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14章 绝壁出路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从东南方向飞来一道烟影,速度极快,长啸着就到了付家据地。

    来的是一个瘦高的烟衣老者,老者脸色阴沉,神识扫过,只发现有两具付家子弟的尸体和一具烧成焦炭的残骸,附近数里内并没有其他修士出现。

    烟衣老者目光落在墙上的洞口,喝道:“贼子有几人?小十六去哪儿了?”

    战斗打成这样,说明贼人的实力并不占压倒性优势,肯定没有凝脉境修士参与。

    “回大人……只看到一个涂着花脸的贼子,十六爷……在那。”有胆大的护卫指着烧焦的残骸回道。

    烟衣老者一愣,这附近都没怎么看到有小十六的战斗痕迹,怎么会被贼子如此轻易就灭了呢?不可能啊,小十六可是凝气境圆满。

    再不济也是打一个平手,何况还有小二十五兄弟两人从旁辅助。

    烟衣老者仔细在房间和院子里转了几圈,越发疑惑不解,从残余灵力气息和痕迹分析,似乎就小二十五兄弟两人在与贼子拼命,小十六那蠢货都在干什么?

    烟衣老者掏出一个圆盘法器,却见圆盘上面的三个红点黯淡无光,失去了储物袋上神识印迹的踪迹,或者是距离太远,超出了百里范围。

    “这怎么可能?难道贼子的修为比老夫还要高深?那又何必与小二十五他们纠缠良久?没道理啊!”

    烟衣老者转念一想,或许是那贼子把储物袋给扔下了悬崖,呃,肯定是了。

    掂着半截刀尖,烟衣老者对着周围的护卫喝骂:“都是一群废物,就不能抵挡片刻?快说,贼子朝着哪个方向逃走?”

    “大人……贼子朝北边翻山走了。”那胆大护卫朝北方指了指,心中腹诽,那贼子连十六爷三人都能干掉,他们上去还不是送死?

    烟衣老者挺郁闷的,他在据地守护了半年,一直是相安无事,才一走开访友,就出了这档子事,时间上掐得太准了,莫不是有内奸不成?

    他才不会相信世界上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烟衣老者头疼不已,挥挥手让护卫们散去。那贼子太猖狂了,先后刺杀付家五名修士,这是对付家的严重挑衅,付家必须要极度重视!

    烟衣老者给其他长老发出讯息,让他们过来的时候留意北方与南方,搜寻可疑的修士,宁抓错别放过,东南方向就不必了,他刚从那边过来。

    至于悬云绝壁方向,烟衣老者想了想觉得没有可能,那贼子的修为绝对不可能是凝脉境,如果藏在悬云绝壁,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当然,等得付家其他高手到了,还是要仔细搜索悬云绝壁一遍的。

    凌越调息一晚,身上的伤势好了大半,他决定更换地方。

    这次闹出的动静有些大,连凝气境圆满的修士都被他干掉一个。

    估计付家要暴跳如雷了,再留在付家地盘不太安全,反正他所有东西都在储物袋内放着,也不用特意回去住过的洞穴。

    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宰了五个付家修士先当是收点利息,等他修为高深了,再回来与付家算账就是。

    何必元曾经说过,从绝壁五百丈以下可以绕过付家关口。

    凌越决定先去试试,朝北方向攀爬了约二十里,凌越发现前面绝壁上有些不对,一道宽约两尺的斑驳暗红色线带,从上朝下画在绝壁上。

    凌越用魂眼探测过去,在那附近发现有淡淡的灵力毫光。

    “阵法!”凌越明白了,难怪那些采药人会乖乖呆在付家地盘,原来是被阵法给困在此地出去不得。

    凌越一路朝下,终于,红线画到五百丈处到了尽头,阵法却还一路深入达到了悬崖六百丈,要不是凌越用魂眼能看破,他就上当了。

    五百丈以下的岩壁冰寒无比,即便现在是夏日,也绝非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

    “真他妈的狡诈,连这上面都要玩陷阱花样。”

    凌越啐骂一句,从阵法下面绕了过去,进入另外一家的地盘。

    离开付家地盘之后,凌越心中松快,开始在四百丈以下一路寻找药材,百年以上的药材,见到之后一律不放过,玄月门这些家伙的东西,拿着就是,凌越不觉得亏心。

    十余天之后,凌越用迷魂术迷惑了一个采药人,确认是到了吴为所说的郭修士地盘,便找了一处岩洞,准备在此处呆上两天。

    取出缴获的厚背法刀,凌越用灵力祭炼一番,加上了他自己的神识印迹。

    随手挥劈几下,手感和重量让凌越非常满意,这是一把高级法器,能够容纳更多的法力或魂力灌入,还可以双手持刀,比他上次使用的腰刀强了不是一点两点。

    至于铁钎,能够不用就尽量少用,那玩意太邪门,别被它反噬了自身。

    凌越总结了这次与付家三修士交手的一些经验,便开始修炼,他身处悬崖四百丈以下,也不虞会有人闯进来打扰。

    从打坐中醒来,凌越发觉魂力已经悄然突破至气魂境高阶。

    感受着魂府内浑厚倍余的魂力,凌越还觉得不可思议,前段时间他吃了好些紫须参、绿藓芝和地荞灵兰根,一直是不得其门而入,想不到一晚的修炼就达成。

    凌越猜测,或许是与他这次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的交手经历有关吧。

    再次施展魂眼术,十丈之内尽在他的探测之中,凌越欣喜不已,果然,修为魂力进阶,魂术的威力跟着倍增,想必迷魂术亦是如此。

    若是再对上那灰衣年轻人,凌越有信心最少能迷惑其一息时间,就不用搞得那么狼狈了。

    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枚玉简,凌越仔细,这是一枚地图玉简,是从灰衣年轻人的储物袋中所得。

    地图上标记了古源大陆上很多的宗门和坊市,凡人城池只标记了大的州府。

    最清楚的还是玄月门附近区域,悬云绝壁用银色粗线条标识着,每一段都用红细线隔开,凌越这一路过来,明白那红线代表着危险或阵法。

    难怪黄胖子每次都能抓到逃跑的采药人,以采药人的实力,他们根本就闯不过去红色细线标识的阵法。

    凌越揣测,要是他以前贸然乱闯,只怕也会陷进阵法。

    除非是硬闯关卡,那样动静就会闹大,能不能脱身可很难说。

    结合这些天走过的区域,凌越找到了他现在所处位置,并且发现,在附近几家地盘的据地后面,都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烟细线,绕过据地之上的红色细线,标着一个小小的“生”字。

    凌越猜测,那烟细线就是出去的路径。

    灰衣年轻人把其他地盘的进出路径标得这么清楚,他想干嘛?难道是想偷采其他家的药材?

    突然,凌越哑然失笑,玄月门内狗咬狗的勾当,又关他什么事呢?

    他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走出去,安全离开玄月门地盘,去到最近的坊市,见识见识修真者的世界,最好是能进到一个宗门,把实力给提高了再回来报仇。

    他现在的修为,实在是太低微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