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69章 失忆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任雍摩拳擦掌地跟着去了,留下琴雨溪和满脸轻松的明无息给凌越护法。

    用蓝炎把淡绿色水滴给彻底冻结隔绝,凌越右手一拂,把蓝炎及蓝炎裹着的水滴能量化做一道蓝光给收了,连同茅一和身上被定住的蓝焰和破裂的冰晶,一并收掉。

    没了严若火三人压制,茅一和眼皮颤抖着,在努力挣扎想要醒来。

    凌越招呼琴雨溪和明无息一声,朝后飞退,左手一召,扎在茅一和脑袋上的五行针“唰”一下飞起,在空中盘旋着。

    “嗷啊……”茅一和振臂暴吼,全身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炸响。

    凌越喝道:“茅头,还不醒来!”挥手丢去一个非攻击性的灵力版清魂术。

    他还有许多疑惑,需要询问茅一和来解答。

    犹如冷水泼脸,暴躁的茅一和陡然一怔,眼中的红色消退,他有些茫然地看向凌越,似乎不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琴雨溪抱着古琴与明无息退到阵法外面,两人都有些紧张。

    他们没料到凌越突然把禁制住的茅一和给放了,而严若火已经与远处的楚锦天三人交上了手,大呼小叫,打得正是热闹的时候,连任雍都没在这里。

    先前茅一和爆发出来的实力太恐怖,他们是合五人之力,好不容易才把茅一和给拿下。

    “他们……在干什么?”茅一和声音沙哑难听,喉咙像是受到了严重损伤,他没有问关于自身的问题,反而指着远处打着一团的几人问道。

    “他们切磋着玩……别管他们,你现在感觉怎样?身体没问题吧?哦,一宾呢?”凌越盯着茅一和问道。

    他故意问起茅一宾,想试试茅一和的反应。

    到底是真的恢复了清醒,还是在作伪骗取他的信任。

    凌越不可能什么后手都不留便真的放了茅一和,他在蓝炎退出之前,稍稍做了一点手脚,万一茅一和暴起动手,那对不起了,凌越只能痛下杀手,他已经做得仁至义尽。

    “哦,闹着玩……叫老茅小心点,锦天他们的幻影合击不可小觑。”茅一和关心了一句,又扫了一眼一直紧张盯着他的琴雨溪和明无息,奇道,“他们怎么啦?这般看我?”

    凌越冲两人挥了挥手,道:“他们担心你的伤势,你再检查一下,看看有哪里不舒服?哦,你被野巨人抓了的事情,还记得吗?”

    茅一和的反应非常奇怪,居然提都没有提起茅一宾,说话也慢吞吞的,像是神识还没有完全清醒。

    “我受伤了吗?”茅一和似乎这才发现身上的异状,脸色突变,惊恐地叫道,“快走,你们快走,我要发作了,等下会控制不住自己……走啊!”

    最后一声吼得阵法剧烈波动,连远处交战的几人都看了过来。

    楚锦天见茅一和恢复了自由,大喜叫道:“大哥,快过来这边!过来啊!”

    茅一和身躯抖动着,气息极不稳定,脸孔扭曲,吼道:“锦天,你们走啊,快走……呃。”

    凌越连丢了两个清魂术,使得暴躁的茅一和一愣。

    他举起胳膊挥动并在身上四处打量,疑惑自语:“不对,我记得会发狂的……这是怎么回事……”

    “野巨人在你神识空间下了恶咒,我已经替你解开,你以后都不会再发狂了。”凌越稍稍解释几句,心中基本上有了判断。

    茅一和先是惊愕,然后露出惊喜,再感激地冲凌越拱手道谢。

    发狂的滋味太痛苦了,他事后能回想起来许多细节。

    而这次他却不知道,他已经发过一次狂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凌越一一看在眼中,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再次问道:“茅头,能说说你是怎么被野巨人抓住的吗?”

    琴雨溪悄然放下古琴,刚刚她差点就发起了攻击。

    茅一和再次检查一遍身体,膨胀的身躯缓缓消退,他已经能够忍受潜力激发之后的极度衰弱导致的痛苦。

    他能够感觉到,存在他脑中好几年的一种隐匿着的能量,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那种奇怪的能量可以让他生不如死,如果他敢触碰的话。

    现在好了,凌十八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帮他去掉了心头大患,他终于不受野巨人的威胁。

    茅一和看了一眼那边又斗做一团的几人,满脸苦涩道:“我与你们分开之后,就在西幕城以北千余里的地方潜伏了下来……等等,我当年是去干嘛来着?噫,我怎么想不起来……见鬼,我去那鬼地方到底是要干嘛……”

    凌越看着满脸痛苦揪着头发的茅一和,心中轻轻一叹。

    茅一和失去了部分记忆,而且是关于他族弟茅一宾的,那个对他非常重要的亲人,就这么从他的记忆中消失了。

    这真是世间最残忍的戏弄!

    凌越朝阵法外惊讶不已的两人分别传音几句,琴雨溪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同情,朝打斗的方向快速飞去。

    “你当年潜伏在危险之地,是想等待时机,去营救血战的其他几个同伴,黄皋、胡十二他们不是没有出城而掘地藏身了吗?”凌越不忍见茅一和如此痛苦,一本正经说道。

    “呃……是这样的吗?好像是这个缘由。”茅一和有些疑惑,想了片刻,才松开双手,眉头也放开了,拍拍额头,笑道,“应该是这样,嘿嘿,我都差点想不起来了。”

    “等了快半年时间,西幕城附近三百里内的毒矛蚁才彻底散去,我见到有好些个守城修士逃了出来,便去西幕城第八区域往东两百里的范围搜索,在地下挖了好多洞穴,希望能找到他们……”

    茅一和说到这里,突然打了个寒噤,那表情像是遇到了极为可怖的事情,脸色变得有些发青。

    “我挖出了无数残缺的白骨,最后挖出好多的毒矛蚁,那些毒矛蚁……它们紧紧地抱成团,像是沉睡了,直到被我挖出,才苏醒过来。我当时是……好奇怪的反应,我居然没有逃跑。”

    “真是奇怪?我干嘛会突然蠢到用灵婴火焰去烧它们呢?”

    茅一和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坑坑洼洼的脸皮紧紧堆挤,捶着额头痛苦地回想。

    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了血战战队的那几个凝丹同伴,他应该不至于把自己一再置身险地啊?

    他的记忆中没有了茅一宾,才不能理解他当时无比愤怒下干出来的疯狂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