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14章 撼地

时间:2018-07-1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并不知道他藏进雪域的行踪暴露了,说到底,还是他修为境界跨度太大,见识和阅历不足,对于高阶修士的神通了解不够。

    与天老在一起的时候,天老也没有教导过他关于这方面的常识。

    那时候离他现在的修为层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天老闲得无聊,最多唠唠他打劫过的宝库,也不会说到六阶、七阶修士的本事。太过好高骛远,会影响低阶修士的心境磨砺,天老怎么可能犯这种低阶错误?

    深入悸动雪原五千里之后,凌越发现前方隐约有让他心悸的危险,便停了下来。

    在五峰冰潭那几年,他曾经查看过严若火他们收集的有关翰元星的玉简。

    特别是关于邙煌雪域的资料,对于悸动雪原深处禁地的虚空裂痕,以及裂痕的危险,凌越还是知道一些。

    放出感知探查一阵,他发现感知在六百里外,受到了严重的压制和侵蚀。

    凌越赶紧把感知收了回来,他进入此地,是想闭关参悟自己的修神功法,没有要进入禁地冒险的打算。

    又横着寻觅一阵,凌越选择了一处让他觉得安全的雪地。

    他身上燃烧着蓝色火焰,缓缓地沉入厚厚的冰层雪地,一直下到十丈左右,才探到冻得僵硬的泥土岩石。

    在凌越的有意控制下,蓝色火焰散发出巨寒之力,在泥石中逼出一条容身而过的通道,等得凌越过去,泥石也如上方的冰雪,又慢慢地合拢,把通道给消弭无痕。

    深入五十丈左右,凌越弄出一个两丈大小的空间,做为他这次潜修的临时洞穴。

    盘坐着,把赫灿送他的典籍又重新查看了一遍。

    这些典籍对他来说,太过初级,几乎没有借鉴的意义,除了那三个代表不同意思的神之残文,他以后或许会花些时间研究。

    凌越思索片刻,把心神沉入气旋,缓缓体悟气旋中隐藏的火之残文。

    他得了赫灿的指点,下意识觉得,他修神的根本还是与最早辨识的火之残文有关,要参悟出正确的修神功法,很可能得从火之残文着手。

    即便是方法不对,也只是浪费一些时间,对他也没什么损害,大不了再换一个办法尝试就是。

    在冷漠的心境下,凌越没有患得患失的心思。

    过了片刻,火之残文从气旋中浮现出来,凌越像个冷静的旁观者,看着火之残文跳跃、伸展,然后再弯曲变化成一颗缕空的珠子。

    一缕晶亮的青紫色,悄然出现在残文珠子的表面,在上面灵活地盘旋游动。

    所过之处,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蓝色火焰,很快,火焰便连续成片,把珠子给遮掩其中,一层层深浅不一的火焰摇曳着,重重叠叠堆积,像盛开的蓝色花朵,变幻着,闪烁着。

    不知不觉中,凌越的心神沉醉在绚丽的火花变化之间,他入定了。

    身上的火焰早就敛去,整个人发散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不一会,地下空间内便弥漫起了金色雾芒,像光茧一般把凌越给笼罩其中。

    修行无岁月,时间如流水悄然逝去。

    血炎宗众多高高在上的六阶修士,外人眼中的老祖级别大人物,像无头苍蝇一般,在数千里之广的悸动雪原外围,来回穿梭搜寻。

    任何一点值得怀疑的雪地他们都不能放过,要扒开检查看看。

    身份更加尊贵的荣姓师叔,自然不可能再干这种没有技巧的苦力活。

    他悬停在雪原上空百十丈位置,闭目养神。

    那枚用来探查的毫针,在寒空中漫无目的乱转不息,一转就是三年。

    许赤焰真是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大嘴巴子,在这酷寒之地,他们把整个雪原翻了好几遍,可就是没有找着躲起来的凌十八。

    那小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藏得无影无踪。

    另外的五个血炎宗高手非常怀疑,他们要寻找的凌十八,或许根本就不在此地?

    荣姓老者一句话便让他们不敢反驳:“凌十八肯定在此地。继续,用法术把雪原翻过来,也要找到那小子!”

    这样偏僻酷寒之地,寻常的修士也没那个本事飞过来赏景。

    他们折腾出一些大动静也是无妨,万一有找死的家伙闯入,随手灭杀了事。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连荣姓老者都有些怀疑,凌十八说不定是躲进了悸动雪原最危险的深处时候,他身前的毫针终于停止了乱转,突然摇摆着指向西北位置。

    荣姓老者睁开眼睛,喜得胡子都翘了起来,笑道:“住手吧,那小子已经出关,老夫找到他的位置了。”

    身影几晃,荣姓老者出现在两千里外,再把毫针放出,想要确定准确地点时候,毫针又开始乱转。

    许赤焰与其他几人都闪身出现在附近,见状不禁面面相觑。

    荣姓老者嘿然冷笑一声,道:“那小子已经察觉到了外面的危险,用秘法收敛了气息……他就在这一带,你们把他找出来。”

    荣姓老者随手一划,一道清晰的土色灵力线圈,把附近三十里雪原给圈了起来。

    许赤焰二话不说,飞到灵力线边缘,双手伸出化作两个百丈大小的掌影,“呼呼”,掌影翻飞扒拉着冰雪,他失去了蛮荒赤火,只能用最笨的办法来翻找。

    其他修士各占一方,或法宝、或法术,各显神通快速在雪地里挖掘翻查。

    “砰砰啪啪”,一时间显得非常热闹。

    荣姓老者则飞在最中间的空中,观察着毫针的细微变化,他不会再给那小家伙任何的机会,只要凌十八敢露出破绽。

    如果不是为了完好无损的活捉那小子,荣姓老者有很多大威力的手段使用。

    随便一招撼地术,就能叫雪原数百里塌陷。

    只是那样的话,若是凌十八那小子正巧处在撼地术爆发的左近,又正闭关的话,很难存活下来,这不是荣姓老者愿意看到的。

    空中的毫针突然又摇摆着指向一个区域,似乎有些不确定,摇晃得有些厉害。

    荣姓老者眼睛一瞪,等得毫针摇摆的幅度稍小,他迫不及待右手一探,朝着下方翻开的雪地狠狠一抓。

    一个虚幻得几不可见的掌影,笼罩了十余丈范围,无声无息渗入冰雪地下。

    荣姓老者凝神感受着,片刻后,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神色显得有些轻松。

    许赤焰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这边,有人叫道:“哈,终于逮着那小家伙了,这次看他哪里跑……”

    话音未落,荣姓老者突然脸色一僵,探入雪地的掌影出了地面。

    透过虚幻的掌影,可以清晰看到,掌影摄出来的是两截断裂的极品法刀,闪烁着银色光泽,那上面留有凌十八以前的气息,只是很微弱。

    接连两次失误,使得荣姓老者脸上有些挂不住。

    虚掌稍握,“嗤嚓”,断刀化作一团粉碎的金属沫。

    “哼!”荣姓老者散去虚掌,冷哼了一声,也不见他如何作势,右手扬起,轻轻朝着远处灵力线外一拍,这一掌轻柔得连空中飞舞的雪花都没有带动。

    “嘭”,一声异常沉闷的震响从地下深处传来。

    附近的许赤焰等人脸色微变,都朝后退出数里,那声音震得他们心头有些难受,师叔终于用出了大威力的神通撼地术,这下够那小子喝一壶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