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14章 巧遇

时间:2018-05-26作者:妖言先森

    转过身去,凌越对上一双如秋水般的眸子。

    一个身材娇小窈窕的年轻女子,脸上蒙着厚实绢巾,见到确实是凌越,她站在那里,身子有些压抑不住的微微颤抖,眼中蕴着满满的喜悦。

    “真的是你!太好了……你果然没事,可把我担心坏了。”女子穿着一袭白花淡紫色长裙,正是当年一起挖矿的云秋禾。

    “秋禾……云师妹,呵呵,好巧啊,这里能见到你。”凌越笑道。

    他笑得很开心,在陌生的地方,遇上共过患难的熟人总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云秋禾脚下轻点,用的是凌越当年教给彦文卿的身法,她早就学会了。

    一闪便到了凌越的身前,她上下打量着凌越。

    眼睛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形,笑嘻嘻一把拉着凌越的胳膊,道:“走,我请你喝酒去。老朋友重逢,当浮一大白。”

    凌越看到与云秋禾一起喝茶的两位年轻男修,脸色变得特别精彩。

    他便知道这女子是故意的,也不理那两人,笑道:“好啊,正好聊聊你们当年是怎么出来的?”脚下朝外走去,不动声色间,把胳膊给抽了出来。

    “云师姐,等等,我们也一起去喝酒,我知道有个好地方……”其中一位年轻男修追出来叫道。

    “不用了,金道友你们请便,我与师兄有事要谈,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喝茶。”云秋禾头也不回,扬了扬右手,与凌越一道飘然而去。

    那两人恨恨地瞪了凌越的背影几眼,无可奈何相视苦笑,又坐回去喝茶。

    凌越知道他被云秋禾当了一回挡箭牌,取笑道:“有免费的茶不喝,偏偏要自己花灵晶请客喝酒,先声明,我口袋里没灵晶。”

    云秋禾吃吃笑道:“我偏偏乐意。”接着又轻叹口气,道:“你说,我要是把遮挡脸上的这块布扯掉,他们还会请我喝茶吗?估计他们会当场吐出来。”

    凌越不知该如何回复她,女子终归是在意外貌的。

    当年是迫不得已,云秋禾才听了他的建议狠心毁掉容貌,保全了清白。

    而凌越那时候连法力都调动不了多少,没法给云秋禾好好医治,错过了最佳的恢复时间,凌越只能安慰道:“等你晋级灵婴,会有一次调整身体的机会,到时你的容貌又可以重新恢复。”

    云秋禾勉强笑了笑,道:“晋级灵婴……呵呵,需要极好的机缘才行。”

    她突然发现气氛被她弄糟糕了,赶紧叫道:“停,咱们不说那些,好不容易从那鬼地方逃了出来,还能在这里重逢,应该说些高兴的事,比如……”

    却见凌越突然加快脚步,朝着前面的街道上一堆人围着的地方走去。

    云秋禾跟着过去,笑道:“想不到凌兄你还喜欢凑热闹。”

    凌越回道:“好像是一个朋友遇到些麻烦,你别进来,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横刀岭坊市有规定,灵婴以下的修为,不准在坊市内飞行,违者重罚。

    所有能在街道上空飞行的修士,都在高手之列。

    说话间,凌越身躯几晃,已经钻进人堆里去。他在远处,便听得是曲子仁的声音在与人争执,遇上了他肯定不能袖手旁观。

    曲子仁和上次担保凌越的那个瘦高个修士,正被三个人拉扯着。

    凌越一路进来,大概听明白是曲子仁他们欠对方的灵晶,凌越伸手,朝抓着曲子仁胸口衣袍那毛脸修士的手腕抓去,口中道:“有话好好说,何必伤了和气。”

    那人也有凝丹境圆满修为,冲着多管闲事的凌越喝道:“没你甚么事……”

    手腕一翻,放开曲子仁朝着凌越的手掌撞去。

    坊市内规矩特多,争斗的时候都得小心点,不能动静太大。

    曲子仁也发现了搅合进来的凌越,苦笑着提醒道:“凌兄小心……”

    两只灵光闪烁的手掌撞到一起,“啪”,毛脸修士朝后仰去,脚下滑出好几步,身上一阵噼啪炸响,才化解掉凌越撞击的劲道。

    围观的修士兴奋地朝后面退远一些,有人喝起彩来。

    毛脸修士脸色有些难看,瞪了凌越一眼,怪叫道:“嘿哟,姓曲的,你们欠灵晶不还,倒欠出理来了?信不信滕某现在就请来闻管事,来给咱们评评理?”

    曲子仁挡在凌越前面,哈腰拱手,满脸干涩的笑,道:“滕兄,曲某这阵子,手头实在是不宽裕,还请暂缓一些时日,曲某一定还上欠你的灵晶。”

    瘦高个修士感激地冲凌越点头,显然也是担心事情闹大,拱手说好话道:“滕兄,请再宽限些日子吧,咱们兄弟有宝物押在滕兄手中,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滕姓毛脸修士呸了一口,骂道:“已经宽限了好些日子,你们一拖再拖,也是滕某脾气好,换个人试试,早把你们抵押的宝物给拍了抵债。”

    曲子仁双手乱摇,急道:“别,别,滕兄再宽限十天,我们这就想办法去挣灵晶,就十天……绝对不会再多了。”

    凌越不清楚状况,不方便插嘴,传音问道:“曲道友,你们欠他多少灵晶?”

    曲子仁很无奈地传音道:“还欠他五百,上品灵晶。”

    接着解释道:“前些年我们大哥要渡劫,我们兄弟几个就帮着凑了些灵晶,帮他准备渡劫的丹药、法宝和抵挡雷劫的阵法等宝物,最后……大哥还是渡劫失败……总共也才欠了五百,哎,利滚利,除非能一次还清……”

    云秋禾挤在人群看热闹,听出了一些端倪,传音道:“凌兄,小心骗子。”

    这些年云秋禾一直在横刀岭坊市厮混,对坊市中的一些龌蹉事情,有所耳闻。

    她不清楚凌越与那个欠债的曲姓修士,到底是什么过硬的关系,她只能尽朋友之谊,适当给予提醒。

    凌越冲云秋禾微微点头,示意他会小心。

    五百上品灵晶,相当于五万中品灵晶,对普通的散修可是一笔巨大的数目。

    凌越身上总共不到三十枚上品灵晶,他要上当也没那么多的本钱,当然,他身上的千年药材和圣螺凝珠除外,他还不清楚此地的物价水平,也不可能轻易拿出来,

    他有自己的判断,或许能在其他方面帮一些忙。

    滕姓修士嘿嘿冷笑,道:“行,再给你们十天时间,别说没给你们机会。”

    领着手下两人朝外走去,便走边道:“听滕某的劝,加入矮猫他们的队伍,进山里去抓土著野人,滕某可以多宽限你们一些时日。运气好的话,去得一趟便把欠的灵晶给还清了,何必如此固执呢?”

    曲子仁皱眉拱手道:“多谢滕兄提点,曲某再考虑考虑。”

    凌越扫了一眼看热闹修士的神情,便知道去抓土著野人,肯定是一件非常凶险的事情,而滕姓修士的举动,是逼着曲子仁他们去冒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