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9章 闯出去

时间:2018-05-24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接了雾夜刀,持刀闭目,先感受片刻,再缓缓地朝着刀身灌注力量。

    一股萧杀的气息,从凌越身上涌出,昏暗的洞穴中有嗤嗤的风声在激荡。

    待得蓄势足够,凌越一刀劈去,“唰”,空中有寒光闪了一下。

    青黑色的刀芒没入对面的石壁,“啪啦”一声,光滑的石壁崩裂了好大一片,最中间有一道刀痕,深入石壁不知有多远。

    凌越睁开眼睛,盯着刀痕失望地摇了摇头,又闭目体会着,再次缓缓灌注力量进入雾夜刀,直到刀身有些虚幻,才狠狠一刀劈去。

    看着崩塌了好大一片的石壁,凌越有些沮丧,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能够感悟到杀意,却使不出来,好像……是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一般,堵得很难受。”

    天魂子劝慰道:“在虚幻中感悟的杀意,要想能够顺利使用,还得在现实中加强感悟。别急,你已经能够体察到意的存在,使用出来,只是迟早的事情。”

    凌越苦笑:“但愿如此吧。”

    他这才注意到,所在的石室大了很多,又问道:“天老,我们怎么出去?您有什么好办法没有?……咦,摄魂前辈呢?她出去了吗?”

    他与摄魂针有某种特殊的联系,此时却没有感觉到摄魂针的存在,故有此一问。

    天魂子早就看出了凌越此时的修为,已经精进到了三阶圆满的顶峰。

    他知道凌越急着出去准备渡劫,笑道:“摄魂早就出去了,她现在弄了一个战魂宗,说是要让你去当宗主,你此番堪破生死关,正好可以去战魂宗地盘渡劫。”

    说着丢给凌越一枚玉简,是这些年来,摄魂整理的关于翰元星的一些信息资料,正是凌越需要了解的东西。

    凌越花了盏茶时间看完玉简,沉吟片刻,摇头道:“天老,我不想去战魂宗。”

    至于为什么,凌越没有解释,天魂子却能理解凌越的想法。

    他笑道:“随你吧,你不愿意与摄魂搅合到一起,也好,那家伙惹祸的本事不小,你自己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等得你晋级四阶之后,老夫也要带着希蛮仆族,找个地方安静地呆很长一段时间,到时,咱们也分开吧。”

    凌越愣了片刻,心中有诧异和不舍。

    两人在一起时间久了,从猜忌到相互了解,再到相互信任,经历了很长时间的磨合,度过了无数次的危险,彼此间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虽然早就知道会有分别的一天,这不经意提起,凌越还是觉得有些伤感。

    他面上却也不会表露出来,见天魂子微笑看着,回道:“行,等我混得好了,混出名堂了,到时再罩着您老人家,让您老人家好好地享享清福。”

    天魂子一阵哈哈大笑,指着厚颜无耻的某个家伙,道:“好,好,不枉老夫栽培你一场,你小子有这心,老夫便欣慰了。好好混,老夫可是记着你的承诺啦。”

    凌越嬉笑道:“所以说,您老提前下点血本,多教我一些秘法、魂术,包您以后不会吃亏的,怎么样?您老还有什么想得起来的好东西,统统教我吧。”

    天魂子虚影一闪,便回去了光门,笑道:“你小子,尽盯着老夫这点压箱底的本事,你想也别想,这是老夫留着传给徒弟的。”

    他招呼还在锲而不舍,去了很远地方挖矿的希蛮仆族人。

    那些家伙真是穷怕了,把附近矿山的地底,收刮得比用扫把打扫过还干净。

    凌越接了以前放进手镯中的储物袋和兽袋,稍稍一扫,见两头人面妖蛛依然在沉睡,而妖犀魂傀的伤处恢复如初,实力尽复,便把储物袋挂好。

    换上一套舒服的新袍,凌越撇嘴道:“哎,真小气,你徒弟还没影的事儿。”

    两人半真半假的玩笑着,很快,希蛮仆族人便涌入了光门。

    天魂子笑骂道:“行了,你小子别哼哼唧唧,也赶紧进来吧。”

    凌越这才知道,天老早有脱身的计划,笑嘻嘻一闪跨了进去,道:“有您老罩着,我就省事多了,还正愁怎么躲得过上面护矿高手的探查呢?”

    手镯空间里面有了很大的变化,以前一派荒凉焦黑的地方,多出了许多绿色。

    东一簇西一丛,长着一片片低矮的植物,零星还有点点野花绽放。

    特别是空气中的灵气,居然不比翰元星差,凌越记得他以前进来的那次,几乎感受不到灵气存在的,这变化也太大了。

    天魂子仍然是坐在那株三丈高的枯树顶上,身上偶尔有黑气外溢,瞬间又被他收了回去。

    他双手掐诀挥动着,道:“本来是可以通知摄魂过来,再把我们给带出去的,既然你不想去战魂宗,那只能老夫辛苦一点,动用一些能量,隐蔽些闯出去了。”

    光门收缩着变回手镯,在矿道盘旋一圈之后,有金光漫出。

    古铜手镯一颤,钻进岩石朝上遁去,很快,便从某处的山脚穿了出来。

    凌越突然想起,他还有两个认识的朋友在矿洞里受苦,叫道:“天老,等等,我还有两个朋友,能不能把他们捎带上……”

    天魂子笑道:“听摄魂说,早在十年前,他们便出去了,那次闹得还挺厉害的,你当年挖矿的那座矿山早就倒了,你看。”

    随着天魂子手诀掐动,凌越看到黑暗的空中变得透明,接着能看到外面一晃而过的景象。

    他看到那座光秃秃很显眼的矿山,从半山腰倒塌滑了下去,那个矿洞入口的凹陷,还可以看出一点印象。

    “哦,那算了,咱们走吧。”凌越便不再多问,看着外面的景象闪过。

    也不知天老用了什么手段,能使得古铜手镯瞒过五阶灵窍境高手的神识感知。

    正飞行着,突然,手镯震动着停下,空中有波动闪烁的阵法显现出来。

    天魂子脸色一变,喷出一口金色的光芒,双手法诀掐得飞快,空中有无数复杂的符文飞舞,手镯散出浓郁的黑雾,旋转着,猛然穿过了阵法的阻拦。

    “这出去的路线,是早些年摄魂给的,想不到阵法加强了不少,老夫只能硬闯了出来……哎,还是惊动了护矿的那家伙。”天魂子解释一句,又牢骚道,“可怜我这把老骨头,等下说不定还要与人动手。”

    外面的景物飞速旋转,快得凌越看了有些眼晕,能不能顺利逃出去,真得看天老这把老骨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