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7章 打架,我不行!

时间:2018-05-18作者:妖言先森

    彦文卿几步跳到还在地上挣扎不起的三人面前,这才发现,三个家伙身上覆盖了一层冰晶,冻得他们哆嗦着直抖。

    “我呸,就这么点能耐,还敢来抢地盘,滚你们的吧!”

    彦文卿骂不出来脏话,但就这么几句,也让他感觉非常过瘾了。

    他比划着,选择好角度,一脚一个,把三个哼哼唧唧的矿工给踢得滚地葫芦一般滚出老远,再把地上掉落的工具给踢飞,他有种从未有过的巨爽感觉。

    特别是其他矿道里探出来的脏黑脑袋,看向这边敬畏的眼神。

    让彦文卿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原来,踢人也可以这么好玩!

    他畅快地大笑几声,而一直在暗处监视他们的凝丹修士,果然没有出声干涉。

    耀武扬威了好一阵,直到所有的脑袋都缩了回去,彦文卿才屁颠屁颠跑了回来。

    他兴奋地拍着凌越的肩膀,叫道:“凌兄弟,你太厉害!能不能教我几招?像那种极快的身法,还有拳头打人的方法,都教我……用拳头打人太过瘾了。”

    云秋禾瞪了彦文卿一眼,低声警告道:“你少惹点麻烦,这里是矿洞。”

    彦文卿兴奋激动得有些过头了。

    他根本就不听,仍然缠着凌越教他打人的身法。

    “凌兄弟,凌大哥,你就行行好,教我几招吧……就几招啊。要不我叫你师父?还要怎样才行啊,凌师父,非得我跪下来求你……我真给你磕头了……”

    凌越哭笑不得抓住彦文卿,无奈道:“行,行,我教你,你别叫我凌师父,听着别扭。哎,这些打架的招式,你学来没什么用的。”

    彦文卿跳起来一个腾空后翻身,他有法力在身,做这些动作,并不是难事。

    “哈哈,你答应了,太好了。谁说学了没用?在矿洞里就起大用。”

    这话倒是不假,有法力在身,在外面争斗,与这样子像混混斗殴有很大不同。

    彦文卿搓着双手,急不可耐道:“凌兄弟,你现在就教我?”

    “等有时间再教你,咱们现在的任务是挖矿。”凌越语气有些敷衍,拍着手中的矿石,又笑道:“彦兄厉害啊,还真挖出了钴蓝银矿。咱们再加把劲,争取多挖出来几块钴蓝银矿,这样也可以休息一段时间。”

    彦文卿毫不掩饰他的骄傲,拍得光板小胸脯山响,昂头道:“打架,我不行。挖矿,你们两个加起来,也比不过我。”

    “臭美得你。”云秋禾有些好笑地嘀咕一句。

    她算是搞清楚了,是彦文卿这爱炫耀的家伙,挖到了一块钴蓝银矿,高声叫得附近的矿工都知道了,才招惹过来的麻烦。

    幸亏得凌越厉害,噼里啪啦一顿暴打,打消了所有不怀好意的念头。

    云秋禾一直忐忑的心,终于算是安定下来。

    她以后与凌越呆在一起,再也不用担心,那些肮脏得像鬼一样的家伙,在暗处用吃人一样的目光盯她的敏感位置……

    心情舒畅,又得了夸奖的彦文卿,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干劲。

    他一口气挖出好几丈深的矿洞,连砸石头捡矿的任务也统统包圆了,凌越和云秋禾只用负责把碎石给运出去。

    凌越知道彦文卿的小心思,也不点破,随他去吧,年轻人多干点有前途。

    三人合作愉快,干活的进度很快。

    大半天时间,还真让彦文卿挖到了五块钴蓝银矿。

    至于灵铁矿则挖得更多,也不知是彦文卿的狗屎运不错,还真像他自吹自擂的那样,他挖矿是很厉害的。

    在钩子那里交付了所有矿石,勾销了半个月的任务。

    又换了三套旧衣物,以及一坛劣质灵酒,把多出来的灵铁矿存在他们的名头下。

    等得回到他们挖出来的矿道,一坛劣酒,已经被彦文卿和凌越轮流喝完了。

    “凌兄弟,现在有时间了,可以教我打架了?来呀,来呀!”

    把酒坛一扔,彦文卿双眼放光,雀跃道,他现在的兴趣,全部在打架上面。

    那种拳拳到肉的打架,看着真的很过瘾哇!

    穿着有汗臭味的旧衣服,彦文卿有些不适应,没办法,光着身子彦文卿更是不习惯,只得将就着穿。

    他把下摆撩起来,摆着架势,右手冲着凌越乱晃。

    凌越也换了一套旧衣,被缠得没办法了,只得教几招改进过的灵猿九变身法。

    经过这么些年的实战总结,凌越把灵猿九变给精简得面目全非,并新添了好些其他的技法,威力自然是不同以往。

    从小凌越就是野孩子,打架经验丰富无比。

    自从修真以来,更是一路打着过来,不管是近身攻击,还是远攻远防,他都有自己的心得。

    教了基本的动作身法之后,凌越开始给彦文卿示范身法的妙用。

    “……瞻之在前,忽焉在后。这是身法的要点,你得让人摸不着你的下一步动向,看好了,我要打你左肋,你加强防备……注意我的脚下动作,还有腰身的扭动,我来了……”

    听了凌越的提前告知,彦文卿很狡猾地用左手捂住左肋位置。

    还侧转身体,随着慢吞吞转动的凌越一起转动,他倒要看看凌十八怎么打到他的左肋?他死活不松开手。

    突然眼前一花,凌越从他右侧绕到了身后。

    “啪”,彦文卿屁股上挨了一脚,重心失衡,他双手舞着朝前踉跄几下,正暗自庆幸没有摔倒,左肋着了一脚,很轻,他都没有感觉到痛。

    “呃,呃……这样也行?你赖皮啊。”彦文卿拍去身上的灰尘,不服气叫道。

    “这不叫赖皮,这叫使诈。我先用假动作晃一下,你以为我要左转,其实我朝右转了,这里面有几个动作要领,腰身要旋,脚下配合要小跳,连弹……好了,换你来攻击,我防守。”

    “哈哈,我记住了,好玩……我也要打你的左肋,你注意了。”

    彦文卿现学现卖,左一晃右一跳,像只大马猴一样蹦来蹦去。

    凌越仍然是慢吞吞的小跨步避让,只是待得彦文卿不防备的时候,突然上前一步,轻轻一推,把失衡的彦文卿给撂出老远。

    “又耍赖皮,说好了你防守的呢?”

    “嗨,你真是笨死了,最好的防守便是进攻,你又上当了不是……”

    云秋禾施展水球术打湿手中的旧衣服,清洗着上面的异味,一边饶有兴趣看着两人在那里游斗,顺便把凌越传授的身法技巧,以及小损招给学会了。

    在她的印象中,不管是同门切磋还是外出历练冒险,都是比拼的灵力和法术。

    谁的法宝和秘法厉害,谁的速度快,谁的灵力强,谁的手段出其不意,谁便能占便宜,很少有像这样子近身打斗。

    当然,在以前被人近身了也不怕,有护身法宝和克制近身的符箓等手段可用。

    现在是什么手段都用不上了。

    连趁手的家伙都没有,法力更是封禁得所剩无几。

    比起常年厮混在底层的散修,和进入矿洞时间长了的矿工,他们还真不会打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