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04章 如此简单?

时间:2018-07-07作者:妖言先森

    许赤焰没有选择夹击赫灿,而是从高空俯冲飞向凌越,赫灿那老家伙自己作死,他不想去跟着凑热闹,只要武长风拖得一阵,赫灿就嚣张不起来。

    凌越冷冷地瞥了一眼,没有迎战,也没有选择与赫灿汇合。

    反而转身朝外围飞去,他此举大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连许赤焰都愣住停在空中,不知是该追还是放任凌越走人?

    赫灿正控制着光影与武长风缠斗,见状叫道:“凌道友,咱们再合作一把如何?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而且这两个老家伙也不会放过你的。”

    他通过凌越送他的那缕蓝『色』凝焰,察觉到凌越隐身的具体位置。

    把许赤焰『逼』去凌越的方向,也是想创造寻求与凌越合作的机会,他没有料到,凌越会隐匿在暗处是如此冷漠的反应,对他被人围攻来了一个视而不见。

    他也是『逼』不得已,才通过蓝『色』凝焰,让凌越现身出来。

    到现在为止,他没有拆穿凌越修神者的身份,而以他最讨厌的道友来相称呼。

    凌越头也没回,道:“我连体内的法力都调用不了,拿什么与他们斗?”

    这话说得许赤焰两人有些莫名其妙,法力调用不了?骗谁呢?那遁身术不调用法力能施展吗?还跑出了上万里。

    他们有些搞不懂两人的复杂关系,下一刻,两人同时朝赫灿发起攻击。

    先缠住正在燃烧灵魂的老家伙,让赫灿一直这样燃烧下去。

    要不多久,就可以『逼』迫赫灿燃烧到死,而后再来对付凌越,即便是凌越趁机溜了也不打紧,赫灿是必须要抹杀的,否则会后患无穷。

    赫灿控制着祭珠和晶影,狠斗二人,一时间还能有守有攻。只是心中苦笑,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的感觉,他终于知道问题是出在哪里?

    初入修神的修士,会有段时间经历一种特殊的心境磨砺,叫洗心明『性』。

    修神者的『性』格会慢慢朝着对立的方向起些变化,凌越表现出来的冷漠,就是洗心明『性』在起作用,而且越到后面,会表现得越严重,最严重时候众叛亲离都属正常。

    赫灿也只是道听途说过修神的一些表像,正确与否,他哪里知道呢?

    他上次与凌越见面交谈,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也就没朝这方面去想,现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凌越对他冷漠得不近人情就耽误大事了。

    “等等,我有办法让你调用部分法力。”赫灿叫道。

    “什么办法?你说。”凌越停下来问道。

    他本能地觉得,可以趁此机会从赫灿手上压榨出对他有用的东西,就按照本能来实现自己心底的想法,并不觉得此举与以前的『性』格相悖。

    赫灿被许赤焰两人锁定攻击,连遁身术都使用不出。

    他一直在燃烧灵魂的力量,明显感觉后续乏力,传音叫道:“体悟你最初识辩的神之残文,用心神体悟,这是通用的方法。”

    凌越只需要稍稍点拨,心中便恍然大悟,方法原来如此简单!

    对于他体内的那个火焰残文,凌越太熟悉了。

    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身上腾起了淡蓝『色』的火焰,附近的温度迅速降低,有寒雾出现,接着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霜花。

    很快他身上的火焰颜『色』加深,变做宝蓝『色』,继续变幻着,最后带有一丝青紫『色』。

    许赤焰离得凌越只有三百余里,对六阶修士来说,是很短的距离。

    在凌越身上的火焰出现瞬间,他体表覆盖的赤『色』火焰,居然有一丝颤栗。

    这让许赤焰心惊的同时,也有些好奇,那小子拥有的难道也是天地灵火?看着有点像是冰蓝灵火,却又不太像,颜『色』和表现出来的气息有区别。

    难道是他不认识的变异灵火?否则,他的灵火怎么会表现出来一丝害怕?

    他收服的是一朵蛮荒赤火,培育了数千年,花费了他大量的心血,还差少许便能进化出灵智。

    若是能够吞噬那小子身上的变异灵火,他的蛮荒赤火或许就晋级灵焰了。

    一旦他的蛮荒赤火能进化成蛮荒灵焰,对他本身的实力,将是一次极大的提高,而且对于他以后感悟晋级更高层次的境界,也大有好处。

    想到此处,许赤焰砰然心动,传音叫道:“武兄,麻烦你牵制住赫灿老怪片刻,待许某前去干掉那小子,免得他们联手起来,让赫灿老怪得了机会趁机溜掉。”

    武长风也是第一次见识,临阵了还在讨教法力调用的六阶修士。

    对于凌越身上浮现的火焰,以及火焰的变化,他稍有些吃惊,看情形那小子还真是初学乍练,法力强弱变化,前后非常明显啊。

    武长风没想到是许赤焰看上了对方的火焰,传音回道:“许兄最好是趁那小子现在不防备,先用法宝把空间禁锢,让他一时逃不出去,再用手段收拾他。”

    许赤焰笑着点头,他也有此想法,掏出一个中空球状的法宝,把自身的火焰灌注进去,很快那球状法宝化作一圈翻滚燃烧的赤焰。

    攻击赫灿的同时,他脚下悄然拉开了距离,朝着凌越方向接近。

    赫灿虽然应对得有些狼狈,凭他的经验,还是察觉到了许赤焰的意图,直到那圈火焰出手之后,才提醒叫道:“凌道友小心!”能把凌越拉下水,赫灿正求之不得呢。

    他一个人不可能对付得了对方两个,而遗族正是布阵调试的关键时刻,他必须把这两个老家伙给拖住。

    凌越留有一丝感知在百里外,就是防备别人偷袭。

    待得他发觉周围的空间有些凝重异样,也听到了赫灿的提醒,睁开眼睛,身上的火焰在瞬间收敛无形,他整个人有种飘飘欲飞的清爽感。

    不同于前些日子的混沌,他现在一呼一吸之间,体内的力量随之而动。

    短短片刻体悟他熟识的神之残文,让他终于能调用体内部分神元力,这种能掌控自身、久违了的熟悉感觉,也稍稍冲淡了他心中的冷漠。

    “小子,束手就擒吧,你是跑不出去的。”

    许赤焰闪身飞进火焰禁制的空间,黑红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

    像这样大型的空间禁制,可以限制六阶修士用遁身术和瞬移逃走,并不能阻挡六阶修士的几次攻击,当然,他也不会给凌越有攻击禁制的时间。

    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