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64章 我斩!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四人是配合惯了的,许健三人见了陈彪的起手,自然就以他为主导。

    三人同时辅助着,用法诀把各自的灵力渡给阔剑,没有丝毫的犹豫耽搁,陈彪在控制阔剑的时候,突然涌起一个疯狂的想法。

    他把阔剑凝聚灵力的时间,稍稍延长了两息。

    斩出去的暗金色剑芒,瞬间暴涨到约六七丈,即便是有浓雾遮掩,那狂暴气势也是非常惊人。

    冲来的云舰察觉不妙,赶紧加强云舰的护罩,想要掉头避让。

    云舰上的凝丹云匪大惊着抛出两样法宝,使劲催动着,试图迟滞剑芒的威力。

    利啸刺耳,暗金色剑光在刹那间撕裂了浓雾。

    一连串爆裂撞击,汇成了一声嘭然巨响,只是一击,几乎把云舰给斩成了两截。

    巨大的冲击力道,把残破的云舰给撞出三十丈外,除了两个喷血的凝丹高手连滚带爬的跳了出来,里面其他的凝脉境云匪,估计是无幸了。

    陈彪仰天大笑,这一剑酣畅淋漓,发挥出来的威力,远远超出了他们在白箭据地时候的训练,太他妈过瘾了,刚刚他在力量达到顶峰的那一瞬间,甚至有一丝模糊的感悟,力量再大一点,他或许能碰触到灵婴境的门槛。

    那种感觉很神奇,让陈彪心痒难熬,他大吼着:“再来一剑!再来!”

    他有感觉,或许,再努力一点点他就能做到了,他肯定不甘心这样放弃。

    许健苦笑着低声骂道:“疯子。”见得陈彪掐诀控制着阔剑,准备斩向侧面逃跑的云舰,他赶紧配合着其他人跟进。

    通过灵犀战技合四人全力的劈斩,平日里,他们四个都是轮着施展的。

    否则,对身体有很大的反震伤害,此时,却也只能由得这彪疯子耍了,他们三个都伤得不轻,需要些许时间发挥丹药的疗伤药效。

    两艘云舰中的修士给吓坏了,驾驶着云舰掉头转向,朝着左右两边仓惶逃窜。

    在古源大陆,除了灵婴老怪,有谁能一剑劈碎云舰护罩?何况还有凝丹高手在用法宝做防护……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啊!

    陈彪这次没有急着斩下去,他双手互握掐诀,不停地朝着暗金阔剑灌入灵力。

    许健三人也不能停,只得跟随着配合,阔剑吸收了四人之力,剑芒吞吐着,气势狂猛飙涨。

    沈春浓看出不对,皱眉提醒道:“彪子,注意着点,别玩脱了,兄弟们还等着我们去救援呢。”

    陈彪脸上涨得成了黑红色,血管暴起拱动,看着很恐怖,让人担心这家伙的血管随时会爆裂。陈彪也坚持不住了,挥手朝前做了一个狠狠劈杀的动作,狂吼道:“我斩……”

    空中的阔剑亮光大作,朝着飞遁出三百丈外的云舰方向,凌空劈去。

    煌煌的暗金剑芒脱剑而出,锁定着云舰,一闪便穿过迷雾到了云舰的上空,约八丈长短,厉啸着,凶悍至极地朝着云舰的顶舱劈下,像是凭空打了一道暗金色霹雳。

    云舰内冲出三个云匪,他们是什么都不顾了,仓皇朝着远离云舰的方向飞逃。

    “砰……咔嚓……”

    巨响声中云舰四分五裂在空中爆开,其中夹杂有数团血雾。

    方圆十里内的修士,在刚刚那瞬间,都被剑芒爆发出来的无匹威势给震撼住了,那纯粹的力量,强大到让人心颤。

    陈彪大笑着仰天狂喷了几口鲜血,他做到了!

    他被超出自身能够控制的力量,非常强劲的反震伤得不轻,但是他做到了!

    那空中的阔剑,似乎是耗尽了能量,摇晃着光芒黯淡。

    几声细微的咔嚓声传出,剑刃上多了许多细密的裂纹,是阔剑禁受不住刚刚力量的狂猛爆发,损伤了剑体,以后想要使用,得重新修炼温养才行。

    许健脚下一闪,扶住摇摇欲坠的陈彪,伸手连点几下,喝骂道:“你疯了,这般蛮干,你会害死自己的?真是个彪疯子。”

    陈彪还在笑,脸上满是鲜血,笑得很狰狞,任由周桢承抓着他的手腕探查着。

    “震伤了心脉,而且……这家伙前些天受过致命的重伤,还没有完全痊愈,现在他体内的经脉是伤上加伤,这下有点麻烦,短时间内休想动手。”

    周桢承狠狠地瞪了一眼还在傻笑的陈彪,恨不得暴打他一顿。

    好不容易逮到有他们四人联手施展灵犀战技的机会,还是实战。

    这下好了,让这小子两下给搅黄了,他们三人还没有出手过瘾呢。

    “不碍事,哈哈……真的,死不了,老子高兴,高兴啊,刚刚……彪哥我摸到了灵婴境的门槛,太他妈神奇了,哈哈哈……”陈彪推开扶着他的许健,兴奋得眼角嘴角直跳,神秘兮兮,又语无伦次压低声音道,中间还夹杂着他的几声怪笑。

    他实在是太激动、太高兴了,不说出来向兄弟们炫耀,他会憋得伤上加伤。

    “什么?”

    “真的?”

    “没骗老子……”

    三人愣了片刻,急吼吼地叫着,跳起来扑了上去,把身有重伤的陈彪给扑得掉下去数丈,顺带着又扑出了几口鲜血。

    “放……放手……老子几时骗过你们,再压就瘪了。”陈彪奋力挣扎叫道,三个不知轻重的混蛋,差点没压死他,可怜他现在脆弱得满身是伤。

    三人伸开手,相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激动。

    灵婴境的门槛,一直是所有凝丹修士最渴望能触摸到的东西。

    绝大多数凝丹修士,穷尽一生,即便是能够修炼到凝丹境圆满,也没有机会感受到灵婴境的门槛。

    许健低声问道:“就像你刚刚那样?疯狂地不要命的灌注力量?”

    陈彪吞下疗伤丹药,嘿嘿笑着,用很欠扁的口吻教训道:“彪哥是那样的人吗?做事情要量力而行,量力而行懂吗?!没把握的事,你们可别犯傻,会撑爆掉的。”

    现在想来,陈彪也是心有余悸,刚才真是差点就撑爆了。

    沈春浓心中有数了,低头回想着陈彪方才灌注力量的种种细节。

    周桢承摸出一个精美的丹瓶,倒出一枚他珍藏着能救命的疗伤丹药,有些肉疼,胡乱塞进陈彪口中,咬着牙齿骂道:“你这混蛋,现在让我们三个怎么办?眼看着其他兄弟杀得热火朝天,咱们做队长的,在一边凉快看热闹是吗?”

    许健也很遗憾,四缺一啊,他有心想要实验一番彪子刚刚传授的经验,彪子却重伤了。

    要是能够趁着这大好的机会试上两手,或许机缘巧合,也能够触碰感受到灵婴境的门槛呢,那将对他们今后的修炼,以及修行的方向,帮助都不是一般的大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