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21章 两全其美?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迎面飞来的两个灵婴修士,浑然没有把骑在妖犀背上的凌越放在眼里。

    皂袍修士的年岁看着有些苍老,他一指沉默的凌越,喝道:“小子,你自己把妖傀的神识印记给抹去,储物袋留下,然后滚蛋走人,老夫不喜杀生。”

    到了这个时候,凌越还会相信对方的鬼话吗?

    精心算计了他这么长时间,对方肯轻易放他一条生路?

    这话骗得了经验不够的新手,却哄不了见识过人心险恶不知几多的凌越。

    凌越心下奇怪,对方两人为何没有在远处动手?难道是另有所图?

    他心中一动,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精致的丹瓶,手中蓄满灵力,厉声喝道:“谁敢过来?再过来我捏碎它,叫你们白忙乎一场。”

    灰衫修士急忙叫道:“别,小友别冲动!有话好商量,咱们没有恶意,真的!”

    皂袍修士也不敢再往前飞,跟着叫道:“是老夫没有把话说清楚,咱们此番前来,是想出高价买下小友手中的宝物,还请小友不要自误。”

    凌越明白了,对方还真是为了他的圣螺凝丹而来!

    他刚刚掏出丹瓶,连里面装的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做了一个要捏碎的举动。

    便叫两人如此紧张,看来这些盗匪修士知道得不少。

    连坊市内最近流传的圣螺凝珠,对方都清楚的知道是出自他的手中。

    难道是得一门和盗匪修士修士勾结在一起?

    凌越的神情显得有些暴躁,叫道:“你们趁着我渡劫的关键时候,找上门来,哪里像是要做买卖的样子?分明就是想趁火打劫。”

    皂袍修士对灰衫修士悄然一使眼色,沉声道:“小友你待要怎的?听老夫的劝,还是把宝物卖给老夫,否则误了你自己的性命,留着宝物又有何用?”

    言语之中,已经是露出了强烈的威胁之意。

    凌越哈哈狂笑几声,叫道:“好啊,那我现在就引发四阶雷劫,有种你们别躲?哈哈,天劫之下,我看谁能得到我的宝物?”

    眼见着凌越身上的气势急遽提升,灰衫修士急切叫道:“诶,小友先停下来!先停下!请听老夫几句,就几句可好?”

    如果没有那头碍事的四阶妖傀,他们两人只怕早就动手硬抢了。

    哪里还会与凌越废话这么多?而且凌越的反应之快,也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根本就没想到,凌越只两句话的功夫,就猜到了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也不知那小子是如何猜到的?并反过来用宝物威胁他们,让两人非常被动。

    却也让他们确认并放心了,那小子手中果然还有他们觊觎的宝物留下。

    凌越肯定不会就此引发雷劫,趁机停了下来,叫道:“说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说服我现在把宝物卖给你们?”

    拖延到现在,凌越察觉枯蛟藤已经悄然到了附近的地下。

    他赶紧传音枯蛟藤,让它不要轻举妄动,他还有些信息需要了解。

    再则两个飞在空中的灵婴高手,可不是那么好杀的,凌越还得创造机会。

    要是走脱一个,到处宣扬他手中还有圣螺凝珠,他即便是想去坊市租借场地渡劫,也会变得不再安全,更不用说野外渡劫了。

    灰衫修士听出了凌越的话中松动之意,拱手道:“小友信不过我们也是正常,不如这样,小友你先渡劫,待得你渡劫之后,咱们也就有了平起平坐说话的资格。然后,咱们再谈购买宝物的事情,小友你也不会吃亏,这样可好?”

    凌越顿时装着有些心动,道:“这样似乎可行,容我再想想……”

    皂袍修士却不干了,叫道:“闵兄你糊涂啊,若是那小子渡劫不过,宝物肯定是毁在天劫之下,咱们找谁换宝物去?还平白的替别人渡劫护法了一场。这主意不行,不行,老夫不同意。”

    抢在凌越瞪眼说话之前,灰衫修士赶紧道:“曹兄稍安勿躁,闵某这样提,还有一个小小的前提,就是小友得保证宝物的安全,否则我们辛苦一场,最后什么好处都落不到,那肯定是不行的。”

    凌越顺着对方的话问道:“要我怎样才能保证宝物的安全?”接着又警惕道:“哼,让我把宝物提前交给你们,想也不要想。”

    对方一人唱红脸一人唱白脸,很老套的江湖手段,却也很有效。

    而且灰衫修士的话中暗藏陷阱。

    绝大多数的凝丹圆满,即便是能够渡劫成功,也是九死一生,哪里还有什么资格来平起平坐?在渡劫成功的最初一段时间内只能是任人宰割。

    而能清楚此点的凝丹散修,却是少之又少,这是见识和经历问题。

    凌越可是亲眼目睹了刹沫儿渡劫的全程,以及凄惨模样,自然明了对方的陷阱。

    他现在装出来的疯狂,也是学的当年刹沫儿。

    处于渡劫之前的凝丹圆满,本来就有些不可理喻的疯狂,心中患得患失,做事冲动一些无可厚非,太冷静了反而显得不正常。

    如果对方知道凌越是魂道兼修,渡劫的方式与道修大不一样,肯定就不会这样提议了。

    灰衫修士不以为忤,脸上笑得更加和煦,道:“很简单,老夫手上有一个法器盒子,小友把宝物封禁在丹瓶之中,再把丹瓶装进盒子,命妖傀把盒子吞进肚内。

    你在渡劫的时候,妖傀也帮不上忙,天劫不会太针对妖傀,这样宝物便能完好的保存下来。而盒子上有老夫布置的小禁制,只要盒子不出妖傀的肚腹,老夫便能知道并遵守承诺,不靠近小友渡劫的地点。

    小友也不用担心我们出尔反尔,只要发现不对,以小友的实力,随时可以取出盒子,并毁掉盒子以及丹瓶,不会让我们占到便宜的。怎么样?这样的方式小友应该能接受啊。”

    至于凌越渡劫不过灰飞烟灭会如何,灰衫修士则没有提及。

    也不需要提及了,双方心知肚明那是没有意义的事情。

    凌越思索着点头赞同,对方考虑得很周全,甚至很替他考虑,是围绕着宝物的交易而想出来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皂袍修士哼了一声,道:“在老夫没有看到宝物之前,一切都还做不得数。”

    灰衫修士颔首附和道:“曹兄此话也对。小友,还请你先拿出宝物,让老夫也长长见识如何啊?”

    两人目光灼灼地盯着凌越手上,若是凌越用一个空瓶子来戏耍他们,下一刻,怕是要面对他们雷霆般的攻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