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54章 一刀灭杀

时间:2018-06-14作者:妖言先森

    长脸修士才堪堪击退任雍的缠斗,发现就这片刻的功夫,对方新来的两人,居然伤势痊愈并配合着斩杀了他们这边一人。

    他朝后急退,口中大叫:“住手!都住手!”

    手中出现一枚暗红色的令牌,叫道:“我乃为善阁执事莫长威,奉命前来邙煌雪域,征招人族修士前去人族地盘守城,请各位不要误会。”

    严若火等人认出那散发赤色光芒的暗红色令牌,确实是翰仑大陆的红召令。

    以前西幕城或者东涯城遭受蛮荒妖兽围困,情况比较紧急的时候,在紫岩城偶尔会见到有人使用红召令,征调各战队前去守城,并且会给予很高的报酬。

    严若火看着另外两人飞去莫长威身边,没说话也没阻止,他不了解先前的情况。

    凌越手指掐动,让妖犀退了回来,它的任务完成了。

    妖犀魂傀的攻击手段太单一,它最多只能起到出其不意的骚扰、牵制,等得对手重视的时候,以妖犀的速度,也追不上灵婴中阶修士,只能被动挨打,还不如收回来。

    有严若火和任雍在,凌越不想出头处理这些事情。

    任雍狠狠地呸了一口,骂道:“误会?你他妈抢不过了就说是误会?有这么便宜的事吗?老子们拼死拼活守城的时候,你们这些王八蛋都干嘛去了?给老子留下储物袋,然后滚蛋……老子不奉那鸟召令。”

    琴雨溪右手抚在琴弦上,只是静静地悬在空中,等待着动手的信号。

    莫长威收了红召令,阴冷的眼神在几人脸上扫过,突然狞笑一声:“本来还想省下一张青泠符。”他拢在袖子内的左手一抖伸了出来。

    手中抓着一枚青光微闪的玉质符箓,莫长威身上的灵力狂涌着朝玉符灌注,青光璀璨,他手中像是握着一道旋风,对着十里外的严若火等人狠狠一扔,“去死吧!”

    “散开!是五阶风符……”严若火脸色大变叫道。

    他一扫便认出对方丢来的是五阶风属性青泠符,闪身朝右前方快速飞去。

    这个时候是不能瞬移的,五阶符箓爆发的威力,特别是风系符箓,会扰乱这片空中的能量波动,很大可能会使得瞬移失败,让瞬移修士陷入进退两难的危险中。

    任雍等人经验丰富,各自朝着一个方向飞逃。

    五阶符箓的威力,他们即便是依靠宝物抵挡住了,也会身受重伤。

    他们没有料到,那家伙身上会有稀少的五阶符箓,现在只能是有多远逃多远。

    青泠符要追踪爆发,也最多只是重创到其中一个,其他人还可以回身相救,总不至于全部折损在这里。

    只有凌越没有动,他在莫长威拿出符箓的瞬间,便察觉大事不妙,手中出现了咫尺刀,杀意迅速迸发凝练,在对方符箓出手,严若火等人飞退的时候,他蓄力一刀狠狠劈去。

    在他上空缠着一团的枯蛟藤,得了凌越的命令,也察觉到了远处的威胁。

    枯蛟藤赶紧放开对手,咿呀怪叫着朝凌越方向扑来。

    那被缠着一直对抗枯蛟藤吞噬灵力的修士,还傻乎乎地停在空中东张西望,一时摸不着头脑。

    “凌兄弟,快退啊……”严若火神识扫来,发现凌越没有退,赶紧回头狂叫。

    “啪”,青泠符在空中爆开,化作两道翻腾的青色狂风,咆哮着,对着凌越站立的方向席卷扑来。

    三十余里内的天地灵气被牵引,从不同方向,朝着青泠符爆发形成的青色狂风流动,而冰潭附近的空中,形成了一个个呼啸旋转的气旋。

    这就是五阶符箓恐怖的地方,它能吸收天地灵气不断增强威力来攻击对手。

    枯蛟藤奋力扑到凌越身上,绿光一闪,它心惊胆战地潜伏到右掌心,再也不敢抛头露面。就这么耽搁一下,凌越已经被青色狂风给锁定,再跑已经来不及了。

    莫长威冷笑一声,道:“不知死活!”

    随手一挥,停在他身前的两个圆环,化作两道银色流光,交错着挡向凌越劈来的一道凌厉暗青色刀芒。

    区区一个灵婴初阶,仗着枯蛟藤和妖傀之力,便可以忘乎所以吗?

    “啪”,刀芒劈退了一道流光,却被第二道银色流光给击溃。

    莫长威隐约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光芒爆发中闪了一下,突然心头一悸。

    身上护甲形成的无形护罩“砰”一声爆开,他还不及避开,接着额头一凉,莫长威心中升起一个念头:糟了……

    飞在莫长威身边的另外两名修士,正朝着远处空中不知躲闪的修士大叫:“齐兄,快闪开啊,闪开……”

    对于凌越劈向莫长威的那一刀,他们就当是个不自量力的笑话。

    齐姓修士也终于发现了不妙,怒骂一声,朝上空飞去,试图避开青色狂风的正面冲击,免得被五阶符箓的威力给席卷到,他真是恨死了不把他性命当回事的莫长威那个混蛋。

    那家伙没有援手搭救也就罢了,反而用五阶符箓坑害自己人。

    直到听得响声不对,另外两名修士才察觉莫长威的额头上有道细细的血痕,眼神呆滞着在迅速黯淡,接着,他们惊恐地看到,莫长威的身体裂做两半,在五阶符箓爆发形成的气流旋风中,朝左右两边错开倒去。

    一个小小的灵婴人影,身首分开,从莫长威裂开的紫府掉了出来。

    很显然灵婴没来得及躲开杀身之祸。

    “啊……”两人惊叫一声,疯狂地朝远处遁去。

    太可怕了!对面那小子不知是使的什么手段,把一个灵婴高阶,在无声无息中给干掉了!一招都没有挡住啊!

    凌越在劈出那一刀之后,神识海像是抽空了大半,浑身发软,虚得直冒冷汗。

    他收了妖犀,顺势朝地面落去。

    上次成功施展出来杀意,是符文火焰的那丝灵智在影响着他,凌越几乎是处于不清醒状态,只是记住了施展时候的那种感觉。

    而这次独自清醒地施展出来杀意,凌越才发现,这玩意威力大,却也特别耗神。

    他记得上次是施展过三次杀意的,都没有这样一次施展感觉累……哦不,上次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累……他在猜测,或许杀意施展得借助符文火焰的能量,否则说不过去这次会有这样严重的后遗症啊?

    刹那间,凌越转过许多念头,他还未落到冰雪地面,忍着强烈的不适,调动灵力用手中的咫尺刀朝着下方一绞。

    嘭,犀利的刀芒在地面掏出一个六尺大小的孔洞,凌越一闪一跃钻了进去。

    “古钹。”凌越心念一动,古钹化作土黄色的光芒把他给罩在中间,他先前不可能丢下枯蛟藤独自跑掉,而古钹便是他防御五阶符箓攻击的依仗和手段之一。

    他为什么要跑?而且正好趁着对方大意的时机,一刀偷袭斩杀了事。

    灵婴高阶又怎样?还不是给他灭杀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