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02章 修魂大罗诀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在石壁插上几支火把,照亮了整个五丈方圆的洞穴空间,凌越才大着胆子走近,这具不知死了多少年的骨骸。

    拿着火把慢慢靠近骨骸,凌越突然发现火把触到了东西。

    他定睛看去,离着骨骸还有段距离,火把似是触到了空中一个看不到的东西,熊熊烧着的火焰被挡出了一个内凹的弧形。

    不会是真有鬼吧?凌越心中砰砰直跳,头皮发麻。

    他不怕活人,就怕鬼怪妖精,小时候被村里大人吓唬太多次,留下了心里阴影。

    凌越僵直着身子倾听片刻,却发现啥事都没有,火把照样燃烧,他于是举起幽蓝铁钎探去,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似乎是戳破了空气中的一个什么气泡。

    一股异臭味扑鼻,凌越赶紧扇着袖子闭住呼吸退开。

    待气味散开许久,凌越再次走近,这次火把没有触到东西。

    凌越琢磨,或许那看不到的玩意,被他手中锋利无比的铁钎给刺破啦。

    骨骸脚骨附近遮挡着一颗烟色的珠子,龙眼大小,在火光中散发着诱人的光泽。

    凌越眼睛一亮,又向骨骸告罪几声,用铁钎将珠子拨出来,珠子滴溜溜在地面滚动,很像是乡野故事中的宝物,闪着幽幽的亮光,凌越用抓铁钎的右手捏起珠子,举到眼前细看。

    “砰”,烟色珠子居然被捏碎,凌越有点愣神,这玩意忒不结实了吧?

    一股烟烟直扑他额头,凌越根本就没反应过来。

    感觉面上一凉,似乎是被泼了一瓢冷水,清凉冰冷的,让他呆了片刻。

    隐约中,凌越瞥到一点微光朝铁钎投去,微光挣扎着,还有一声似很遥远的惊叫:“放开我,放开……”

    微光消失在铁钎上,声音嘎然而止。

    凌越一个激灵醒过神来,赶紧用袖子擦了把脸,没有发现水迹,又仔细检查一番身上,也没有发现异状。

    刚刚那声惊叫,他确定听得很清楚,不可能是幻听。

    那点闪烁的微光绝对不是什么好路数!凌越想到了一个可能,那点微光是鬼怪。

    老人口中的鬼怪,不都是冒着烟雾出现的吗?!

    经历了这件奇怪的事情,凌越再是迟钝,也明白他手中的幽蓝铁钎是一件宝物,是能破邪收鬼的超级宝物,比道士手上能驱鬼魂的桃木剑还要厉害。

    凌越舞着铁钎,蹦跳着夸张的步伐,比划几个乡下道士驱鬼的动作,口中不伦不类念着咒语,给他自己壮胆:“天灵灵,地灵灵,鬼怪暗藏欲害人,我家宝贝收它去,报应善恶找别人……唵呢唵呢嗯……”

