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10章 卖个好价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徐观平陪着凌越,一路巡视着破败不堪的血色云岛,笑道:“这个岛上还有一件好宝贝,可惜现在不能拆下来,否则这云岛过不了多久就会崩溃。”

    凌越上下一打量,道:“你是说护岛大阵?嗯,确实不错……护岛大阵给我留着。血色云岛你准备怎么处置?”

    对于大队长的要求,徐观平自然不会有二话,笑嘻嘻道:“行,我到时让阵法师们仔细点拆除,搞清楚阵法的运转之后,再连同玉简交给您。”

    稍稍停了一下,徐观平继续道:“先让人守着云岛,等回到古源大陆,暗地里找到买主,把它给卖了。要不是投入太大,构建传送阵太麻烦,否则还真不想卖掉,留着作为我们白箭在云海中的一个据点,以后再有剿灭云匪的行动,也方便很多。”

    凌越心中一动,道:“等我一下,我向离大统领汇报下,先前忙得忘记了。”

    用身份令箭试了试,发现传讯距离超出了令箭的范围。

    随着徐观平走进三队的云舰,凌越用舰上小型传讯阵法,把剿灭血色云匪的过程以及结果,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玉简,然后把半指长的小型玉简,给传送到断箭在悬云北关的据地。

    不到半刻钟,小型传讯阵光芒一亮,“啪”一声轻响,阵内出现一枚微小的玉简,是离涛的回信。

    凌越查看了之后,笑道:“云岛不卖,大统领说他要了,并奖励白箭两百万中品灵晶,表彰我们这次剿灭血色云匪取得的大功,大统领还在我们悬赏蛇二的赏金额度上,又添加了五十万中品灵晶。”

    徐观平嘴巴大张,过了好半响才蹦起来,叫道:“大队长英明,哈哈,我们发财了,发财了……”

    “出息!不就是几百万灵晶,至于吗……”

    此时的古源修真界,因为白箭的五十万悬赏,已经是传播得几乎人尽皆知。

    有性子急的冒险者,开始邀朋唤友,准备驾驶小型云舟,从悬云三关进到云海中去寻找最值钱的云匪蛇二。

    随着悬赏再次提格,悬云三关轰动了,古源大陆轰动了。

    所有关于蛇二的资料和影像,传得到处都是。

    云海中有提前得了信息的云匪,各个眼睛发红,到处寻找着蛇二的踪迹。

    悬云西关的城主府内,城主余继中与西林药盟前大盟主林远奇,正在喝茶聊天。

    余继中瞥了一眼云几上放着的一枚玉简,放下茶杯,笑道:“凌越那小子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居然审出了血色云匪的老巢,平白的让他抢去一个大功劳,咱们这次有点失算啊。”

    林远奇苦笑摇头,道:“那小子实力古怪得紧,身后又有焚老他们撑腰,老夫不想再招惹他,还是平淡着过吧。等得八十多年后,咱们都要远赴天纶星陆,古源大陆上,只怕没人能与他抗衡,老夫得替后人考虑考虑。”

    余继中思索片刻,笑道:“每个灵婴老祖远赴天纶星陆时候,都有一个携带弟子门人的名额,只是需要花费点代价,以凌越的身家,应该能应付这点花费,等他归来后,可以透露这个信息给他。”

    林远奇举着杯子的手停在空中,缓缓的,他眉头舒开,笑道:“这主意不错,老离的名额肯定不会给他,老季估计要照顾自己的嫡亲晚辈,只有焚成,似乎是孤家寡人一个……哈哈,这主意妙啊,要是凌越知道了这个信息,不相信他不动心,老离和老季的携带名额……哈哈,够他们头疼了。”

    余继中叹道:“天纶星陆还不知是怎样一番景象呢?近万年来,所有古源大陆去到了天纶星陆的灵婴修士,还没有一个能回来,只偶尔有些玉简带回,说得也是含糊不清,让人心中好生没底。咱们得多收集一些珍稀的资源,或许到时能用得着。”

    “这话是正理。看来这八十多年老夫还不能懈怠,得打叠起精神好生经营……诶,凌越那小子也别得罪狠了,或许把他诳去了天纶星陆,以他的年龄实力,反而会受到重用?”

    “呃……还有这种可能。老夫得想想,得再想想……”

    派来血色云岛与凌越交接的,是蓝箭的蒲希盛大队长。

    见面之后,蒲希盛用打量怪物的眼神,打量着凌越,叫道:“要不是知道打不过你,真想把你们白箭给打劫了。”

    凌越赶紧上前施礼问好,当年他被萧文德追杀,蒲希盛领着一小队蓝箭修士,不要命的一路追赶救援,他心中还是很感激的。

    “老哥哥里面请!白箭穷得只剩一个壳了,哪里敢劳烦老哥出手打劫?有瞧得上的,这岛上东西你尽管搬走就是……不,你说话,兄弟我替你搬,不用你亲自动手。”凌越亲热的开着玩笑,说得蒲希盛哈哈大笑。

    看到蒲希盛身后面色略有些不自然的武雄建,凌越笑道:“这不是贱哥吗?怎么还和兄弟生分了,走,一起进去喝几杯,当年在云舰上,我可是没少蹭喝你的珍藏好酒。”

    武雄建觑得其他人惊讶的眼神,脸上堆笑:“凌大队长好,我是贱人。”

    蒲希盛对着凌越笑骂道:“还没开始打劫呢,你倒是先哭穷了,谁不知你们白箭,这次狠狠的捞了一笔大的。财大气粗啊,五十万的悬赏,眼睛都不眨就扔了出去……哎,你要不就叫他贱人,要不叫他雄哥。喊他贱哥,我怎么听着怪别扭的。”

    武雄建见得凌越没有丝毫架子,并没有因为当年那次下毒事件,给他丁点难堪。

    他又露出了招牌式的贱笑,两只斗鸡眼挤到一起,连连点头道:“一样,都一样,叫贱哥亲切,显亲切。”

    凌越叹道:“贱人你还是喜欢占便宜,一点都没变……还是叫你贱人得了。”

    蒲希盛一脚把武雄建踢开,笑道:“他就是个贱人,给他一把梯子他能上天。”

    白箭这边的方舟,以前在蓝箭呆过好些年,他与蒲希盛见礼之后,忙着招呼其他蓝箭队长,去了另外一边喝酒,两位大队长肯定是有重要的话谈,其他人不便参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