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5章 栽赃陷害

时间:2018-05-22作者:妖言先森

    天空中的三人,估计讨价还价闹得不是很愉快,有时动作表情显得很激烈。

    只是到了他们这个境界,不会轻易动手,都是为了宗门利益,不到逼不得已,谁也不想与同阶打生打死,不值当啊。

    正谈着的时候,玄元山的卫无惧突然面色一变,指着莫渡喝道:“莫老头,你……你欺人太甚,居然敢杀人灭口……”他腰间的一块玉佩碎裂了。

    莫渡一愣,还不待他发问,下方远处的矿洞中连滚带爬冲出好些个矿工。

    紧跟着大群的矿工飞了出来,他心中一紧,赶紧透过空中的防护阵法,朝矿洞内里探去,却见里面不知何故,已经打成了一锅粥。

    薛冰宜脸色一变,他瞧见飞出来的人中,有三少主彦文卿也混在其中。

    后面却有一个凝丹小辈,面目狰狞在大开杀戒。

    他顿时再也顾不得其他,冲对峙着的灵婴修士喝道:“还不去救人,愣着干什么?三少主要是出了意外,你们谁也担当不起……快打破阵法救人。”

    众灵婴修士哗然,紫闻书院的几个灵婴朝下方冲去,攻击矿山的防护阵法。

    莫渡叫屈道:“两位,这真是个误会啊,还请暂莫动手……等莫某去调查清楚,肯定给两位一个交代……”

    卫无惧晃身挡住要下去的莫渡,怒喝:“还想狡辩?莫老头,你也太狠了。”

    口中喷出飞剑法宝,朝着莫渡当头斩去,他是真的怒了。

    为善阁霸占了最多的地盘,而且吃相难看,早就犯了众怒。

    这次他们玄元山与紫闻书院联手使计,只想讨要些好处,并没有狮子大开口,但是为善阁公然杀人灭口,这就是犯了大忌。

    看这样子,为善阁是要将所有抓来的修士矿工斩尽杀绝,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让他们如何向邀请来的其他中小门派交代?

    在来之前,他们答应了帮中小门派捞出被抓的弟子。

    为善阁的十余灵婴修士,见得莫师叔受到攻击,一时也没有搞清楚状况,赶紧阻拦破阵的紫闻书院灵婴修士,空中顿时混乱起来。

    有满身血迹的凝丹修士,飞出矿洞,冲空中高声叫喊:“老祖,他们使诈,人是他们安排的修士杀的……我们没有杀人啊!我们是冤枉的……”

    矿区的大阵,并没有完全禁制声音传出,这下子使得动手的灵婴修士糊涂了。

    到底是哪家安排的这等毒辣栽赃手段?他们怎么不知道呢?

    莫渡也怒了,喝道:“好啊,卫老匹夫,你们贼喊捉贼,好,好,真当我们为善阁是好欺负的……挡住他们,另外去人,把下面闹事杀人的小辈,统统抓了。”

    也不再躲闪,莫渡喷出法宝挡住卫无惧的攻击,大声指挥安排。

    薛冰宜一直没有动手,见得有两个灵婴修士想要进入阵法内,喝道:“截住他们,别让他们灭掉了证据。”他自重身份,不愿当着众人面上,与小辈们动手。

    这事闹得他也有点糊涂,按说为善阁再是嚣张霸道,也不至于蠢成这样吧?

    矿洞口子的附近,以前是矿工现在提升上来的矿工头头、还有钩子他们这些常年混迹在矿洞中恢复了部分修为的老油子,一个个杀红了眼,见人就打,遇人便杀,和为善阁的护矿凝丹修士打得异常激烈。

    还有一群同样是矿工的家伙,手中抄着镐头,追着其他矿工乱杀。

    彦文卿和云秋禾飞在阵法空间内到处逃避,像这样混乱的争斗,可不是打架逞能的时候,稍不留神,便被人给缠住了,后果不堪啊。

    天空打得糊涂,矿洞附近却是杀得鸡飞狗跳。

    突然,“轰隆”一声响,矿洞塌陷垮了大半边。

    挖空了的矿道,即便是有凝石术固定,也经不起十数凝丹修士的争斗折腾。

    半座山头滑下来,不知又砸死砸伤了多少没来得及躲避的修士。

    至于还在矿洞里面躲着,没有出来的挖矿修士,以他们仅剩凝脉境初阶的修为,也出不来了,只听得“轰隆”又一声巨响,另外半座山头,坐倒了下来。

    山石泥土,倾泻着朝山脚轰隆隆滚去。

    烟尘嚣起,惨叫凄厉。

    矿洞附近的空中,到处是脸色发白侥幸逃得小命的矿工。

    就连拼死厮杀的凝丹修士,也惊恐地住手四顾,出了这么大的祸事,他们怕是难逃其咎,甚至小命不保。

    在高空中争斗的修士也惊呆了,下面的小家伙们,用得着这般拼命吗?

    “住手!”莫渡、薛冰宜、卫无惧三人同时大吼。

    他们明白过来,他们只怕是被人给利用了。

    各大门派之间,偶尔有争斗,大都是点到为止,除非有把握能一口气吃掉对方,才会如此的不留余地。

    莫渡喝道:“走,随莫某抓人去,老夫倒要瞧瞧,是谁家如此费心尽力,想要挑起咱们几家争斗,哼!”

    薛冰宜和卫无惧也是阴沉着脸,随着莫渡朝下方飞去。

    灰尘弥漫的下方,突然有惊恐的尖叫:“不好,他们要自爆,快躲……”

    “嘭”,“嘭”,“嘭”,同时几声巨大的炸响,所有参与争斗浑身伤痕累累的矿工头头和监工之类,全部自爆了。

    离得近的矿工们无一幸存,被自爆的威力给炸得四分五裂。

    还有两三个处于自爆中心的为善阁凝丹修士,也给炸得重伤垂死。

    滑下来的山峰,再次崩溃,轰隆着朝山脚倒去,连带着很多炸晕掉落的矿工,也随同山石一起掉下去埋进了泥石之中。

    彦文卿离得自爆的地方稍远,被震得双耳失聪,七窍流血。

    云秋禾的模样比他好不到哪里,一把抓住眩晕着要掉下去的彦文卿,喊着叫道:“坚持住!坚持住!不能掉下去……”

    她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只知道拼死抓住彦文卿,挣扎着,不朝下面掉去。

    如果彦文卿死了,她出去的希望也就破灭,自从被抓进此地,她便不指望自己的宗门会来救她,为善阁的强势,不是弱小宗门能够惹得起的。

    一道身影闪过,云秋禾手中一轻,彦文卿被人接了过去。

    彦文卿晕晕乎乎,认出了抓着他的是薛冰宜,歪歪扭扭朝云秋禾方向指去,傻兮兮笑道:“我朋友……”话还没有说完,便两眼一翻,脑袋一歪,彻底晕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