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12章 追踪

时间:2018-07-11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终于停了下来,他落在一片平坦望不到边际的雪原边缘。

    再前去就是邙煌雪域的最深处,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号称翰元星三大禁地之一的悸动雪原。

    此地的空气已经冷酷得无法呼吸,如果修为不够,四处弥漫的淡蓝色气流,会缠绕上来在瞬间把人给冻毙凝固。

    凌越身上闪烁着蓝色的火焰,对于空中飘荡的气流视而不见。

    他觉得这地方非常的舒服,很适合他闭关修炼,不用担心不相干的人前来打扰。

    微微闭目,凌越的灵觉感知潮水般向极远处扩散,一直扫视约三千余里到他的感知极限,只看到雪地里有极少数的低矮植物生长,没有发现雪兽的气息。

    除了风雪呼啸,这里沉寂荒凉得让人绝望。

    凌越飘然朝前走去,身后厚厚的积雪,没留下他半分印记。

    不过片刻,整个人便消失在茫茫雪雾,巴掌大的雪花飘舞,一如往常不变。

    翰仑大陆上轰轰烈烈的大剿灭开始了,无数的修士在各宗门的组织下,从禾珞城、浮沃联城出发,朝着野巨人占领的地盘扫荡。

    一心期待盼望着这激动人心一刻的彦文卿,此时只能愤愤地做壁上观。

    他被他家老爷子彦希堂给禁足了,连同茅一和、严若火等五人,以及与神秘的凌十八大有干系的闵斐,全部给押送回紫闻书院软禁了起来。

    严若火劝解道:“你就别出去添乱了。没听你家老爷子说嘛,凌十八那家伙伙同野巨人老祖,斩杀了琥竹观的六阶老祖……这时候出去非常危险,咱们先避避风头。”

    茅一和对野巨人痛恨入骨,他是最恨不得能亲手斩杀几个野巨人的。

    此时也说道:“有血炎宗和琥竹观出手,野巨人已经不成气候,覆灭只是时间问题。咱们与凌十八的关系,知情的修士大都战死了,还有些修士,他们本身也与凌十八有交情,大家都不会乱说,但还是小心无大错,先躲躲吧。”

    彦文卿气恼叫道:“我与凌十八有个屁的干系,我们都不熟的好吧……”他真是好气,关键时候不能亲自上场,白白守了二十多年的城,苦也白吃了。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这家伙口是心非,当年为了送个信,能横穿大半个翰仑大陆,现在又撇清没干系,他是想出去想疯了。

    彦文卿自己也笑了,见闵斐愁眉苦脸蹲在角落不说话,飞上前好奇地问道:“嘿,闵老头,你干嘛呢?放心吧,凌十八那小子滑溜着,他不会吃亏的。”

    “我才不担心他呢。”闵斐眨眨眼睛,道,“我刚刚买下两家店铺啊,灵晶都交了,还没来得及办理交接、更名等手续呢,就被抓来了,你们说我烦不烦?”

    彦文卿一愣,盯着闵斐的老脸,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这么点小破事,有什么烦的……行了,行了,别哭丧着脸了,我叫人去给你办了,真是,多大点事啊。”

    闵斐一骨碌爬了起来,喜笑颜开拱手:“那就拜托三少主了。你不知道啊,我选的两家店铺位置绝好,价格便宜,像是捡的。这不才交了灵晶,城内就开始疯传人族要反攻野巨人,哈哈,你没看到那老板的脸色啊,青了又白,白了又红……差点活活气死。”

    彦文卿明白过来,闵斐这老家伙是把他当枪使啊。

    从反攻的消息传开,到他们被逮回来,中间相差了整整一天时间,肯定是那店铺老板反悔不干了,闵斐与人家扯皮呢,这是要借紫闻书院的名号替他找回场子。

    闵斐是察言观色的好手,马上谄笑道:“三少主,两家店铺除了有一家是我家主人的,另外一家,在座各位都有份啊,有生意大家做嘛。”

    严若火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个人精,下手的时机掐得刚好。我们几个就不要了,你留着与三少主合伙吧。”

    “别啊,我一口气买下两家大店铺,就是打算与各位一起分润。大家别推脱,这也是家主人的意思,他说不能亏待了兄弟们。”闵斐忙道,甚至不惜把凌越给推出来做挡箭牌。

    他势单力薄,即便是走狗屎运捡到两家店铺,凭他的本事也保不住,说不定还会惹来杀身之祸,这种背地里的阴恶勾当,闵斐见太多了,他自己就替人家干过。

    原以为背靠主人这颗大树好乘凉,谁知大树突然跑了。

    闵斐肯定得多抓几根篱笆,最主要的是必须抓住彦文卿这颗树苗,店铺才能开得下去。

    茅一和有些意动,他收留了好些被野巨人俘虏而伤残的人族修士。

    现在那些修士正由他以前的手下楚锦天等人照料,有一个源源不断赚灵晶的门路,可以让他缓一口气,也能让大家多一份修炼的资源。

    “行,既然凌十八这样说,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茅一和拱手表态。

    彦文卿无所谓地点点头,道:“闵老头,把你买店铺的契约给我吧。”

    接了契约仔细瞧了瞧,他弹了弹皮卷,笑道:“成啊,咱们都弄个掌柜的当当,哈哈,换个新鲜的玩玩,也还不错。”

    “那是,那是。”闵斐悄然松了口气。

    以后有店铺了,他哪还用得着再做无本的买卖?他现在是有地位有身份的人了。

    ……

    看着深山环绕中一座巨大平台上残破炸碎的传送大阵,许赤焰脸色异常难看,劳师动众居然就是这样一个结果,连根野巨人的毛都没有捞到,叫他如何交代?

    “看来野巨人对这一天,是早有预料和准备啊。这星空传送阵有些年头了,他们只是拼装了使用。”一个灰白头发的高大修士,仔细查看一番残阵之后得出结论。

    “那什么凌十八呢?难道也跟着野巨人走了?”空中一名气势不凡的老年修士,脸色红润光洁,穿着一袭暗青色的长衫,身周有三道彩光在不停盘旋。

    他抚着胡须朝四处打量,像是自问,又像是在询问附近的许赤焰。

    许赤焰最担心的也是这一点,如果凌十八和野巨人一同传送离开了翰元星。

    星空茫茫,又将去哪里寻找?

    好不容易才发现一个修神者,就这样失去踪迹,他哪甘心啊。

    他当时趁着重伤的武长风不备,痛下杀手,也是冒了非常大的风险,万一要是让武长风的灵婴逃脱,他肯定得惹下不小的麻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