凉亭内,古仁甫正与那卓姓白袍修士喝茶,凌越在远处停下,他不想与卓姓修士纠缠,交换会中大部分修士表现出来的势利让他感觉不舒服。

    古仁甫告罪一声,走出凉亭对凌越笑着拱手:“凌道友这就走了?不多歇息几天?可有什么需要古某提供帮助?”

    “古道友这是要撵凌某走啊,凌某还想多住几天呢。”凌越见古仁甫一再暗示,于是开了一句玩笑,谁知道这家伙是真心还是假意?他现在是谁都不敢相信。

    古仁甫摇手笑道:“凌道友可是冤枉古某了,翠竹轩欢迎道友还来不及呢,怎会把客人朝外赶,这不是坏翠竹轩招牌吗?”

    凌越见古仁甫把话说得如此明白,有点相信他的诚意,朝外走出几步,离亭子远了才小声问道:“那位鬼面道友走了?”

    古仁甫瞥了眼亭子那边,点点头:“走了。”他知道凌越问的是什么意思,做为东道,他修为虽然不高,可是手下有高手啊,消息当然灵通。

    一般来说,他不愿插手这些事情,否则,别人就不来和他做生意了。

    凌越得到想要的信息,又闲聊几句,拱拱手皱眉走了。

    随后十余天,凌越一直在翠竹轩呆着,很少走出房门,灵力修为又有明显提升。

    凌越估计,按三天一枚的还真丹服用,还要一个月左右,才能把灵力提升到凝气境中阶顶峰,至于什么时候能突破,则要看运气了,不是服用还真丹能解决的。

    在一个阴云午后,凌越飘然走出翠竹轩,对于暗中窥视的神识,他装着视而不见,该来的总会来,他也不需要躲躲藏藏,只是不想麻烦而已。

    自从斩杀了付家三修士之后,凌越对自己的实力有了几分自信,何况他的魂力修为达到了气魂境高阶。

    离着花石城还有五里左右,树林里走出两个修士,一前一后堵住凌越的去路。

    “小子,留下储物袋,不伤你性命。”挡在前面的正是卓姓白袍修士,他脸色不是很好看,好不容易遇着了需要的药材,却被那鬼面小子给溜掉,他只能在凌越身上碰碰运气,结果一等又是十余日。

    凌越前后看看,耸耸肩道:“我手中真没有寒烟骨竹,何必打打杀杀呢……”

    截后的修士身材魁梧,满脸倨傲之色,舞着两柄暗铜色八棱锤,“呼”一下对着凌越当头砸来,喝道:“给脸面你偏不识抬举,你算什么东西?吃你爷爷一锤。”

    劲风扑面,若是这下砸实,凌越即便有护罩和内甲抵挡,也非被砸成重伤不可。

    卓姓修士早就注意到后面有人跟来,他站着并没有动手,只是监视着凌越逃跑,凝气境中阶罢了,用不着他出手,免得惹人笑话。

    凌越脚下一滑,让了开去,见持锤修士如流星追月一般连续攻击,他右手斜着一扬,一道雪亮寒光直取持锤修士的腰腹,“铛”,火星四射,却是持锤修士用暗铜锤给挡住了。

    “高级法器。”持锤修士退开一步,见暗铜锤上出现一道细长刀痕,他不怒反喜,满眼放光吼道,“好小子,你这法刀我要了,纳命来吧!”

    凌越退后数步,右手有点发麻,见持锤修士舞着双锤狂砸过来,他脚下碎步呈弧线绕过,左手在腰间抹过,掏出一叠符箓砸去。

    “砰砰啪啪”,满天飞舞着火球冰弹木刺等,持锤修士跳开几步,见都是一些低级货色,“呸”了一口,转身舞着双锤继续朝凌越冲杀。

    有火球冰弹击在持锤修士身上,都被护罩给挡住,仅仅撞出一些白色涟漪光波。

    凌越在丢出符箓的时候,左手开始掐诀,待持锤修士再次接近,迷魂术的法诀已经完成。

    卓姓修士在边上掠阵,见到凌越的小动作,提醒道:“闳兄弟小心他捣鬼。”

    在他想来,凌越这般修为,又能用出什么厉害的法术呢?他现在更多的注意力是在林子里其他人身上。

    持锤修士狂笑:“就他这样的孬种,还能玩出花样来……”

    凌越右手挥刀一挡,左手掐诀一丢,脚下不停朝侧面滑动,双手持刀灌入灵力,忽然跳起来凶猛的一记斜劈。

    大白天的,在众目睽睽之下,凌越不便用眼睛瞬发迷魂术,他担心眼睛瞳孔的异状会给他引来麻烦。

    持锤修士被迷魂术所惑,瞬间站定着不动,还保持着挥锤的架势。

    “嘭”,凌越一刀劈下,持锤修士跌飞出去,身上的护罩破碎,右臂被劈得掉出老远,一道血痕出现在他右胸肋位置。

    “住手……”卓姓修士忙喊道,不觉间打斗离他有段距离,要阻止已经来不及,只得劈手丢出几张符菉朝凌越砸去,运起轻身术朝凌越方向急追。

    凌越在卓姓修士喊话同时,就跟着一个纵跃追上持锤修士,法刀朝前一砍,动作干脆利落至极。既然已经动手放对,那就必须有一个了结。

    持锤修士在剧痛中醒来,心中惊恐,他不知是哪里出了差错?一直都是他在追杀对手,怎么一转眼就颠倒过来?只是仓促之际,他哪里躲得过凌越的有心算计,一道雪亮如匹练般在他眼前闪过。

    “啊……”血光迸溅中,惨叫声起,只见那持锤修士被劈做两截,在地上翻滚着一时还没断气,肠肚污血横流,真是惨不忍睹。

    附近树林响起几声倒吸冷气声,凌越顶着符箓爆裂的熊熊火焰冲出,冷笑一声,冲着止步的卓姓修士暴喝道:“来啊,你敢与我一战?”

    “我……你……”卓姓修士持剑倒退数步,对面的小子太过凶悍,即便是他与持锤修士斗法,没有十数回合的拼杀,也绝对分不出胜负,他还真被凌越浑身凛然的杀气给镇住了,对凌越先前掐诀的举动,更是有着深深顾忌,一时吞吐不敢上前。

    他担心万一拼杀起来,会便宜了林子里看热闹的那些家伙,很有这种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