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前卷01 偷猎少年

时间:2017-11-03作者:妖言先森

    薄雾若丝,如牵似引。

    虫声、鸟声、兽声,在幽深的林子里交织起伏,偶尔,会有熟透的野果从高处掉落,“啪”,摔出一片淡淡的果香酒味。

    一道身影在树下闪过,带起一股微凉冷风,弹落十数滴露水。

    瞬间,附近的虫声戛然而止,酒香味卷入腐叶气息中,淡淡的,似有似无。

    一身旧猎装的凌十八猫着腰身,贴着一颗小树左右倾听片刻,才举起短柄猎刀,轻巧地劈开横生挡路的棘藤,朝前小心走去。

    作为一个独行猎手,凌十八必须时刻提防山林里潜伏着的杀机。

    露水打湿了凌十八涂抹的伪装,烟色、绿色、红色的汁液晕染在他脸上,和几缕脱出束缚的乱发粘连勾结一起,让他那张花脸,在阴暗的环境下看去特别瘆人。

    弯弯拐拐走了好一阵,脚下的草丛和碎石多了,树木逐渐稀少。

    听到前面石坡下有嘈杂的兽叫声,凌十八停了下来。

    一眼丈许幽潭,掩在悬空的岩壁下,滴滴答答的石壁浸水,使得幽潭常年不枯,也使得此地成了各色野兽的饮水聚集地,特别是在早晨和晚上时分。

    凌十八半蹲在他选好的一颗大树背后,稍稍平息片刻,缓缓抽出两支铁镞竹箭,插在树下顺手的位置,他反手从背后解下猎弓,细细地拆开裹在弓和弦上防水的布条,再慢慢拉开弓弦,猛然从树后闪出。

    “嘣”,空弦声响,惊心动兽。

    二十步外的水潭附近,各种兽叫和扑通落水声响,顷刻间乱做一团。

    凌十八顺手拔箭,再次拉弦,冷静地瞄准一头被挤进水潭的肥壮青羊,他的箭头随青羊转动着,待青羊挣扎着跳出水潭的瞬间,凌十八手指一松。

    “唰”,竹箭破空,准确地射中青羊的耳后位置。

    数点血花飞溅,青羊一头扎在潭边滑湿的岩石上,连打了好几个翻滚,抽搐着再也爬不起来,殷红的血色,很快就浸湿了绿黄色的岩石。

    凌十八一手抓弓,一手挥舞着猎刀,冲着草丛中受到惊吓奔出的花豹吆喝几声,把心有不甘的花豹给驱走,凌十八从坡上冲到水潭边,快速观察片刻,见附近野兽已经散尽,他赶紧把青羊拖到几步外石壁跟前,正准备给青羊放血。

    突然听得隐约有几声狗叫和豹吼,凌十八一惊,飞快拔出竹箭,抓起丢在地上的麻绳,唆唆几下,瞬间绑定了猎物的两条后腿,倒提着猎物,一声低喝,把猎物给甩到背上,在空中摔出一串的血珠子,他双手如挽花般,几下就把猎物给绑得结实。

    凌十八抓起猎刀,拔腿就跑。

    远处蒙蒙薄雾中,冲出几道身影,紧接着就是几声呼喝。

    “嘿,兀那小子,别跑,否则休怪老子放箭射你!”

    “小子,你背着猎物是跑不掉的……还不快快放了猎物,我们不为难你……”

    背着几十斤重的猎物,凌十八顺着原路,脚下像是装了风车,跑得呼呼生风,像他这种过界的偷猎行为,被人当场抓了现行,少不得挨一顿暴揍,甚至有被打残废的可能。

    凌十八心道:不跑才是傻子呢。

    “放狗,咬那狗日的,叫他再敢过来偷猎……”追着的几人见凌十八不上当,破口大骂。

    那独行小贼涂着一张大花脸,隔三差五就来光顾萧家村几处野外水源,搞得他们损失不小,他们已经发现有好几次,只是一直没能逮着那滑溜的小子。

    两条细腰猎犬狂吠着,在草丛树林中竞相奔跑,如两道烟浪起伏,十几个呼吸就追到凌十八身后,分左右两边腾空扑咬……

    “咬他,哈哈,好样的……哎呀,蠢狗,快放开那羊头羊腿,咬那小贼啊……”

    后面追着的萧家几兄弟,气得跳了起来,眼看着就要咬住小贼,两条猎犬却去扑咬小贼背后一抛一抛还在滴血的猎物,气得萧家兄弟们恨不能亲自上前,示范一遍怎么咬人,给两条猎狗瞧瞧。

    凌十八觉着背后一沉,知道两条猎狗上当,他翻起左脚一个后踹,势大力沉,只听得“嗷呜”几声狗叫,一条猎狗翻滚出老远,一头撞在树干上,几乎被撞晕过去。

    凌十八头也不回,右手的猎刀一翻,身体微微一扭,顺势用刀背,狠劈在另一条猎狗的腰背上,抽打得猎狗腾空滚落草地,猎狗夹着尾巴哀嚎倒退,再也不敢上前攻击。

    “来呀,来咬我呀!”凌十八嘿嘿回头,呲牙一笑,再次拔足狂奔。

    “射箭,快射他,气煞老子也……”萧家兄弟气急败坏呼喝着。

    离着有二十丈远,几支竹箭对凌十八没有半分威胁,“咄咄”几声,竹箭早被杂乱的树木给挡遮住,凌十八几闪,人已经跑远。

    萧家领头的壮汉把弓一收,喝道:“太嚣张了,再追,那小贼背了猎物,他跑不远的,今儿追到天边,也要逮着他。”

    有人想抄近路追赶,林子里的杂枝荆棘遍地,抽打得他们叫苦不迭,反而越追越远去,不得已又汇到一起,沿着凌十八跑过的路,七弯八拐着追赶。

    翻过两个山头,不觉追出了萧家地面,终于离那小贼只有十来丈远,而且前面的树木稀少,视野开阔,背着猎物的小贼跑得脚下踉跄。

    萧家壮汉大喜,喘着粗气骂道:“你小子跑不动了吧……等下看……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哎呀!”

    追在最前面的汉子突然身体一歪,他一脚踏进了一个被草皮遮盖的浅坑,身体收势不住,一跤摔去,斜着撞上一颗小树,地面上唰唰弹起几条树藤,把后面几人给拌得跌成一堆,呜呼哀哉一片。

    “花脸小贼,你耍阴招……哎呦,待会老子就带人打到上林村,非逮着你不可……”

    凌十八听得动静,立马精神起来,他回头啐了一口,怪声怪气地倒打一耙道:“你们几个小贼,真是好大的胆子,偷猎偷到咱上林村来了……有种你们在这等着,二狗叔他们马上就到。”

    说罢,凌十八做了一个鬼脸,吹声口哨,扭扭屁股扬长而去。

    萧家壮汉爬起来四处看看,顿时有点傻眼,还真他娘追过界了。做为猎人,偶尔偷偷别人家的猎算个屁事,野物天生地养,能偷到那叫本事,只要没被当场逮着。

    “六哥,还追吗?那小子……太气人了!”

    “还追个屁,不嫌丢人呐!快走,别他娘的叫人家给一锅端了。”

    萧家壮汉骂骂咧咧把几个兄弟踢起来,一瘸一拐朝原路回去,琢磨着要想个什么招,不逮到那可恶的花脸小子,实在是不解恨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