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65章 兄弟重逢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确认再三之后,楚锦天等人终于惊喜地确定他们这次的运气好到爆棚,真让他们遇见了一个在修真界都属罕见的炼丹大师。

    在邙煌雪域中与风老头抢生意,搞自由交易的场子。

    他们所做的一切努力,还不是为了能够得些修炼上的便利?

    单靠个人或者几个人,很难收集齐全需要的材料,特别是雪域这样的苦寒之地。

    而能够吸引到像凌越这样的炼丹大师前来集市,则是意外之喜啊。

    哪个修士不需要修炼用的丹药?如果有炼丹大师经常光顾集市,他们只要征得大师同意,稍稍宣扬一下,外面观望的那些家伙,还不抢着进集市来交易。

    楚锦天是越发客气了,他不相信任雍等人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七个大小不一的冰潭散布在一片不到百里的冰原上,从空中看去,像是七颗蓝色的宝石镶嵌在冰雪世界,这里便是邙煌雪域小有名气的七星冰潭。

    在七星冰潭的中间位置,建有一座三丈高占地百丈的建筑。

    建筑很有特色呈六面形,通体用巨大的冰块磊建,再用寒属性法术加固在一起。

    远远看去,冰光闪烁,隐约可以见到里面的人影走动。

    比起半月集市的简陋,七星集市从规模上便胜出不知多少。

    楚锦天领着众人从南面进去,迎面是个空旷的大厅,四周环绕着许多半敞开的用冰块分隔的房间,有十多个修士坐在房间内,或打坐或聊天喝茶,见到楚锦天出现,都客气地打招呼。

    在集市内参观了一遍,其他四人告辞各自忙去。

    楚锦天带着严若火五人朝东面的一条通道走去,歉意道:“我家大哥不喜见外人,平日里都是闭门苦修,怠慢各位了。”

    任雍笑道:“无妨。修士以修炼为本份,是我等来得唐突了。”

    他这是顺口借用了严若火教训过他的那句话,他觉得用着很爽。

    两人口中说着客套话,来到了一间紧闭的冰门之前,楚锦天朝里面低声道:“大哥,今天有贵客临门,还有炼丹大师莅临,请开门吧。”

    片刻,冰门升了上去,里面有淡蓝色寒气缭绕,温度极低。

    突然,房间内传出一声惊咦,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惊喜叫道:“老严,任兄弟,凌兄弟,哈哈,是你们来了,还真是贵客啊。”

    严若火愣了一下,一闪身便与任雍同时蹿了进去,两人的牙关都咬得有点突出。

    紧接着,寒雾深处响起了拳拳到肉的击打声,以及几人的喝骂痛呼声。

    “说!到了雪域为什么不联系兄弟们一声?……哟,还敢还手,扁他……”

    “茅头你过份了,你这样兄弟们很寒心啊知不知道……你还是乖乖地让我们打一顿出出气,放心,不打脸……哎呦,你个混蛋,敢打我脸……”

    “老任你个叛徒,敢打你老大,反了你……老严你还偷袭,看打……”

    楚锦天脸上的笑容逐渐呆滞,看着边上把拳头捏得咯吱响的凌大师,傻乎乎地问道:“你们认识我家大哥啊……”

    凌越脸上笑得带上了几分狞色,道:“认得,烧成灰都认得。”又转头问明无息:“你不进去?”

    明无息苦笑:“我怕老大打我,他现在都晋级灵婴圆满了。”

    琴雨溪抿嘴笑道:“你别看我,我和他不熟,是我家老大和他熟。”

    凌越瞪了一眼两个滑头的家伙,他脚下轻轻一踩,人便冲了进去,瞬间,里面的动静更加激烈了,噼啪声响成一片。

    “哈哈,凌兄弟挺猛的,好,打架就该这样……放心,打不坏他,等下再给他疗伤,咱们不缺治愈大师……”

    “凌十八你小子等着,打冷拳算什么本事……哎呦,还背后踢人……”

    “茅头,你让我们打一顿出出气,忍下就过去了……你个混蛋,又打我脸……”

    楚锦天终于肯定,一直不怎么出门的神秘大哥,还真是与他邀请来的客人们是老相识,关系非常铁的那种,嗯,打起来也下得了手的那种。

    他想了想,没敢进去凑热闹。

    里面翻翻滚滚打得太凶残,他干脆和明无息、琴雨溪探着脖子在门外看戏。

    一顿饭时间过去,里面终于消停,寒雾散去,冰面上趴着两个面目全非的家伙。

    凌越手脚灵活,就他与严若火没怎么挨打。

    “行了,别哼哼唧唧装死,快起来招待兄弟们喝酒,几年不见,你小子也晋级了,哈哈,不错不错,没被我丢下太多。”严若火把冰面上的两人提溜起来。

    楚锦天口中的大哥正是茅一和,脸上坑坑洼洼,像是被妖虫叮咬的陈旧伤疤。

    他咧嘴呲牙叫道:“我呸,要不是任胖子这混蛋帮倒忙……”见外面的三个脑袋探进来,便咳嗽一声道:“锦天你去忙吧,别管这些个恶客。”

    楚锦天应了一声,赶紧跑了,再看下去他觉得太危险。

    明无息和琴雨溪进来,瞅着鼻青脸肿的茅一和直乐,被茅一和一瞪眼,明无息赶紧献殷勤,把踢翻的茶几等家具摆放好,从储物袋内掏出灵酒、以及五峰冰潭附近采摘的灵果摆好,偷笑着请几位大爷入席落坐。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火气很旺,他招架不住,还是识趣点低调做人为好。

    严若火不经意问道:“一宾呢?他怎样啦?”

    其实几人从茅一和脸上的伤疤都看到了结果,只是想求证问一下,而且只有严若火的交情方便问。

    茅一和丑陋的脸上露出一丝扭曲的痛苦,气势突然有些不受控制,猛然一下爆发把附近的明无息、任雍给推到角落。

    凌越脚下轻滑让了开去,突然他从茅一和身上察觉到一丝古怪而有些熟悉的气息,他眉头微皱,不动声色又接近茅一和身边,而茅一和已经把爆发的气息给收敛了起来。

    “嘿嘿,还能怎样?一宾他……”茅一和强忍着,说不下去了。

    严若火上前拍了拍茅一和,把他摁得坐下,劝道:“老茅,看开点,事情已经发生,你也尽力了,只能怪这狗日的世道……来,喝酒,为了兄弟重逢,为了劫后余生,干了!”

    茅一和狠狠地在脸上擦了一把,咧嘴骂道:“这是我的地盘,老严你个混蛋又抢我的话说。”他提起一坛灵酒,声音有些沙哑道:“来,喝酒,为了兄弟重逢,干了!”

    “喝酒,喝酒,为了茅头平安归来……老严你踢我干嘛……呃,为了兄弟重逢,为了兄弟重逢,干了!”

    各自一坛灵酒下肚,气氛终于恢复正常。

    茅一和不愿提起这些年他自己的事情,与严若火等人尽说些以前的趣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