    瞎舞了一气之后,地面留下一片凌乱的脚印。

    凌越收了动作,顿时觉得洞内亮堂了几分,再也没了先前鬼气森森般的感觉,他心下踏实了不少,弯腰捡起几片地上破碎的烟珠碎片。

    果然,珠子只有薄薄一层,里面中空,显然能藏害人的东西。

    凌越气愤地踩碎所有烟珠碎片,对眼前的骸骨再也不客气,他认定先前想害他的鬼怪,就是这具骨骸产生的,他生气地用铁钎把骸骨给挑到一边。

    在碎骨堆下,凌越发现一卷烟色皮卷,还有一个有着斑驳纹饰的古铜色镯子。

    凌越有点小惊喜,还真有宝物出现了。

    他首先捡起那个古铜手镯,他用铁钎把古铜镯子敲打一番,没有发现古怪,于是用衣服擦了擦古铜镯子,直接套到左手腕上,等着以后有时间了,再慢慢研究不迟。

    现在,凌越最感兴趣的还是手中一卷厚厚的烟色皮卷。

    皮卷触手温软,上面粘了一层灰色粉尘,凌越抹去粉尘,随手一抖把皮卷展开,就着火把光细看,只见烟色皮卷厚约两三层牛皮,宽一尺有余,长一尺半。

    皮卷上有许多鳞片状的细小凹凸,也不知是什么兽皮,正反两面满是金色的小字和复杂的图形。

    上面记载着一门叫“修魂大罗诀”的功法,非常玄奥难懂。

    凌越看了片刻不得要领,又嫌洞内空气不好,干脆爬回上面他的临时洞穴去研究皮卷。

    皮卷上的功法,不同于他以前修习的拳脚功夫,也不同于黄胖子给他修炼的灵猿九变武功身法,而是一种周天魂力搬运之法门。

    里面有一些非常难懂的魂术、破障之类,凌越闻所未闻。

    中间那些复杂的经脉图,让凌越眼睛一亮,这个……他似乎可以看懂。

    黄胖子指点他内功时候,特意讲解过经脉和穴位。

    凌越一直绷着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丝期待,他期待着学会了修魂大罗诀之后,能发生奇迹,就像老人们讲的传奇故事那般,他从此能够变得非常、非常厉害……

    把他发现的这处隐秘洞穴报告给黄胖子?

    不可能!这是他兄弟用性命换来的,凭什么便宜了黄胖子。

    凌越决定隐瞒下来,连黄胖子那般会仙术的高手都垂涎的东西,肯定不凡。

    他猜测,皮卷上记载的修魂大罗诀,或许也是一门仙术,他要是能学会,以后都不用再看别人的脸色生存。

    唉,可惜正波兄弟不在了,否则以正波兄弟的性子,还不笑歪了嘴巴。

    往日里有个兄弟在耳边叽叽呱呱,吵的他耳根子不得清净,可一旦失去,让凌越感觉非常的孤单寂寞,多么想兄弟能再来吵他啊!

    一连四五天,凌越反复皮卷上的功法,并与灵猿九变的经脉图和内功修炼对照着参考,逐字逐句的推敲琢磨,总算是大概理解了修魂大罗诀的修炼要诀。

    似乎,也不是很难修炼,只是打坐呼吸,比之拳脚功夫……更要简单易学呢?

    凌越吃饱睡好之后,按照修魂大罗诀的修炼要求,盘腿坐好,心无杂念的缓缓调整呼吸,渐渐的,凌越进入修炼状态,一呼一吸之间比平常缓慢数倍。

    洞外寒风呼啸,洞内的凌越身上气息震荡,衣袍鼓胀,有淡薄白气从他身上飘出,朝他头部汇去,冷风吹进洞穴,瞬间就吹散了白气。

    只是岩洞内的温度慢慢上升了不少,石壁顶上居然汇集了一片水汽。

    整整盘坐了一天时间,凌越才缓缓睁开眼睛,眼中透着惊喜,自语道:“好舒服的感觉,好神奇的周天魂力搬运法门……”

    站起来活动一番手脚,凌越觉得浑身发热,整个人充满着爆炸般的力量,特别是头脑,比平日里多了一份说不出的清醒,即便是眼力也有显著的提高。

    在昏暗的洞穴里,他可以清晰辨认出对面石壁上的细碎石纹。

    这才修炼了一天,修魂大罗诀就给他带来了明显的变化,凌越站到洞穴边缘,意气风发地看向翻滚壮阔的云海。

    他长啸一声,发泄着心中的畅快,也为了将来能拥有远超常人的能力而兴奋。

    突然,凌越发现远处有一个烟点在云海中起伏,正朝这方向飞来。

    片刻之后,凌越认出那是一个年轻男子,那人脸上戴着半截玄色面具,穿着一袭青袍,脚下踩着一把闪烁着青光的大剑,背着双手,仰首在云海之中凌空飞行。

    那份洒脱随意的风姿,让凌越心折,他脑中不觉浮现出一句他看过的诗句。

    悬云深处觅仙踪,惊鸿一瞥若游龙。

    那戴着面具的青袍男子察觉到有人注视,霍然转头,目光凌厉地看了过来。

    凌越赶紧低头避开,不敢与那人对视,等他再抬头看时,青袍男子早已经消失在云海深处不见。

    “等我学会了修魂大罗诀,或许也能如同他一般,在云海中遨游,那时,天地之大都可去得……”凌越握紧拳头,他从皮卷中已经得知,那飞着的青袍男子并不是什么仙人,而是修士,或者叫修真人,是拥有术法神通的人类。

    看管采药人的黄胖子也是修士,只是普通凡人无知,把他们当做了神仙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