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07章 妖蝰蛇毒

时间:2018-06-22作者:妖言先森

    云岛上的战斗进入了尾声,所有负隅顽抗的云匪被当场格杀,放下武器投降的云匪,都被禁锢了修为等待发落。

    三个一组的白箭修士,在凝丹修士的带领下,正在云岛上搜查着漏网之匪。

    凌越经过先前赤岩烈焰珠爆发的地方,特意留心看了一眼,所有在空中燃烧的烈焰,早已经熄灭,防护云岛的阵法护罩静静地隐藏着,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

    他在追踪血大远去的时候,神识扫到阵内的凝丹云匪借助烈焰打破了阵法,随后那两人作死地冲进烈焰之中,如果没有特殊手段,那两人的结局是注定了。

    他倒是不关心那两人的死活,对这护岛大阵却有了兴趣。

    身影一晃而过,等凌越出现在云岛南面空中时候,下方一艘忙乱的云舰上爆发出一阵欢呼:“大队长回来了!”“许队长这下有救了!”

    徐观平把手一挥,驱赶道:“去去去,都别杵这里添乱,彪子留下,其他人去云岛上帮忙,清扫战场什么的,快去啊!”

    六队的几个队员给凌越行礼之后,这才跳下云舰飞走。

    凌越一眼看到六队队长许健满脸黑气盘坐云舰大厅,正运功抵御着毒气的侵蚀。

    在大厅的角落,胡乱丢着一条小桶粗的妖蛇尸身,灰白花纹的妖蛇身上伤痕累累,三角形的脑袋已经剖开,污血流了一地。

    天翁妖鹤听得动静从尾舱走出来,她羽翅有些凌乱,向凌越点头打了个招呼,又回去尾舱休息养伤。

    凌越把昏迷着的血大,朝喜出望外的徐观平手上一扔,一闪身,右手指头搭上了许健的手腕,示意许健继续运功,他看了一眼许健腿上露出来的乌黑色伤口,问边上满脸羞愧的陈彪道:“这伤口不是穿云蛇咬的?怎么回事?”

    “不是穿云蛇……是蛇二手上蛇拐内另藏着的一条细小妖蛇咬的,还不到三阶……蓝黑花纹,有一对小翅膀,速度奇快……”许健睁开肿胀的眼皮,断续着回道。

    “妖蝰蛇。”凌越点点头,伤口血黑发蓝,正是妖蝰蛇毒液发作所至。

    徐观平把血大小心的放到地上,检查了一番,又给血大补了几记禁制,再塞了两颗疗伤丹药,道:“我检查过了,是二阶高级妖蝰蛇咬的,咱们手上没有合适的药材,否则可以炼丹解毒,要赶回关城,肯定是来不及,只有麻烦大队长帮老许逼出毒液了。”

    凌越笑道:“不用那么麻烦,老许也不用受那个罪,我刚好有对症的解毒丹。”

    他在十多年前,那次被涂有蝰蓝绝毒的破灵针刺伤,差点毒发丧命,后来乌不欲用凑起来的药材炼制了一炉解毒丹,救了他一命,解毒丹他还剩两颗,一直留着的。

    运功逼毒容易暴露他的魂修身份,凌越情愿拿出珍贵的解毒丹。

    看着凌越手上出现的一颗散发着清香味的黑色丹药,三人同时大喜,徐观平把大拇指给竖得高高的,对大队长的为人真是佩服不已。

    换做一般人,可不愿浪费一颗如此难得的解毒丹,帮助老许逼出毒液就很够意思,只是老许要享受一番非人的折磨罢了。

    许健道了声谢,接了丹药稍稍一闻,一口吞下丹药,赶紧运功驱毒疗伤。

    以许健的修为,一般的二阶甚至三阶妖蛇的毒液都难不倒他。

    他可以运功逼出毒液,唯独妖蝰蛇的毒液比较特殊,号称绝毒,越是高阶的妖蝰蛇越厉害,除非是当时把咬伤的脚砍掉以绝后患,否则毒液侵入体内,和血液混合到一起,用普通的方法是逼不干净妖蝰蛇毒液的。

    或许二阶妖蝰蛇的毒液还毒许健不死,但是拖得久了,修为也就废了。

    陈彪见许健身上沁出丝丝蓝黑色的雾气,脸上的黑气消散,心头才算放松下来,见凌越转头看向他。

    他忙满脸通红解释道:“蛇二狡猾得紧,他打开阵法缺口后,放出了三个跟随着的凝丹云匪,四个家伙都是黑袍蒙身,两个一组收敛气息分开逃跑,我与老许一时也分辨不出,商量了之后分头带人追赶。”

    凌越眉头微微一皱,蛇二比起冷血的血大,其做派可是聪明了很多啊,既分散了追杀的力量,又增强了他对付追兵的实力,是个厉害的家伙。

    “老许带着两个手下,正好是追着蛇二那一组,才追出一段,蛇二两人又分散着逃跑,老许见另外一个逃跑的家伙修为只凝丹初阶,他干脆让手下去追杀那人,他独自追杀凝丹高阶的对手,想着只要纠缠片刻,拖住对手就行。”

    “等得一交手,老许就发现了他的对手是蛇二,幸亏大队长您的灵宠赶到,截住了蛇二的三阶初级穿云蛇,让老许寻得机会发出了传讯。”

    “蛇二那家伙特别狡猾,他刚刚与老许交手几招,便用蛇拐缠住老许的法宝,藏在蛇拐中的妖蝰蛇突然飞出,利用雷珠爆发的机会突袭得手……等我赶到的时候,蛇二丢下穿云蛇已经独自溜了,其他逃跑的三个家伙倒是没一个跑掉。”

    陈彪讲述得比较简略,凌越还是从中听出了几分惊心动魄。

    血色云匪的血是指血大,色是指蛇二,据说蛇二非常好色,故名血色。

    血色两大匪首果然都不是好对付的家伙,蛇二或许实力较血大稍弱,但是应变手段更加高明,硬是从两艘云舰的追杀下逃出生天。

    血大冷血无情,行事狠辣果决,若是陈彪他们去追血大,面对血大抛出的赤岩烈焰珠,一个应对不好,只怕会损失惨重……

    凌越安慰道:“彪子,打起精神来,蛇二跑得了一时跑不了一世,等他下次露了行踪,咱们再去抓他就是,白箭的兄弟不能白白吃亏。”

    陈彪眼眶有点泛红,躬身道:“大队长,我……属下愿为大队长肝脑涂地!”

    这话他以前还真说不出口,徐观平说的时候他还取笑过肉麻,此时说出来,才觉得唯有如此才能表达出他的心情,跟着这样替兄弟们着想的大队长,让他死都情愿。

    “兄弟之间何须肝脑涂地?别学老徐的,咱们应该是肝胆相照……走吧,去看看岛上怎样了?”凌越扶起陈彪,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肝胆相照……对,还是大队长说得好……”陈彪狠狠点头。

    徐观平单手提着虚弱昏迷中的血大,见得许健的伤势已经无碍,剩下的只是修养一段时间问题,笑道:“战场估计是快打扫完了,咱们得去瞧瞧血色的家底儿,大队长请!”

    这话说的几人都笑了,他们都指望着剿灭了血色,能把白箭的家底给撑得鼓涨起来呢。

    跑了一个蛇二虽然遗憾,凌越出手生擒活捉到了血大,让这场剿灭血色的战斗,终归是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