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23章 熬过去!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颤抖着,掐动固魂术把魂识小人给重新恢复、凝固。

    凌越必须得用魂识小人来抵挡暗青色霹雳的攻击,这是天老的叮嘱,不能让乌雷煞直接落到魂珠之上,否则魂珠会提前碎掉的。

    经过魂识小人的削弱之后,魂珠承受了两击,珠子表面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还好,魂珠没有碎裂,现在还不到魂珠碎裂的时候!

    “啊啊啊……来呀!老子顶得住!”

    凌越狂叫着,给自己打气,他必须得抗住,抗不住他便彻底完蛋了!

    他不能完蛋!他还要返回古源大陆,接回翘首期盼的邱瑜。

    他必须熬过去!再艰难也得熬过去。

    这点痛苦算什么?!他遭受过的痛苦还少吗?他不怕痛苦,他绝对能行!

    凌越叫嚣着,给自己信心和坚持的勇气。

    第三道暗青色霹雳降下,再次把魂识小人给一劈两半。

    凌越痛得快疯掉了,他在阵法内冲撞翻滚着,身上冒出大片大片的火焰。

    赤色和青色的火焰交织着,焚烧着阵内的一切。

    连石头都着火了,这是他失控的丹珠和魂珠之火。

    凌越极力收摄着体内灵力的暴乱,却痛苦得再也不能掐诀,连稍稍治疗下魂府的痛疼都做不到,太痛了!手指抖得掐不了诀。

    他需要一点点时间,来忍过最初的剧痛。

    而魂内劫的下一阶段,很快便要到了,凌越如果不能把魂识小人再次凝聚到一起,将是很危险的事。

    便在此时,魂府内突然涌入一股清凉。

    像是在炽热中泼了一瓢凉水,凌越受到的痛疼稍减,他人在空中,左手已经飞快掐诀,成功施展了一个清魂术拍到额头。

    好险!关键时候,是凝紫化婴丹的药力发挥了作用。

    千年紫须参本身便有滋养神魂的作用,经过炼制之后,更加能够发挥神妙作用。

    在凌越渡劫的东南方位,百里之外,灰衫修士突然低声道:“奇怪!老夫怎么感觉那处地方有些不对劲呢?”

    皂袍修士在他百丈外的一块巨石上坐着,闻言睁开眼睛。

    稍稍探出神识,朝着凌越布置的阵法外围探视了一圈,皂袍修士沉吟着,道:“要不曹某前去悄悄地探查一番?”

    经灰衫修士提醒,他也察觉到了那处地方有剧烈的气息波动。

    只是隔得有些远,又有阵法阻隔,探查不是很清楚。

    灰衫修士稍稍有些犹豫,好不容易稳住那有些暴躁的小家伙,让其安心渡劫,如果这些奇怪的动静是那小家伙故意搞出来的,他们靠近了去探查……不行,不能上当!

    也就在此时,那边的动静一下子消失了。

    “差点上了那小子的当。”灰衫修士呵呵一笑,“他担心咱们不守信诺,故意在渡劫前弄出些动静试探。曹兄,咱们稍安勿躁,也就两天时间,很快便过去了。等他一旦开始渡劫,想停都停不下来,嘿嘿,到时候咱们再趁机下手,那小子还有反抗之力吗?”

    皂袍修士见那边果然偃旗息鼓,再没动静传出,点头笑道:“行,听闵兄安排便是。不管那小子能不能渡劫成功,宝物都是咱们的囊中之物。”

    灰衫修士挥手发出数道传讯,笑道:“闵某得叮嘱他们几个,必须盯紧着,不能让那小子从其他地方溜了,也不能让外人进来,坏了咱们的大事。”

    “闵兄想得周到,曹某也打叠精神,看着那小子一些。”

    凌越获得了宝贵的喘息之机,他赶紧落到地上,用固魂术把散开的魂识恢复成小人形状,然后疯狂地给自己掐清魂术,治疗着魂府受到的创伤。

    这次的时间间隔稍长,待得凌越把痛疼彻底抚平,魂府中才再次有了变化。

    起风了,很古怪的寒风,突然在魂府中吹拂。

    吹透灵魂的寒冷,使得凌越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太冷了!

    一阵紧似一阵的怪风,散发着极淡的青色光芒,又像是流动的细沙,薄薄的一层,从不同方向,缥缈着不停吹向魂识小人。

    这是魂内劫的第二阶段,青寒煞,也叫风煞。

    比之第一阶段的乌雷煞,各有各的厉害。

    凌越脸上冻得青白,浑身发抖,他咬着牙齿拼命的给自己施加固魂术。

    必须维持着魂识小人的形状,不能让青寒煞给吹得散开了,否则,想要再次凝聚起来,几乎是不可能了。

    凌越不知熬过青寒煞要多长时间,也不知能否熬得过去。

    只知道青寒煞会一直吹,中间不会像乌雷煞那样有停顿,而且越到后面越密集。

    直到某一刻,青寒煞又突然停止。

    他要做的便是一直维持着魂识小人的完整形状,不能让风吹散。

    每一层薄沙般的青寒煞从魂识小人身上吹过去,都有一缕青雾飘落进入下方的魂珠,而魂珠一涨一缩的微微跳动着。

    时间仿佛漫长无边,凌越不停地掐诀,麻木地给自己施加固魂术。

    感觉过去了百年之久,青寒煞还在无休无止地吹,没有一丝要停息的迹象。

    凌越全身僵硬,连眼睛都闭上了,唯有左手的五个指头还在活动。

    皮肤上也蒙着一层像是青沙的东西,整个人如石头,气息显得极为微弱。

    魂府内到处都充斥着朦胧的薄沙,重重叠叠,又互不干扰地吹拂流动,连上空的乌云都被薄沙给遮掩了。

    凌越的魂识小人只剩下极单薄的一层。

    即便是这单薄的身躯,细看也是千疮百孔,随时可能彻底散去。

    是凌越麻木而机械的施展固魂术,让魂识小人能得到弥足珍贵的补充,把吹散的魂识拉回来一部分,然后又吹散出去一部分……如此周而复始,维系着魂识小人苟延残喘。

    不停涨缩的魂珠,笼罩在浓郁的青雾之中。

    或许是吸蓄够了能量,魂珠突然膨胀并发出璀璨的青光。

    所有的薄沙在光芒过处一扫而空,包括凌越体表覆盖的青沙,就这样消散无踪。

    乌云也不知是何时散去了,整个魂府,便只剩下孤零零的单薄小人。

    随着凌越下意识掐动着固魂术,魂识小人在努力的聚拢,慢慢又变得饱满。

    凌越睁开有些茫然的眼睛,突然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稍一内视,发现他终于熬过了恐怖的青寒煞吹拂,他完全是凭着毅力熬了过去。

    只是后面的渡劫过程,凌越想了好久,都没有半分印象。

    除了左手五指酸软无力,他全身上下没有丝毫的不适,整个人出奇地充满着蓬勃的活力。

    竟然有种脱胎换骨的感受!太神奇了,他还没有完全渡劫完毕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