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8章 有些麻烦

时间:2018-05-18作者:妖言先森

    彦文卿学得身法之后,凌越又点拨了一些在狭窄地方打架的技巧,便让彦文卿自己去练习,他也不能闲着,得尝试着,探查体内的状况。

    “云道友,麻烦你帮我布置一个简单的小禁制,我想要调息一会。”

    凌越不敢随意动用灵力,对烘烤衣服的云秋禾拱手道。

    云秋禾把衣服随手晾在藤篓上,笑道:“叫我云师妹或者秋禾便是,凌兄不用客气。”

    她脸上的伤口愈合了,留下了五道凹陷狰狞的疤痕。

    笑起来疤痕牵动,看着很吓人,眼睛却非常漂亮,与之形成强烈的反差。

    凌越回笑一下,走进矿道里面坐下。

    云秋禾一连布置了好几层防护禁制,才住手退出矿道,转身的瞬间,她无声叹息着敛去脸上的笑容,随之而起的是淡淡的愁绪和惆怅。

    女人,终归还是在乎容貌的,即便是身处再危险的地方。

    凌越担心在探查体内的时候,会有一些异常发生。

    交付任务时,他特意找钩子求证过,只要完成任务,暗处的神识便不会干涉他在矿道内走动、闲逛、打坐调息等,当然是在限定的所属区域。

    有了这几层禁制防护着,他可以放心地检查识海空间,

    很容易便找到了识海深处的那像镂空珠子一样的符文火焰,凌越发现,符文火焰吞噬了三丝冰蓝灵焰之后,比以前要多了一份凝炼,符文的颜色也深沉清晰了一点。

    凌越思索了好大一阵,试探着,用神识去沟通碰触符文火焰。

    符文火焰附近,散发着一圈扭曲的淡蓝光芒,凌越的神识被那光芒给排斥在外。

    几番试探,见始终突破不了,凌越便用心神对着符文火焰,回想起他曾经经历过的火的世界,这玩意既然是他通过古邑残文的考核而得来的,没道理他控制不了?

    才刚刚有火焰的念头闪过,凌越便觉得浑身一寒。

    接着便听得“砰砰”几声响,凌越赶紧散去心神念头,睁开眼睛,只见附近的石壁上覆盖着一层淡蓝色冰晶,而云秋禾布置的禁制,只剩最外围那层还完好。

    他自己身上也结了薄薄一层冰晶。

    “凌兄,你怎么样啦?没事吧。”云秋禾在外面问道。禁制是她布置的,禁制受到攻击而破裂,她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只是不方便用神识查看。

    “我没事。”凌越回道,他暂时放弃了探寻符文火焰的念头。

    他现在修为被封闭,灵力更是动用不了多少,一个不好,引起了符文火焰的爆发,他肯定是抵挡不了。

    只能熬着,等天老驱除了寒毒,再请教天老可否有办法解决他目前的困境。

    收摄心神,过了好大一会,凌越身上的冰晶才渐渐敛去。

    而石壁上的冰晶,冒着白色的寒雾,一时间还不得消失。

    凌越顺着给他留出来的通道走出禁制,见云秋禾关心地望着他,便苦涩地摇摇头,传音问道:“云师妹,这里是哪个势力的地盘?他们抓了如此多的宗门弟子,就不怕其他宗门找麻烦?”

    从先前云秋禾布置禁制的手法上便能看出,云秋禾不是普通的散修。

    而彦文卿,见什么都新奇,包括挖矿和打架,更像是涉世未深,一直受人照顾着的大少爷,背景肯定不简单,只是不知为何单独乱跑而被抓来了?

    他早就想了解此地的情况,直到此时觉得时机成熟,才问了出来。

    “还能是哪个势力?除了与西隐阁有一丝交情的伪善阁,还能有谁这么肆无忌惮。”云秋禾满是不屑和厌恶传音道。

    “伪善阁?”凌越想起了他曾经看到的那个圆底金色善字的标识。

    能自称“伪善”的门派,还真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呢?至少脸皮必须非常的独特。

    云秋禾奇怪地看了一眼凌越,传音道:“你没有听说过为善阁?你不会是第一次来翰元星吧?希隐阁呢?”

    凌越苦笑一声,传音道:“都没有听说过。我是随着长辈一起来的翰元星,只是途中走散了,才落单被人给抓来。”

    从哪里来?凌越没有说,他不想提起古源大陆。

    云秋禾哦了一声,便不再追问,传音道:“千落星的六大顶级宗门,大德门,西隐阁,血炎宗,古一宗,太息寺,细音琴语峰,凌兄应该听说过吧?”

    如果这都没有听说过,云秋禾便不知该如何与凌越解释了。

    她简直会要怀疑,凌越到底是不是人类修士了?

    凌越笑着点头,传音道:“千落星知道,大德门的洞藏大德卷功法残卷,遍布所有修真星球,我听说过。”

    他听焚成提过千落星和六大顶级宗门,却是第一次知道六大顶级宗门的名号。

    云秋禾这才解释道:“为善阁借助西隐阁的威名,行事无忌,偏偏还以正道自居,翰元星的修真界便称他们为‘伪善阁’,其他宗门找伪善阁闹了也不是一次两次,还能怎样呢?

    各人自扫门前雪,闹一次,也就是把各自被抓的弟子捞回去而已,伪善阁仍然是我行我素,消停得一阵又开始到处抓人。”

    凌越点点头,原来如此,他还以为翰元星上其他宗门都是如此做派,那样即便是闯了出去,也会很难混,现在就放心多了。

    又询问了翰元星上各宗门的大致情况,凌越心中有谱了,才住口不问。

    随后的十余日,三人商量着抽出半天时间挖矿,另外半天自行安排。

    凌越发现,他体内能够动用的灵力越来越少,稍稍与彦文卿动手切磋几招,身上便布满了冰晶,他的动作,也越发的迟钝。

    云秋禾心细,看出凌越的气色一天比一天难看。

    她有些担忧道:“凌兄,咱们存着的这些矿石,去给你兑换几颗疗伤的丹药吧。俗话说,医不自治,或许吃得几颗丹药,你身体便恢复了。”

    彦文卿停止了上蹿下跳的练习,闪身到了近前,一把抓向凌越的手腕。

    凌越知道这家伙是大大咧咧的率真性子,行事没什么顾忌,也就随他。

    “哇,你身上好冰。不行,得想办法治治,你需要什么类型的丹药?火性还是木性?我这就给你换去,矿石不够,我再挖就是。”彦文卿放开手腕叫道,心急火燎去角落搬堆积的矿石,他是片刻都等不得的。

    “喂,你先别忙啊,我这病……我心中有数,再等几天,如果还没有好转,再去换丹药不迟。”凌越动作迟缓地转身,冲彦文卿笑道。

    他存放在手镯中的丹药还多着呢,可惜不对症,吃了也没用。

    彦文卿看了凌越半响,才道:“行,那再等几天,还不行你得听我们的。”

    两人把挖矿、捡矿、背碎石的所有事项都包了,让凌越安心地养病,他这样子,也不适合再干活。

    也就在这一天,天魂子和摄魂终于伤愈出关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