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46章 未卜先知?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许健安排手下去收拾散落的破灵针,并打扫战场。

    他用法力卷着重伤昏迷的疯狗,和另外两个凝丹云匪,飞到凌越这边。

    在其他几个看热闹队长的喝倒彩起哄声中,许健拱手笑道:“禀大队长,副大队长,属下幸不辱命,没让一个云匪走脱,六队也无队员伤亡。”

    凌越笑着摆手:“很好,辛苦了。你们帮着老徐一起审审疯狗、胡老四,还有抓获的两个凝丹俘虏,允许你们使些特殊手段,弄清楚他们来此地的目的,若是能够弄到洞火云匪的老巢位置,便更好了。”

    听得大队长允许他们使用手段,其他队长都一拥围了上来。

    对于洞火云匪,他们是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哪里还会与许健客气谦让。

    “老许,许队长,大队长都说你辛苦了,这么点粗活,让与我们干就是,你去一边歇着,哪凉快哪歇着去吧……”

    “别抢,别抢,再抢我翻脸了……”

    许健双手难敌六拳,不消片刻,便两手空空被挤了出来,遇着这么一群不讲道理的混蛋,他真是欲哭无泪。

    陈彪见了许健的惨状,赶紧独自夹着胡老四,嘿笑着钻进他四队的云舰中去了。

    徐观平见得队长们都想朝着自家云舰飞,眼睛一瞪,叫道:“都去四队,把其他投降和抓获的小喽啰,通通带去四队云舰上统一审问,所谓杀鸡骇猴,或许能叫这几个头领吐露一些机密。走了,等下都听我安排行事……”

    “去四队好啊,弄脏了自家舰舱,难得清理,彪子那地儿随便弄,走啦……”

    “对,还是老徐贴心,彪子那家伙吃独食,残汤都不留,咱们不惯他毛病……”

    许健赶紧让手下把俘虏送来,一伙人又浩浩荡荡杀去四队的云舰。

    由老徐安排,他们都有机会上场,对洞火云匪使用自己的独门审讯绝技。

    凌越不想见识队长们的血腥手段,招手叫来一队巡逻的灵犀战技队员,指着远处残破的两艘云舰,道:“多叫些兄弟们,上云舰去仔细检查一番,然后把它们拖过来,抓紧时间修理,后面或许能用得上。”

    “是,大队长。”

    凌越手中有完好的战斗云舰,是徐观平帮他弄的,他暂时用不上,出任务一直是乘坐三队的云舰,省事省心,吩咐命令也方便。

    见白箭的云舰巡逻的巡逻,警戒的警戒,就他无所事事,凌越便稍稍朝着外面飞去,不多时,便消失在白雾之中。

    二队的云舰顶舱内,蒙天成和陶大春一个驾驶云舰,一个负责警戒观察,看着凌越从眼前飞入云雾。

    沉默了片刻,陶大春突然一叹,道:“下次再有战斗,我不想呆云舰了。”

    蒙天成神情一下子变得落寞,道:“等下方队长回来,就与他说,我们要参加战斗。不经历血腥磨砺,咱们想要凝丹,怕是有些困难……”

    陶大春眼睛盯着凌越消失的方向,有一丝苦笑爬上他的嘴角,道:“凌越超过我们太远了,想想这些,我便心灰意冷,唉,人与人的差别,怎么这般大呢?”

    他们两人一直是在黄央央的一队挂名,听得这次出任务,做为一队长和总训官的大师兄,又被凌越委以守家的重任,没有抢到出来的名额。

    他们便抛弃了幽怨的大师兄,加入到了方舟的麾下,准确点是耍赖不走。

    蒙天成心中泛酸,安慰道:“别和他比,那家伙是……真妖孽,咱们比不了。连大师兄都说,除非是想不开,自找打击,否则还是别和他比。”

    陶大春摇了摇头,把那些不好的念头甩掉,又神秘兮兮道:“前些天,我与何师妹在集市闲逛,听得有传言,说凌越把西林药盟的萧老祖给宰了,也不知是真是假?”

    蒙天成吓了一跳,责怪道:“你怎么不早说,这肯定是有人在造谣,想要诋毁凌越,让他受到老祖们的排挤啊……哎,现在都出来了,再要返回,怕是有些麻烦。”

    陶大春嘿嘿笑道:“瞧你急得,我是那么不醒事的吗?早告诉大师兄了,他说他也得了这个消息,并汇报了大队长。你猜凌越什么反应?”

    蒙天成眼睛猛地一睁,有些不相信,道:“不会吧,那他也太厉害了……”

    陶大春哀嚎一声,叫道:“凌越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笑了笑……你说,他是不是厉害得太过份啦,想当年,他还一口一个陶师兄叫我呢……”

    蒙天成赶紧叫道:“行了,那是当年,现在是现在。心情不爽你下去喝酒吧,我叫阿噗哈来替你……阿噗哈,麻烦你上来……”

    不提陶大春的小怨念,凌越缓缓飞出一段距离,他有白箭大队长令箭在身,令箭内有古源大陆的地图,和云海大部分区域的方位标示定位,不虞在云雾中迷失方向。

    他静下心来,用自身的灵觉,感知四周缓缓流动着的茫茫白雾,试图找出一些迷雾的蹊跷,迷雾中含有时浓时淡的灵气,随着雾气,在四处缓缓地飘来荡去。

    体悟了半响,凌越继续朝着远处绕行,过得一段距离,他又停下来感知片刻。

    如此不知不觉,飞出了五百余里,直到接了徐观平的传讯,凌越才返回。

    他发现,朝着西北的方向飞去,灵气的浓郁度似乎要高出其他方向少许,如果不是他的感知超出寻常凝丹太远,很难察觉得出来这其中的细微变化。

    凌越大胆猜测,或许,迷雾的源头就是西北方向?大族司也是提示,朝西北方向去寻找出路呢……

    正好他们此行的原定方向也是西北,凌越决定,继续朝着西北飞行,每隔得三千里,他再下舰感知片探查,即便是耽搁一些时间也无所谓。

    回到白箭暂时的据地,徐观平笑着迎了上来,道:“大队长,胡老四招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西北方向的漩流云海,是他们最神秘的大头领善大师亲自发布的命令。”

    “通过对其他云匪搜魂……呃,拷问得到的消息印证,还有另外四队云匪,将去往那里集合,说是要进入漩流云海探险寻宝,时间定在八天后。至于洞火云匪的老巢,他也不知道,每次出来,都是传送到一处偏僻的云岛,再由守护云岛的云匪带着离开。”

    陈彪把拳头捏得咯吱作响,满脸的横肉都舒展开了,笑道:“大队长,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洞火云匪要在西北方向的漩流云海汇合,所以带着咱们去灭了他们?”

    其他人都看向一脸高深莫测的凌越,对于大队长的本事,他们佩服得五体投地。

    前段时间,悬云西关悄然流传着一条吓人的消息,说是大队长神不知鬼不觉,把西林药盟的萧老祖给干掉了,传得很玄乎。

    他们找黄央央去证实,黄央央只是笑了笑,没否认,也没承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