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11章 大阵仗

时间:2018-05-24作者:妖言先森

    看向同样脸色发白的两人,凌越悄然传音道:“还不过来。”他从妖犀背上跳下来,恭敬地站在空中。

    姚亨和曲子仁赶紧飞近,等候着远处锁定他们的灵窍境高手发落。

    只要不是冒犯冲撞了灵窍境高手,灵窍境修士是不会出手对付像他们这样小小的凝丹境修士,一则是没有油水,没有利益冲突,再则灵窍境修士身份摆在那里,随意出手对付晚辈,名声不好,也容易坏了心境。

    除非是穷凶极恶之徒,才会没有顾忌、没有讲究的胡乱杀人。

    很快,极具压迫的气息到了上空,一个稍有些低沉的声音问道:“你们从哪里来?”与先前凌越的问话,如出一撤。

    三人之中以凌越的修为最高,按规矩是由凌越来回话。

    凌越躬身施礼,恭谨道:“回前辈,我们从崖雀山来,去横刀岭坊市。”

    他知道追来的灵窍境修士不是要问这个问题,而是如同他先前一样,只是随口一问的废话,他却必须认真回答,包括去的目的地,这是回话的小技巧。

    稍稍停了片刻,低沉声音再问道:“你们这一路上可有看到,或者感觉到,有很强大的修士经过你们附近,最少是灵婴高阶修为……你们仔细想想,不得隐瞒,知道吗?”

    最后一句说得很严厉。

    凌越装着吓出了冷汗,回道:“晚辈没有见过。”又稍稍侧头,问道:“姚兄,你有看到吗?”

    姚亨油滑的脸上白得像纸,低着脑袋,身躯不住颤抖。

    听得凌越突然问他,姚亨都快吓晕过去了,舌头打结道:“我……我没有……没见过……过……”他连基本的礼貌都忘记了。

    曲子仁不待凌越提示,便赶紧回道:“回前辈,没有见过。”

    锁定在他们身上的神识散去,压迫的气息消失在远处。

    又过了片刻,三人才直起身躯,姚亨一屁股坐在空中,抹着脸上的冷汗,苦笑道:“哎,真是吓死我了,前辈的威压,好生厉害……让两位见笑了。”

    凌越爬到妖犀背上,装着强颜笑道:“前辈只是问个话而已,姚兄有什么好怕的?再则我们一路上也没有见过其他前辈,前辈既然垂询,我们实话实说便是。”

    曲子仁看了一眼凌越,附和道:“对,实话实说。”

    他不动声色拉开与凌越的距离。

    姚亨揉着腰,叹气道:“唉,姚某这心境,还得继续磨砺啊。”

    他站起来也朝边上飞去,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便是搭伙,也得保持安全的距离。

    天魂子传音道:“走了。”

    凌越这才算是彻底松懈下来,刚刚那低沉的声音,正是被天魂子吓退的那个灵窍境修士,天老的手段,果然没有瞒过多久,而且天魂子还特意瞬移了一次,这么快便被追来了。

    三人经历了此番惊吓,彼此间稍稍放下戒心,离得有百丈,并排着朝横刀岭坊市飞去,经过大黑山峡口的时候,姚亨和曲子仁打叠起精神,注意两边的动静。

    盗匪修士或许是被灵窍境高手的出现给吓着了,三人连个人影都没有碰到,很顺利便飞了过去。

    后面的路上,即使遇到其他修士,也相安无事,一路再无波折。

    只是到了横刀岭坊市的门前,凌越却遇上了麻烦。

    坊市进入的阵法通道关闭了,坊市入口前面,有两个护坊灵婴修士坐镇。

    另有五个护坊的凝丹修士在吆喝着:“拿出身份玉牌。快点!宗门的、修真家族的、或坊市发放的,只要是正规身份玉牌,都可以拿出来,检查了才能进去。”

    姚亨嘀咕道:“奇怪,平时从来没有检查过身份玉牌,今日这是为何?”

    横刀岭坊市前面的葫芦状峡谷内,汇集着很多修士,有凝脉境,更多的是凝丹修士,还有少数几个灵婴修士,一个个在排队接受检查,大家都小声议论着。

    凌越还发现,护坊修士对于灵婴修士检查得特别仔细。

    他心中暗暗叫苦,这般大的阵仗,肯定是针对天魂子冒充的大魔头。

    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凌越有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倒霉感觉。

    一时半会,他去哪里搞到身份玉牌?

    峡谷内也有些修士没有身份玉牌,他们想退出去,在护坊灵婴的扫视下,满脸苦色呆在峡谷内,等候着发落。

    谁能想到,平日里屁用没有的由坊市发放的身份玉牌,会在此时突然检查吧。

    曲子仁见得凌越有些磨磨蹭蹭,心下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也停了下来。

    有两个灵婴修士似乎是大门派的,很有些不满地上前询问护坊灵婴。

    “罗兄,你们搞什么?怎么进入横刀岭坊市,还需要检查身份玉牌?以前与蛮荒妖兽大战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啊。”

    “是啊。出什么大事啦?没有身份玉牌的,或者丢了身份玉牌的,罗兄你们将如何处置他们?”

    护坊灵婴与他们显然是熟识,拱拱手,笑道:“罗某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才刚刚接到的命令,不只是横刀岭坊市,其他坊市进出都要检查身份玉牌,实在是没有玉牌的人族修士,最少得由两个有玉牌的修士做保,或者,由所在的宗门出面做保,才能放人。”

    听得护坊灵婴如此说话,那两个灵婴修士便不再多问。

    如此大规模的检查身份玉牌,必定是出了了不得的大事,而颁布命令的,只能是大宗门的高层。

    至于怎么处置没有身份玉牌、又没人做保的修士,护坊灵婴并没有提及。

    凌越却猜测,没有身份玉牌的修士有可能会要接受非常严格的盘查,或许还将面临很严厉的惩罚。

    那两人掏出宗门的身份玉牌,由护坊灵婴当面查验之后,匆匆进入坊市走人。

    曲子仁叫住了排队的姚亨,传音问凌越道:“凌兄你的玉牌掉了?”他问得很委婉,不想让凌越难堪。

    凌越苦笑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他是根本就没有那玩意。

    天魂子正在与他商量,实在不行,只能通知摄魂,让摄魂过来领人了。

    凌越看出了曲子仁有帮他一把的想法,现在就看姚亨的意思了。

    不到万不得已,凌越是不想麻烦摄魂过来领人,他宁愿多付些报酬给曲子仁他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