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9章 生死关

时间:2018-05-19作者:妖言先森

    凌越喜出望外,拖着行将就木般的沉重身躯,走到坑道角落。

    拒绝了云秋禾帮他布置禁制阵法的好意,扶着石壁缓慢坐下,与天老传音交流。

    听了凌越的病情,天魂子探查了一番,又与摄魂商量了片刻。

    天魂子传音道:“还记得老夫与你提过的生死关吗?你现在的情况,便是冰蓝灵焰的寒毒入体,提前触发了你修炼的生死关,与那什么神之残文没什么干系。”

    凌越恍然大悟,他一直以为是那神识深处的符文火焰做怪,原来是生死关。

    看来他以前也想岔了,堪破生死关,并不是需要血腥杀戮。

    依他目前的状态,连走动都困难,哪里还能去杀伐?

    凌越请教道:“怎么堪破生死关?还请天老指点。”

    天魂子没有回答凌越的这个问题,道:“你先找处安静的地方,待得那暗中扫视的小辈不注意,摄魂会帮你遁入地下,你在地下择一处地方闭关吧。”

    凌越缓缓站起身,传音道:“这个简单,我这就去办。”

    在外面打坐的云秋禾赶紧站了起来,满脸忧色看着凌越。

    凌越摇头道:“我出去透透气,你不用跟着,我很快便回来。”

    云秋禾不疑有它,又坐了下去,而彦文卿在稍远处练习着身法,没注意到这边。

    顺着矿道,一路缓缓走进大厅,凌越找到办理杂务的钩子,道:“劳驾,帮我退出与云秋禾、彦文卿两人的采矿组合,凌十八名下存着的矿石,都分给他们。”

    凌越气息微弱,脸色青中发白,头发蓬乱,眼神呆滞发直,如果嘴角再露出两颗獠牙,极像是传说中的青面恶鬼,突然凑上去,倒是把正发呆的钩子给吓了一跳。

    钩子连呸几声:“晦气,真他妈晦气……行了,你快走吧。”

    他拿出册子,把凌十八的名号给叉掉。

    在钩子看来,凌越知道活不了几天,肯定是找地方安静的去死。

    这情况在矿洞中常见,很多熬得时间久了,自知命不久矣的矿工,都这样选择。

    凌越转身走得像是风烛残年的老人,背影佝偻萧瑟。

    走得几步,身上还发出阵阵古怪的咔嚓声,与凌越错身而过的矿工,都赶紧让开,生怕不小心撞死了一个本来就快死的家伙,惹上说不清楚的麻烦。

    进了右边的矿道,凌越选了一条黑咕隆咚早就废掉的小矿道,一路摸索着,缓步走了进去,选了处丢着很多废弃藤篓的地方盘坐下来。

    那暗处监视的凝丹修士,神识在凌越身上一扫,便赶紧挪开了。

    凌越这般模样,使得谁都不愿沾了晦气。

    退出与云秋禾、彦文卿两人的采矿组合,是不想连累他们。

    他已经不需要采矿,不能让他们凭白多采一份矿石,凌越知道,那两人是不会主动把他给退掉的,即便是他就这样凭白消失不见。

    凌越心中松快,笑道:“麻烦摄魂前辈了。”

    身上蓝色光芒一闪,摄魂清冷的声音传出:“用灵力裹住全身,我帮你遁地。”

    凌越费劲地调动灵力裹住身体,身上温度遽降,并迅速凝结了一层淡蓝色的冰晶,他脸色更加难看了。

    摄魂似乎发出了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蓝芒闪动,瞬息间,凌越消失在原地,他在摄魂的帮助下,无声无息遁入了矿洞地下,连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凌越有些晕晕沉沉,他感觉在黑暗中快速下降,身上却越发的冷了。

    他像是听到了自己牙齿磕碰的声音,不是很真切,在他快要昏迷过去的时候,令他晕眩恶心的下降终于停了下来,模模糊糊的,眼前有金光闪动。

    费了很大的劲,凌越才挣开眼皮上覆盖着的沉重冰晶,打开一线眼缝。

    眼前是一道流光溢彩的椭圆形金色光门,不停的有矮小的希蛮仆族人,从光门内走出来,他们手上拿着挖矿的镐头,腰间挂着储物袋。

    所有走出来的希蛮仆族人,都冲着半靠在石壁上,动弹不得的凌越躬身行礼。

    凌越眼珠挪动,没有在人群中看到阿噗哈。

    现在身处的洞穴很小,仅三丈大小,石壁光滑平整,像是用法力挖出来的。

    天魂子的声音从光门中传出:“阿噗哈接受了前大族司的传功灌顶,近几年,还不能出关。你现在这情况,估计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够堪破生死关。闲着也是闲着,老夫让孩儿们出来挖点矿石,补贴家用吧。”

    凌越没有理会天老的玩笑,收了身上裹着的灵力,厚厚的冰晶缓缓收敛。

    他全身僵硬得不能动弹,歇了片刻,感觉身上没那么冷了,很虚弱地再次问道:“怎么堪破生死关?”

    就他目前这个状态,凌越真没有把握闯过生死关。

    光听“生死”二字,便知道是很厉害很玄奥的东西,他现在一点信心都没有。

    摄魂突然开口,道:“生死关得自己悟,天老的经验,只会误导你。”

    凌越愕然,沉思片刻,再问道:“总得有个悟的方向吧?”

    天魂子道:“你经历过的生死,你见识过的生死,便是你参悟生死关的方向,你记住一点:生死关头悟生死。

    每人面对的生死关,都与他的经历或机缘有关,所以,没有人的生死关会相同。

    生死关,历来都是魂道兼修,修炼到三阶圆满的时候,灵力与魂力达到奇妙平衡之后,心境修炼上最大的一道难关。

    堪破了便是生,不过便死,这也是魂道兼修历来罕有高手的缘故,而你这次,是提前触发了生死关的感悟,将需要更多一些时间来修炼堪破。”

    凌越沉默了,“生死关头悟生死”,看来这次参悟是异常的凶险。

    他在白箭据地见过的典籍中,提到魂道兼修,几乎无一例外地认为是找死的行为,至于为什么?则各种说法都有。

    他还一直嗤之以鼻,他不就是魂道兼修,还一路修炼到了三阶之境?

    没想到是有这么一生死难关在等着,难怪!难怪!

    片刻后,凌越又问道:“参悟生死关之前,得先把我身上的寒毒给解了吧?”

    天魂子回道:“你身上的寒毒,那符文火焰替你解了。老夫与摄魂都探查过,你经脉内,没有残余的寒毒。灵力和魂力运转缓慢,以及动用力量身上有冰晶覆盖,是生死关在作祟。有些人的外在表现是烈焰焚身,而你是寒冰覆体,这是很正常的特征。”

    凌越又考虑片刻,再次想到一个问题,道:“抓我的灵婴修士,给我紫府下了禁制,这个禁制总得先解开吧?”

    摄魂道:“用不着。参悟生死关的时候,那等威力的禁制自然瓦解。”

    说了这么久,摄魂似乎有些不耐,喝道:“别想得太多,你闭关吧,我也送你几字:保持本心,随即应变!”

    凌越没有再说什么,手上掐着清心诀,平放在腿上,就这么斜靠着石壁,缓缓闭上眼睛,不过片刻,他身上便覆满了淡蓝色冰晶。

    渐渐的,冰晶渐厚,而凌越气息渐无,像冰雕一般冻结着立在那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