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501章 较量

时间:2018-05-22作者:妖言先森

    幽深的地底矿洞里,凌越整个人裹着厚重的冰茧,身上气息几乎感受不到。

    扩大到十余丈的矿洞内,冰寒刺骨,四处的石壁凝结着晶莹的冰霜。

    古铜手镯化作的椭圆形金色光门,立在矿洞最边缘的拐角处,不时有希蛮仆族人把挖到的矿石,以及整袋整袋的碎石泥土,丢进光门之中。

    摄魂针飘浮在金色光门的一侧,针尖偶尔散发着蓝芒。

    突然,天魂子的叹息声响起:“太仓促了,老夫本来是想等得逃离了古源大陆,再引导他慢慢感悟生死之道……想不到,来得这般的快,唉,命数啊!”

    过了好大一阵,摄魂的声音才响起:“魂道兼修,太麻烦了。即便是闯过了生死关,后面还有一堆的麻烦,依我说,小家伙这次若是过了生死,晋级四阶之后,便专修一门功法,不要再两者兼修了。”

    天魂子沉思片刻,道:“等过了这关再说吧,现在谈这个,还为时过早。”

    摄魂针晃动一下,摄魂冷笑道:“你还是不死心,都多少年了……哼,我觉得这小家伙人不错,要不是他选择的是天魂宗功法,我……算了,懒得管你们的闲事,我去上面瞧瞧。”

    蓝光一闪,摄魂针飞快地遁入上面的泥石中去。

    天魂子苦笑自语:“魂族凋零如此……你当老夫愿意啊,还不是人才难得……”

    冰茧裹着的凌越,气息收敛几近于无,在凌越的神识空间,却正在上演一幕幕似幻非幻的生死大戏,而凌越的意识像是一个孤独的看客,飘荡在空中。

    眼前是似乎熟悉,又似乎陌生的场景。

    一头雄壮的公鹿,竖着耳朵,不时抬头,警惕地注视着四处的风吹草动。

    清脆的嫩草,还粘着清凉的露水,散发着清新的芬芳味道。

    “呦呦……”,鹿群丢着短尾,用舌头卷起嫩草,吃得惬意而愉快。

    几头才出生不久的小鹿,调皮地在母鹿身边蹦蹦闹闹,它们还吃不了有些苦涩的嫩草,只能喝母鹿甘甜的**,精力格外充沛。

    十丈外的矮丛灌木中,慢慢地竖起了半截猎弓,上面搭着一支竹箭。

    乌黑的箭镞缓缓移动着,对准了领头公鹿的脖子。

    公鹿仍然不停地抬头,左右看看听听,再快速低头,啃两口嫩草,再抬头看看听听,浑然没有察觉,危险就在它背后的灌木丛中。

    灌木丛中的棘刺,早就被拔除掉了,中间留了一个刚好藏人的小空档。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脸上涂得绿一片黑一片,头上还戴着用草木扎成的伪装。

    少年蹲在那里,内心似乎在犹豫,箭镞缓缓移动,挪到毛光水亮的母鹿身上,很快又移开,从蹦闹的小鹿身上掠过,最后锁定在最边缘的一头毛发稀疏的老鹿身上。

    “爷爷说了,公鹿要保护小鹿,保护鹿群,不能轻易射杀,否则鹿群就危险了,母鹿要繁养小鹿,没有了母鹿的奶水,小鹿活不下去,得留着母鹿壮大鹿群……才能年年有肉吃。”

    “只有老鹿,它跑不动了,反而会拖累鹿群的速度,可以用老鹿的死,换其他鹿的生路……”

    凌越的意识能够听到少年的内心想法。

    他思索着,用老鹿的死换其它鹿的生?老鹿愿意死吗?

    “啾!”利箭打破了清晨的宁静,老鹿脖颈中箭,失去平衡翻倒在地。

    鹿群在公鹿的带领下,惊恐地朝着一条小溪边奔去,穿过小溪,鹿群进入了树林,很快便消失不见,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少年从灌木丛中跳出来,抓着猎弓和猎刀,冲到倒地挣扎的老鹿近前,高兴地叫道:“中午有肉吃了……”

    场景转换,少年背上绑着几乎拖到地上的老鹿,艰难地在山间跋涉。

    身后有一溜滴落的鲜血,弯弯曲曲,一直到很远很远。

    再后面,鬼鬼祟祟地追蹑着一头瘪着肚子的饿狼。

    饿狼不时舔下地面还新鲜的鹿血,深陷的眼珠子冒着幽幽绿光,它不时从草丛探头窥探前面一无所觉的少年,以及少年手中提着的猎刀。

    鲜血的刺激,饿肚的难受,终于让饿狼的嘴巴裂开了。

    饿狼绕到侧面的草坡,低伏下身子,眼神凶狠而锐利,透过草丛注视着下面。

    少年气喘吁吁,几乎是手脚并用,终于爬上了坡顶,少年喘息着把猎刀扔地上,解下腰间的一个葫芦,仰头大口大口地灌着凉水。

    就是现在!

    饿狼腾空跃起,张开嘴巴露出锋利的牙齿,对着少年的脖子侧面咬去。

    这一扑蓄势已久,又是以逸待劳。

    待得少年发觉,已经来不及闪躲,更没有办法还击,他的猎刀不在手上。

    背上沉重的猎物让少年失去平衡跌倒地上,朝坡下翻滚着摔去。

    饿狼扑击落空,它返身跳跃,朝下面滚去的少年一路追咬。到了嘴边的猎物,它怎么会轻易撒口呢?

    少年摔得狼狈万分,头晕脑胀,连他自己都认定这次是死定了。

    在这个时辰,又是偏僻的山道上,没有猎人会经过这里。

    沉重的老鹿尸体压在少年身上,他翻不过身来,惶急得双手乱抓,终于在腿边抓到了一根硬物,仓促中,少年抓起硬物对着低头扑咬的饿狼没头没脑扎去。

    “嗷……”饿狼惨嚎一声,跳起来落荒而逃,撒下了一路的血点。

    少年呆愣地抬头看着他手中一支染红的竹箭,片刻后,才醒起他还活着。

    他幸运地摸到了一支从他腰间掉落的竹箭,刺伤了饿狼的脖子,他不用死了!

    少年笑得留下了心酸的眼泪,身上到处是擦伤和裂开的小口子……

    场景变换。

    “废物!成天游手好闲,连猎都打不好,瞧瞧这打的是什么?毛都掉光了的老鹿,亏你还有脸捡回来。你活着就是浪费老娘的食物,你怎么不去死!”

    一个凶恶的妇人咆哮声,让空中漂浮着的凌越的那团意识,哆嗦了一下。

    这声音好熟悉啊,似乎唤起了一些沉重而阴暗的回忆。

    下面那个伤痕累累的少年,终于爆发了。

    “我不是废物!我没有白吃!我干得比你们还多!我会种地,会打猎,我从早到晚一年忙上头。”

    “我要与你们分家过!我要分家!我不会饿死!”

    少年毅然离开了生活十多年的院子,仅仅背了一床破旧的棉絮,那是爷爷的遗物,和属于他的猎刀猎弓,就这样头也不回离开了,他坚信他不会饿死!

    他能活得好好的!

    生与死的较量,渐渐拉开黑暗的帷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