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7章 决然一刺

时间:2018-05-22作者:妖言先森

    遥远的古源大陆,邱瑜看着沉睡不醒的天翁妖鹤,微微叹息:十年了,夫君你到底去了哪里啊?现在可还安好?

    良久,邱瑜才走出天翁妖鹤沉睡的房间,进入她自己的密室。

    掐诀开启了整个院子阵法,邱瑜盘腿坐下,身周布置着晶亮的真正灵晶。

    浓郁的灵气缓缓散发着,再次叹息一声,邱瑜摒弃杂念,调息运转功法,开始冲击凝丹之境。

    这些年,白箭的凝丹兄弟们接连突破修为,灵犀战技一组组失效。

    她做为代理大队长,必须拥有凝丹修为,替兄弟们重新绘制战技符文,这是她的职责,更是替一去不返的凌越承担的责任。

    翰元星这些年里变得动荡不安,经常会有小门小派在一夜之间惨遭灭门。

    各大门派明争暗斗,相互指责是对方所为,吵吵闹闹最后不了了之。

    蛮荒妖兽攻击凡人城池,也时有发生,甚至还发生过兽潮屠城之事,而各大门派救援不及时,又是一番推诿吵闹。

    偶尔,有土著野人劫掳低阶修士的事情流传在坊市,被人引做笑谈怪论。

    在浮沃平原,一个毫不起眼、又默默无闻的魂修门派,把名号从“末魂宗”改为“战魂宗”,丝毫没有引起他人的在意。

    凌越所在的地下洞穴,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冻结着的冰晶,早就变做了诡异的鲜红色,浓得似乎能滴出血来。

    天魂子把光门挪到拐了好几道弯的坑道之中,整整十年过去,他基本上已经不抱希望,凌越还能堪破生死出关的可能,希望太渺茫了。

    他经历过生死关的考验,自然知道生死关的艰难凶险。

    生死关头悟生死。

    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淡然面对生死。

    天魂子在凌越陷入杀戮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可惜他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冰晶一天天变得鲜红。

    留在这里还没有走,是天魂子心中还抱着一丝幻想,一丝渺茫的幻想。

    他知道小家伙的运气一向不错,不到最后时刻,他是不会放弃的,而且他的耐心足够,让他多等十年,二十年,甚至一百年都不成问题,只要冰晶还没有彻底碎裂。

    无声无息的,摄魂针穿岩遁土进入洞穴。

    一个俏丽的蓝衣女子飘然落地,面目稍显模糊,一双凤眸带着逼人的煞气,使人不敢直视。

    蓝衣女子正是重生后的摄魂,她有些享受似地深吸了一口空中淡淡的血腥气息。

    扫视一眼血色冰晶,摄魂颇为遗憾道:“哎,我把战魂宗宗主的位置,一直给他留着呢,小家伙……到底还是修为历练不够啊,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还不能破关。”

    又看向天魂子,问道:“你打算守到什么时候去?”

    天魂子神色黯然,道:“再过些时间吧。”

    他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等到结果,只是不想放弃而已。

    每个闯生死关的魂道兼修之士,经历的生死关各不相同,天魂子只能看出凌越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却也不知具体如何。

    摄魂便不再问,丢给天魂子一个储物袋,道:“没找到什么好东西,一颗低级灵髓,两颗沉魂石,您将就着用,早日把那魔胎炼化融合了,也方便用新的身体在外面行走。”

    天魂子收了储物袋,按惯例叮嘱道:“你现在有了地盘,别老是用抢的手段,免得被大门派给盯上了……”

    摄魂叫道:“您又来了。好好,我去讨总行了吧,他们不给我再抢……走了。”

    蓝光一闪,摄魂瞬间消失无踪,她算是怕了天老爷子的啰嗦。

    换个人这样烦她,早被她拍死投胎转世八百回了。

    天魂子见得摄魂走了,苦笑摇头,身影一晃,便回去了光门之中,有得摄魂送给他的这些宝物,他可以加快魔胎的炼化进度了。

    两人都没有发现,血色冰晶的深处,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抹极淡的绿色。

    在血色世界中,凌越宛如杀神一般纵横驰骋,浑身裹着浓郁的血色雾气,手中一柄妖艳的血刃,随手挥去,便劈碎一头巨大无比的凶兽。

    那种横扫一切、唯我独尊的盖世气势,使得凌越深深地沉醉其中。

    他早就忘记了什么生死关,忘记了他所有的一切,只知道杀戮,无止境的杀戮。

    在他的右手掌心,枯蛟藤探出一片细叶,贴着冰晶不停地吞噬着血腥气息。

    它是妖魂之体,对危及它生命的危险最为敏感,它本能的觉得,只有吞噬了冰晶中的血色,才能唤醒不知什么原因而失去知觉的凌越。

    枯蛟藤已经醒来有三年多时间,它一直在不停地吞噬着血色。

    而冰晶的血色却越来越浓郁,枯蛟藤吞噬得再多,也阻止不了冰晶的变化。

    它能感觉到危险越逼越近,或许,下一刻,它便会和凌越一起爆成一地的碎片。

    枯蛟藤急了,它被压制在右手掌心几乎是动弹不得,而冰晶更是坚硬无比,它咿呀叫着,把它的本命妖元,朝着凌越的掌心喷吐。

    冰凉的绿意浸入凌越的体内,才刚刚钻入肌肤,便被体内浓郁的血色淹没。

    枯蛟藤苦兮兮,只得隔一阵喷上一口。

    再是不舍,为了能唤醒沉睡的凌越,为了能活命,它也必须拼了。

    不知过了多久,厮杀着的凌越,突然听到一声微弱的咿呀声音,有些熟悉,又似乎很遥远,接着,血色的世界中,突然有一抹清凉的淡绿出现,转瞬间便消失。

    凌越愣住了,盯着绿色消失的位置苦思冥想,对于前方拍下的巨大掌影,视而不见,他仿佛是呆住了,就这么停在空中,一动也不动。

    “嘭”,巨掌呼啸着拍在他头顶,打得他身上的血雾散开,朝下方翻滚着掉落。

    浑身碎裂般的痛疼,让凌越忍不住高声厉吼。

    一头巨大的血色凶兽,从下方朝着掉落的凌越撞来。

    凌越这些年不知遇上过多少这样的危险,正准备顺手一刀劈去,便是在这个时候,咿呀声再次传来,一丝淡绿出现在浑浊的血色中,不到一息,便消失不见。

    “绿影!”凌越猛然大叫着清醒了过来。

    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记得是在参悟生死关,怎么陷入了杀戮之中?

    这血色的世界又是哪里?他不是在自己的神识空间吗?

    凶兽狂野奔腾着,越冲越近,危险的感觉逼迫着凌越做出选择,冥冥之中,心头仿佛有声音在催促:举刀劈砍……快,再迟就来不及了。

    凌越仰天一声怒吼,反转刀柄,猛然把手中的血刃,朝着胸口决然一刺。

    “嗤……”,剧烈的痛疼,是那般的清晰刻骨。

    整个血色世界震颤了,无数的惨叫、凄厉兽吼声响起,像是垂死的挣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