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600章 遁身而去

时间:2018-07-06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心中稍惊,朝着身后的妖蛛和枯蛟藤连抓,把它们收进兽袋,拱手微微示意,下一刻,他的身影突兀地消失不见。

    “遁身术六阶修士!”赤袍修士惊讶地低呼出声。

    他与黑袍修士一晃身飞到空中,朝整个禾珞城大范围扫视。

    下一瞬间,他们便看到了凌越出现在最北的城防阵法边缘,而他们之间还隔着好些阵法壁垒,现在是争战时期,城防阵法暂时不会收起。

    “前面可是凌十八凌道友?还请留步,老夫有话说。”赤袍修士叫道,声音穿透阵法,轰隆隆传遍了整个禾珞城,惊扰得城内的修士都看向空中。

    他们这次过来,主要是为了突然出现的遗族老祖。

    而关于凌十八的种种信息,赤袍修士两人之前却没当回事。

    现在才发现,下面办事的那些小家伙全都看走眼了,这个凌十八不简单啊,居然也是隐藏着的六阶高手,幸亏他们是两人过来。

    凌越可没有停下与对方闲聊的打算,他利用进出城防的玉牌,瞬间出了阵法。

    对赤袍修士方向再次拱手,道:“凌某另有要事,下次再与道友述话,告辞!”

    他毫不迟疑朝北飞去,突然一下又消失不见,这次是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

    赤袍修士见那小子不上当,气得狠狠地一拳砸在阵法上,激起了阵法剧烈的波动,而与城防阵法相连的警钟,接二连三发出巨大的“铛铛”警告声。

    楼季业等人与城内其他修士一样,陷入巨大的震惊当中,原来与他们打了好些天交道的凌十八,居然隐藏了修为,还是整个修真界都比较少见的六阶高手。

    这发现让许多人都有些后怕,特别是曾经被凌越禁锢过的那两个修士。

    他们两人身躯微颤,脸色隐隐发白,为捡了一条小命而侥幸不已。

    黑袍修士冲发呆的楼季业低喝:“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阵牌给老夫二人,再耽误片刻,就追他不上了。”

    整个翰元星不允许有六阶修士逗留,这是附近修真界在当年达成的共识。

    除非经过特别允许,否则所有进入的六阶修士,都将要受到严厉的处罚。

    他们一眼便看出,凌十八属于才晋级不久的六阶修士,而且面目陌生,很可能是远处来的不知道规矩的家伙。

    选择用遁身术赶路,而不是瞬移,那小子是不懂还是故意炫耀?

    黑袍修士两人有些奇怪的同时,当然也不会这样轻易放过凌十八。

    而禾珞城的城防大阵,经过这么些年的特别加固处理。

    他们要打破阵法,也得费点时间,还不如直接用玉牌出阵来得便捷。

    楼季业受了黑袍修士一喝,一个激灵,赶紧掏出两枚玉牌抹过,在瞬间给予了两人进出阵法的极大权限,把玉牌丢给黑袍修士二人。

    黑袍修士两人出了阵法,只稍稍扫视便用瞬移追了上去。

    楼季业掐诀停了警钟发出的响声,抹一把额头上的虚汗,冲一脸呆滞的伍渊和彦希堂传音笑道:“伍兄,彦兄,难得今日有空,不如去楼某府邸小酌几杯?”

    凌十八是六阶修士,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楼季业不管凌十八将要面临什么样的惩罚,或者逃脱惩罚,但是不妨碍他通过伍渊和彦希堂,多了解一些关于凌十八的信息,他可不敢得罪一个六阶修士。

    若是可能,他还想趁机能交好一个落难的六阶修士呢。

    凌越还没有自大到仅凭着他领悟的些许手段,能对付两个真正的六阶修士。

    他果断地选择了走为上,暂时避开六阶修士的纠缠。

    等得有实力了,最少也得等他能控制体内暴涨的法力,有信心面对六阶修士的时候,他才会选择出关。

    他一直记得赫灿的提醒,有人族高手专门夺舍修神者的身躯。

    所以最近这段时间,他一直都不高调,连惩戒那两个五阶修士的时候,也只稍稍用了些手段,不让其他五阶修士看出端倪,就是为了避免引起其他修真星球六阶修士们的注意。

    彦文卿等人只是他的临时护卫,再加上紫闻书院的影响力,他们不会吃亏,最多被盘问一些情况。

    在西幕城守城时候,凌越救治过非常多的修士。

    再加上胡知林等治愈大师的鼓吹,导致他在翰仑大陆的名气很大。

    但是如果盘根问底,却没人能知道凌十八的具体来历。

    而知道凌十八真正来历的只有天魂子和摄魂等人,凌越旁敲侧击打听过,发现战魂宗以及希蛮仆族新组建的希门,在争战开始的那两年就销声匿迹。

    凌越猜测,天老他们肯定是通过古铜手镯,由摄魂带着,早就转移去了西翰大陆,或者已经离开了翰元星。

    他根本就不用为朋友们担心,更不用担心他的来历被高手大能查知。

    在禾珞城的这些日子,除了聚火诀以外,凌越琢磨最多的便是遁术了。

    心绪无波,凌越非常从容的体悟着隐入天地快速遁去的神奇感受,失误很少,或三百或五百里,以极快的速度,朝着西北的方向而去。

    黑袍修士二人慢了片刻出城,离了有两千多里。

    一时间追赶不上,而且那小子忽左忽右,行踪有些飘忽不定,但是大体的方向是西北,他们看出了凌十八的意图,是要去与遗族老祖汇合,顿时有些急了。

    一个隐居了四千多年的老怪物,可不好对付啊。

    “许兄,你尽管追踪那小子,武某使些法术,来干扰他的遁身术。”再次出现的时候,黑袍修士说道,双手开始结印掐诀。

    许姓赤袍修士道:“好,那小子的遁身术有些古怪,武兄能绊住他是最好了。”说着,整个人又瞬移消失不见,附近的空气只起了很小的波动。

    六阶修士的遁身术很少用来赶路,很耗法力,而且相较瞬移的距离有些短。

    遁身术无影无踪,大多是用来对付低阶修士,或者在争斗的时候使用。

    而瞬移的缺点是不够灵活,相对遁身术用时较长。

    凌越使用两次遁身术的时间,赤袍修士他们刚好才使用一次瞬移,加起来距离差不多,但是凌越的遁身术非常灵活,让两人总是追岔,然后再修正又要浪费时间。

    黑袍修士盯着西北方向,探查到凌越再次出现,他右手一扬,喝道:“凝!”

    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