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10章 戕害

时间:2018-07-11作者:妖言先森

    电光火石间,许赤焰的思绪转得飞快,他觉得他隐隐抓住了一个大秘密。

    翰元星上,在人族与野巨人争战几十年的当口,那小子还能与野巨人保持密切关系,这其中肯定有蹊跷……难道是野巨人推崇的神眷修士?

    一想到神眷修士,许赤焰恍然大悟,对方使用的竟然是神元力!

    是与道修的灵力、魂修的魂力完全不同的一种能量。

    难怪他觉得有些熟悉,却又想不起来,因为修神者消失在修真界已经太长时间。

    而他们血炎宗恰巧对修神很有研究,他听说过几次,也看过一些相关的玉简典籍,否则,还真猜测不透这其中的古怪。

    许赤焰堪破了这中间的隐秘,哪里还有心思与凌越争斗?

    朝着空中的蚀灵宝印一指,蚀灵宝印再次旋转着迎了上去,而许赤焰趁机朝后面瞬移走人。他也想通了对方为何在临战之际,要请教赫灿关于法力的调用问题。

    一个初入修神的小家伙,什么都不懂,开始时候争斗的手法生涩,是不熟悉体内的力量缘故。

    野巨人对神之残文和修神功法的研究,方向不同却不会比人族差。

    得到赫灿指点之后,凌十八的实力进步也就有目共睹。

    “住手!凌道友,有话好好说,别为了一个隐藏起来的遗族修士,伤了咱们人族修士的和气。”许赤焰出现在百里之外。

    他一晃手收回了被刀芒击出两道刀痕的蚀灵宝印,忍着心疼叫道。

    凌越劈得正爽,见对方退去远处,他也没有办法再打,六阶修士之间只要不是实力相差太远,或者用阵法困住,争斗的时候想逃,总是有办法的。

    寒雾一收,凌越显出身影,空中只剩寥寥的几缕赤色火焰没有炼化。

    凌越袖子一挥,蓝芒闪烁间,连那几缕赤火都没有放过,扫了一眼另外一边还在争斗的两人,道:“凌某记得,是你们紧追着凌某不放的,倒还变得有理了。”

    他身影陡然融入空中,接着出现在武长风身后三十余里,也不搭话,举起咫尺刀狠狠几刀劈去。

    一片青金色刀芒残影,如水幕般朝着武长风合围。

    人族修士又如何呢?利益之下自相残杀的情况他还见得少吗?凌越早就不信这些冠冕堂皇的言语,他只信实力对等和交情。

    赫灿见状奋起余力,祭珠爆发出数道光柱,绞杀向武长风的另外两面。

    武长风偶尔也留意另外一处的斗法,见许赤焰那老家伙居然斗不过一个毛头小子,还放任对方来围攻他,真是把他给差点气炸。

    四面被围,武长风现在是退无可退,他也是个狠人,瞬间便有了决断。

    他身上冒出浓郁的青色光华,一道半月状青色旋风寒芒绕着身周环绕不息,闪身朝后暴退。

    他还不信了,一个才刚刚晋级的小家伙,即便是凭着法宝犀利,又能耐他何?

    而正面冲撞赫灿老怪,武长风心有顾忌。

    他担心那老不死的发疯拉着他一起同归于尽,他可还没有活够,犯不着与一个即将油尽灯枯行将就木的老家伙拼命,万一被缠上了,将是很危险的事。

    “嗨!”凌越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兴奋,暴喝一声。

    整个人都跳了起来,双手持刀,在光幕之后又狠狠劈去蓄势待发的一刀。

    那刀幕声势赫赫,却只是虚张声势的花架子,而凌越真正的杀招,才刚刚发动。

    破空的撕裂声,终于让选择后退的武长风心生不妙,继而面色大变。

    他此时再要改变方向已经来不及了,索性咬牙把体内的灵力疯狂灌注进入护甲,顺手抓住盘旋的青色旋风,抛起朝上方挡去。

    拼着受些损伤,武长风也要从凌越的方向突出去,外围有许赤焰接应他,他不担心有陨落之险。

    “嗤嚓……”

    青色旋风才与青金色刀芒接触,便遭受了其内蕴藏的破空之力重创。

    仅仅僵持一息,那青色旋风给劈飞出去,露出半月状的法宝本体在空中抛飞。

    武长风抢在刀芒停顿的空档,闪身以极快的速度突围,直往许赤焰的方向飞去,突然四周温度一低,一片星星点点的蓝色火焰出现在空中,挡住他的去路。

    火焰盘旋着,化作一片延绵二十余里的滚滚寒雾。

    凌越则站在寒雾中间,掐诀一指,追杀而至的青金色刀芒,再度气势汹汹劈向停住脚步的武长风。

    武长风怒喝一声:“小子,欺人太甚!”

    飞身而起,口中喷出一颗青色的钉子,尖啸声中,钉子如利箭般射向刀芒。

    就这么耽搁了一会,赫灿的攻击到了,数道交织的橘色光芒,突然出现并缠到武长风的身上,武长风咆哮一声,身上青光大冒冲出侧面的包围,他头也不回去得远了。

    “砰”,青色钉子剧烈爆炸,与金色刀芒同时消失在空中。

    凌越眼神一凝,没有再度追击出手,六阶修士太难杀了,手段层出不穷,能够把对手给驱走,已经算是胜利。

    赫灿双手连掐几下,远去的武长风痛哼几声,在空中踉跄着与许赤焰汇合。

    “哈哈,痛快,好久没有战得这般痛快……”赫灿在最后关头暗算并重创了武长风,心情颇为畅快,丝毫没有将死的颓废。

    “啊……”远处突然传来武长风的惨叫怒骂,“小人……你不得……”

    许赤焰脸上挂着一丝得意,几剑把禁制住的武长风给斩得七零八落。

    可怜一代高手,重创之下连灵婴都没来得及逃脱,便被自己人从背后给戕害了。

    凌越的内心再怎么冷漠,也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他有些弄不明白,许赤焰为何会突然对重伤的武长风下如此毒手?

    因为利益?能够一起执行任务的修士,多少会有些交情吧。

    会有什么利益比活着的朋友还重要呢?

    许赤焰随手收了空中散落的物品,连残躯一同收拾干净,对着这边两人意味深长嘿嘿一笑,便瞬移走人了,走得干净利落。

    赫灿咳嗽一声,朝下方残破的山头飘落下去,道:“他看穿了你的身份。”

    只简单的一句话,便让凌越醒过神来,原来许赤焰杀人灭口,是为了保守他修神者的秘密,并不是因为其他。

    许赤焰已经惦记上了他这副修神者的躯体,不容许武长风泄露出去,即便武长风可能什么都没有看出来,也选择宁错杀不放过……真是关乎好大的利益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