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2章 痛快

时间:2018-05-22作者:妖言先森

    在右边矿道内遍寻凌十八不着,彦文卿简直是急疯了,四处打探着。

    彦文卿的焦急情绪写在脸上,见人便是这样询问:“请问你们看见与我一起的凌兄弟了吗?”

    他还没有适应矿工的新身份,即便再急躁,问话也显得文质彬彬。

    “那个痨病鬼……没见过。”有人这样说,很不耐烦的表情,埋头下去挖矿。

    “哦,谢谢啊,打扰了,我再找找。”彦文卿匆匆走了,又去问下一波人。

    很多人干脆不予理睬,少数人说没见过。

    “你是说打架很厉害的那个痨病鬼?哈哈,死了吧,看他那鬼样也熬不了多久,还找他干嘛?替他收尸啊。”也有人很幸灾乐祸地说。

    彦文卿瞪着幸灾乐祸的家伙,吼道:“你再说一遍。”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彦文卿正是火大时,特别想找人打架缓解下他心中的闷气。

    “哟,哟,小白脸还凶老子,怎么着?摆着个臭脸想打架啊?哈哈,老子好怕怕……痨病鬼,死得好,早死……”

    “你找死!”彦文卿像头愤怒的猴子,跳起来,挥起拳头便冲了上去。

    手上蓄着灵力,一拳当胸狠击。

    那家伙没料到彦文卿说打就打,而且进攻的速度会如此的快。

    挡了一下,给彦文卿的身法晃了过去。

    “嘭”,被一拳狠击在胸口,身子腾空砸在石壁上,差点没砸得背过气去,连他见势不妙准备施展的护罩,也被砸散去。

    彦文卿愣了下,看了看右手拳头,他打架真有这么厉害啦?

    刚刚那下身法躲闪,完全是凭着直觉,想闪开对手的格挡,脚下自然便做到了。

    彦文卿哈哈大笑,前些天,他速度稍慢便会被凌十八摔一跤,前前后后不知摔了多少跤,可把他摔惨了,现在总算是有些收获。

    凌十八说,只有摔够了,打架的反应才能练出来。

    “小子你玩偷袭!”挨打那家伙的另外两个同伴不干了,喝骂着,身上护罩一闪,冲上来对彦文卿左右夹击。

    彦文卿想起凌十八教他的打架秘诀:冷静!

    他脚下连点,小碎步朝后急退,让开两人的夹击。

    同时升起了护罩,先把自己保护好立于不败之地,再想办法干掉对手。

    在脑中回想一些打架的诀窍,彦文卿朝左一闪,左手牵引着带得两人的攻击方向偏了,他腰身一扭却朝右转去,这叫使诈。

    与凌十八打人时候神出鬼没的速度相比,这几个家伙的速度,简直是奇慢无比。

    彦文卿一脚侧踹,很轻松便把右边的家伙给撂倒地上还打了几个翻滚。

    难怪得凌十八老喜欢踢他屁股。

    这转到对手后面,脚下不踢这一脚都控制不住要踢的欲望。

    太就便了!踢着太过瘾啦!踢了还想踢啊!

    这一脚的力度,还不足以破掉对手的护罩,但是着地滚来滚去,面上很不好看。

    左边的对手见势不妙,想退远点拉开距离。

    彦文卿初试身手,便取得了完胜的战绩,打架的信心更足了。

    他怎么能让对手完须完整地退走呢?脚下连弹,如影随形贴了上去,右手击左拳,左手肘顺着一拐,“咚”,狂退着的对手飞了起来。

    “砰唧”,撞到石壁掉了下来。

    彦文卿再次哈哈大笑,这架打得实在是过瘾啊。

    突然,他朝着后面急退几步,两颗火球贴着他的胸口前面飞过去,打在边上的矿洞壁上,火点四溅。

    是第一个嘴贱的家伙,他缓过劲来在远处掐诀用法术攻击。

    “用法术打他!快,用法术!”

    彦文卿最恨这家伙,骂道:“叫你嘴巴吃了粪,叫你嘴臭……”

    他脚下滑着弧线,身躯晃动左右躲闪着,同时朝着那嘴贱的家伙快速冲去。

    有护罩在身,即便挨上七八下法术都没事,但是妨碍他攻击的速度啊,彦文卿肯定得让,而且还是炫技般的闪避。以前与凌十八切磋的时候,那家伙几乎就没有留手。

    每次都整得他灰头土脸,让他打架的信心要休养好几个时辰,才得以恢复。

    现在与这三个家伙一较量,他都有点舍不得结束单方面的虐打。

    “咚咚……啪啪……”

    彦文卿绕着嘴贱的家伙,拳打脚踢,打得其身上的护罩摇摇欲破。

    另外两人发出的法术攻击,大都被彦文卿抓着嘴贱的挡箭牌挡住了,那两人再也不敢近身,他们被彦文卿的手段打怕了。

    暗处监视的凝丹修士不管这些破事,只要不打死人,便不会出手制止和惩罚,矿洞里难得看点乐子。

    待得云秋禾赶到的时候,彦文卿打得正热闹,打得手中抓着的家伙惨叫求饶。

    云秋禾从后面扑上去,身法晃动,一脚一个,把一直用法术攻击的两个家伙给撂倒在地,又狠狠地连踢了几脚,把两人踢出老远,喝道:“滚!”

    矿洞顶上明光石的光芒照在她满脸狰狞的伤疤上,自有一番凶恶煞气。

    唬得看热闹的矿工退出好远,这丑婆娘好凶!

    彦文卿也飞起一脚,把嘴贱的家伙给踢得飞远,笑骂道:“叫你嘴臭乱说话,活该挨打,哈哈,这架打得真他妈痛快啊!”

    第一次出口成脏,彦文卿感觉特爽,连找不到凌十八的烦恼都暂时抛开了。

    云秋禾把彦文卿叫回他们的地盘,指着凌越经常打坐的地方,道:“凌兄弟留了字,我也是才看到,算了,别找了。”

    彦文卿赶紧运转目力,凑近看去,石壁上刻了一行小字:“两位保重,凌某伤病难愈,今使计遁去另寻良药。莫找,莫寻,如有机缘,定与二位再为兄弟。”

    “这家伙……他就不能多等几天吗?”

    彦文卿突然醒起,有些话还不能提前乱说。

    赶紧转了话题,道:“哎,谁知道他这话是真是假呢?伪善阁矿山守护严密,是那么好出去的吗?他连走路都困难……”

    云秋禾传音道:“我刚去问了钩子,说凌十八已经退出了与咱们的组合,还把他名下的矿石,都转给了咱们。有两人曾经看到凌十八去了一条废弃的矿道,我进去探查了,没有发现尸体或骨灰等痕迹,他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这里边或许有些蹊跷……所以,咱们还是别找了。”

    彦文卿只是经验不足,却并不笨,一点就通叫道:“你是说……”

    被云秋禾一瞪,他赶紧传音道:“你是说他藏起来了?藏得很隐蔽在疗伤?”

    云秋禾缓缓点头,道:“干活吧。咱们的苦日子还得熬呢,哎,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挖矿吧,早点把这半月的任务完成。”

    彦文卿有些无精打采,他对挖矿已经没什么兴趣。新鲜劲过了,他提不起劲头。

    暗处有蓝光微微一闪,朝着矿道的洞口方向而去,却无人察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