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97章 主持公道

时间:2018-07-06作者:妖言先森

    吉弥等四名遗族修士一怔,这也是他们第一次见识凌大师出手。

    果然是实力高深莫测,前后不过几息,便随手禁锢了两个货真价实的五阶高手,而且到现在为止,那两个五阶高手都没能挣脱凌大师的禁锢。

    吉弥恭敬地躬身道:“回凌大师话,刚刚我们正在商谈交换俘虏的事项,请大师示下!”他明白大师是想促成交换俘虏,才故意如此明知故问。

    凌越直接问道:“你们手上,目前有多少人族的俘虏?我要实际数目。”

    吉弥犹豫了一下,还是回道:“总共有五百三十六人,其中灵婴有”

    凌越摆了摆手,示意不用那么详细,回头又问道:“人族这边有多少遗族的俘虏?”他这次是问的坐在人族谈判主位的冀让。

    冀让脸上稍有些尴尬,道:“这个具体的数目,我也不是很清楚。”

    凌越看向飞进来的楼季业,问道:“大都督可知道具体的数目?”

    楼季业从对话中已经知道是为了何事,他拱手笑道:“这些事情一直是裘道友他们在统计,我还真不是很清楚。”他一口便推得干干净净,把自己摘了出来。

    见识了凌大师的本事之后,楼季业等人心惊之余又暗自庆幸,能折服野巨人的家伙,果然是不好招惹,各自都在猜测,凌大师到底是什么实力?

    凌越愈发失望,人族这边连最基本的交换俘虏都不上心。

    他不再指望这些高高在上的高层们,会在意替他们卖命的小小修士的『性』命。

    心底一直被他压抑的冷漠情绪,被触动释放出来,而凌越却并不自知。

    “我不管你们双方想怎么谈?但是,俘虏一定得交换三天吧,三天之后双方把抓获的俘虏带到此地交换,遗族能交换的俘虏数目是五百三十六人。”

    凌越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环视一圈人族这方的五阶修士。

    “我希望人族把所有抓获的遗族俘虏,不管是以前抓的,还是双方争战时候抓的,只要有口气在,都请务必带到此地用于交换!谁家有多出的俘虏,一律用晶石或材料宝物做补偿用来交换。”

    这番话凌越说得颇为强硬,并且不留商榷余地。与人太客气了,别人把客气当做软弱。

    吉弥感激躬身道:“多谢凌大师主持公道。”

    他们遗族在离开翰元星之前,肯定是想尽力能多救几个族人脱离苦海。

    到目前为止,所有的族人在朝着某个方位集中,而知道具体迁移计划的,只有五阶高层,他们连凌大师都瞒着的,不敢走漏了半点风声。

    楼季业稍稍『露』出一丝难『色』,还是点头道:“如此处理甚好,便依大师之言。”接着传音求情道:“大师,还请饶了裘道友他们一次吧,回头楼某再训斥他们”

    凌越伸出左手,随手比划了几下,空中有点点蓝芒闪动,他收回了禁锢两人的蓝『色』凝焰。

    他只需要杀鸡骇猴,达到威慑的目的就行了,并不需要杀人来立威什么的。

    那白袍修士脸『色』青白,哆嗦着过了许久,才从蓝『色』火焰的寒毒中恢复。

    与同样脸『色』不好的灰袍中年修士一言不发地走了,他们哪里还有脸待得下去?

    至于放狠言的幼稚之举只会自取其辱,那个什么凌大师,修为高深莫测,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对付得了为了这么点小事上告宗门?

    他们嫌丢人还来不及呢,哪敢大肆宣扬出去,最多留意机会悄悄使些手段。

    凌越没有理会被他整治得灰头土脸溜走的两个家伙,朝对面的遗族四人走去。

    彦文卿等人赶紧跟上,唯有茅一和拖沓在最后。

    凌越看着有些不自在的波恩,掏出他禁锢着的那颗淡绿『色』水滴,道:“这东西还你,但是我这位朋友失去的记忆,你得帮他找回来。”指了指最后面的茅一和。

    那重重叠叠的水滴中间,包裹着茅一和的几丝重要魂丝。

    以前凌越修为不够,他不敢随便解开水滴禁制,怕损伤了魂丝再也修复不了。

    现在他的修为倒是莫名其妙上来了,却把控不了自己暴涨的实力,更加不敢随便动手解除禁制。

    波恩讪笑着接了淡绿『色』水滴,只稍稍一查看,便点头道:“请稍等。”

    裹着淡绿水滴的还是凌越以前的蓝『色』火焰,被凌越收了回去。波恩握着水滴片刻,再轻轻一弹,一缕轻风扑上茅一和的额头。

    茅一和警惕地朝后退出几步,接着脸『色』连变,很快面上出现了悲『色』。

    “一宾!”茅一和痛苦地低吼一声。

    他终于找回了丢失的记忆,却是如此的不堪回首。

    “是我害了你啊”茅一和掩面飞出建筑,却四顾茫然,失魂落魄,他不知该去往哪里?

    严若火接了凌越的眼『色』,与琴雨溪赶紧飞了出去,安抚不知所措的茅一和。

    凌越摇了摇头,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他曾经做过俘虏,后来侥幸逃得一条『性』命,代价却很惨重。”

    也不管楼季业等人有没有听懂,凌越拱拱手,道:“各位继续,我回城去了,三日后我再来。”跳到妖蛛背上,汇合外面的严若火等人去得远了。

    禾珞城方向的号角声早就停了,聚集起来的守城修士们骂骂咧咧,各自懒散着回去。

    现在是非常时期,传送阵早就严格管制了,一般的修士,连出城的资格都没有。

    彦文卿带着大家,找到一家很大的酒楼,掏出一个什么凭证,由掌柜的亲自接待进了一间宽敞的雅间,灵酒什么的自然是敞开供应。

    茅一和眼睛都喝红了,可就是不醉,以他的修为想要喝醉挺难的。

    凌越喝了一坛便悄然离开,他现在的心态非常漠视,不适合这样的场合。

    他必须适应修神对心境的影响,这是完全与修真不同的路子。

    由不会说话的枯蛟藤和妖蛛陪伴,凌越穿梭在破败的大街小巷间。

    路上遇到的修士都是让到一边,因为身份修为地位悬殊,大都不敢与高高在上的凌大师正面打招呼。

    禾珞城有好几家专门治疗伤员的医馆,凌越在西幕城认识的老熟人,胡知林、郝悯、崂波等人就在医馆任职,前几日他们已经见过面了。

    在与遗族交战的大半年之后,胡知林等人研究出治疗变异妖虫咬伤的方法。

    比起凌越高效而简洁的以火驱毒疗法,他们研究出来的丹『药』辅助刮肉祛毒疗法,就比较血腥了,还好都是修士,恢复起来很快,主要是易于推广。

    凌越此时正是去往医馆的路上,他有些经脉上的问题,需要请教经验丰富的胡知林等人。

    “凌凌大师”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凌越听得声音有些熟悉,侧身看过去,笑道:“闵斐?是你啊,过来呀,咱们好久没见了,你也在禾珞城守城?”

    闵斐仍旧是一身灰衫,面上颇显憔悴,修为还是灵婴境初阶,正怔怔地瞧着凌越。

    7悬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