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6章 不可自拔

时间:2018-05-22作者:妖言先森

    灰尘中有不起眼的蓝光微闪,摄魂针遁入岩石,留下一派狼藉和凄惨,很快便进到凌越化作冰茧呆着的洞穴。

    天魂子的虚影飘起在冰茧上空,笑道:“干得不错,老夫已经把小灵脉矿整个搬入了缚魂手镯空间,泄露出去的那点动静,也被你弄出来的大动静给遮盖了。”

    地底之下,也能感应到上面的震动,可见摄魂搞出来的动静不小。

    摄魂从摄魂针上飘出,不置可否笑道:“小场面而已。可惜,还是没有挑起他们真正的争斗,全是一些利益为先,没有血性的家伙。”

    又看了一眼冰茧上稍稍浓郁的赤色雾气,骂道:“似他这般,一味压制着,要拖到什么时候破局?畏手畏脚,以后难成大器。”

    天魂子摇头道:“摄魂,你也别说凌越,你此番重生不易,以后还是稍稍收敛下性子,做事多考虑后果……”

    摄魂打断着不耐烦叫道:“你又来了。我这性子改不了的,也不需要改。”

    身影一晃,飞入摄魂针内,摄魂道:“您老这啰嗦的老毛病,不也一直没改?行,有你守着小家伙,我留在这里也是多余,我这就出去,在翰元星上,提前给咱们魂族打下一点基业。”

    蓝影闪动,摄魂针已经遁入岩石去得远了。

    天魂子苦笑摇头,就摄魂这惹祸的性子,他以后去找不找摄魂,还很难说。

    他现在担负起了要庇护希蛮仆族人的责任,至少在希蛮仆族人出现高手之前,他不会轻易的与道修宗门为敌。

    盯着冰茧看了一会,天魂子再次叹气,也不知凌越怎样了?闪身进了光门。

    没人能帮到凌越,只能他自己在生死关头参悟堪破。

    生死关头,悟生死。

    凌越此时陷入了浓稠的血腥之中,四周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比漆黑更恐怖的血色,无边无际的赤色,令得他快窒息了。

    赤色的世界里,到处都有残酷杀戮,各种奇怪残破的尸身在赤色中漂浮。

    有无数长相奇特的修士,无穷的妖兽,还有体积庞大凶猛无比的怪兽,一个个气息强横无比,不知是从哪里来,呼啸着,冲撞着,相互攻击着。

    修士们挥手投足都能牵引天地之力,随手一拳便引发了气漩飓风。

    相互间杀得天昏地暗,杀得日月无光,杀得血流成海。

    在血色的刺激下,凌越心中杀意炽烈,他仅有的一丝理智却告诉他。

    这是假的,假的,不能出手,不能妄动!

    他苦苦压制着,便是闭上眼睛,关闭五识,血腥刺激的一幕仍然在他眼前栩栩如生。

    有无数的声音在心中呼吼,怒骂,叫嚣。

    听不懂他们在叫喊什么,凌越心中的杀意,却在一波波高涨、澎湃。

    像是要满溢出他的胸腔。

    凌越忍着,苦苦忍着,额头汗如雨下,流下的是血色汗水。

    一头巨大的凶兽发现了他的存在,嘶吼咆哮一声,从极远处低头冲撞过来,凌越想避让,却发现他深陷粘稠的血液之中,他居然挣扎不开。

    凶兽冲刺的速度,把它附近的空气都撕出了曲折的赤色波纹,朝四周扩散。

    无数漂浮在血色中的尸身在瞬间爆成齑粉,留下一道强劲气流尾光。

    凌越不知道他被撞上了会怎样?那锁定他的气息,是那般的真实,令人心颤。

    他手中有刀!心中蓄满着滔天杀意!

    凌越全身战栗,他该怎么办?他该如何选择啊!

    出刀?还是站在原地听天由命?

    近了,非常近了!凌越狂啸一声,他选择拼杀!他直觉被撞上了会灰飞烟灭。

    危险的感觉太真实了,真实得他不敢赌!也赌不起。

    脑海中有个声音在嘶吼:杀吧!命只一条,死不再生!杀啊!

    既如此,那便杀吧!杀他一个天翻地覆!

    外物虚幻与否,真实与否,都与他再没关系,他得杀出一条血路,即便是彻底沉沦,也胜过窝囊受死。

    拔刀。

    刀鸣欢快,炽烈的杀意随同赤雾疯狂地涌入雪白的刀身,只是刹那,刀身尽赤。

    凌越感受到了破开一切的杀意,在他手中的赤刀凝练。

    他顺势劈去,对着凶兽的头颅,用尽全身的力气,就这么一刀劈去。

    朴实无华,简简单单的一记劈砍,破空声凄厉。

    一道霹雳般的赤芒,从刀刃脱颖而出,赤雾翻滚,煌煌然声势浩大。

    凌越却再也提不起力气劈去第二刀,只是一刀,便抽空了他所有的力量。

    他保持着双手持刀的劈砍动作,他看到一丝极细,细得在漫天舒卷的血色中,几乎分辨不出的赤色晶线,隐藏在他的刀芒之中,那是杀意凝练!

    心中若有所悟,原来这样,便可以把杀意凝练成实质!

    “轰”,耀眼的赤色刀芒,与凶兽巨大的头颅在百丈外碰撞。

    刀芒砰然破碎,赤雾爆散,杀意凝练的晶丝从凶兽头颅一划而过。

    “嗷……”,凶兽速度不减,四蹄飞扬,冲出赤雾一往无前地凶猛撞来。

    巨大的兽眼内凶焰涛涛,喷发着毁灭一切、践踏一切的怒火。

    眼见着便将迎头撞上,狂暴气劲吹得凌越身上衣袍哗哗作响,吹得他睁不开眼。

    “噼……嚓”,凶兽突然从中间裂做两半,在凌越身前十丈分开,一左一右,两爿残躯呼啸着踏蹄飞过,血水如倾盆大雨,把凌越当头浇了一个通透。

    凌越这才收刀挺立,他发现消耗殆尽的力量和狂暴的杀意,在瞬间重新恢复,甚至更胜之前。

    只是,他的瞳孔已经变得通红。

    最后一丝清醒的理智,也被当头的血水给浇灭,被无匹的杀意给吞噬。

    “杀!杀!杀!”

    凌越振刀狂吼,身上杀意沸腾,束缚着他的粘稠血色,汹涌着灌注进他的身体。

    又一头凶兽冲来,凌越踏空飞行,他已经不受血色的束缚。

    迎着凶兽,举刀,劈砍!

    肆意的狂笑中,血雨洒落,凌越加入了杀戮的盛宴。

    他的修为在不知不觉中提升,他不知疲惫地厮杀着,弑妖,杀兽,斩人,血色世界无边无际,血腥的杀戮,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似乎永远没有穷尽。

    而凌越,彻底沉沦在杀戮之中,不可自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