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悬天 第496章 动若狡兔

时间:2018-05-17作者:妖言先森

    彦文卿敲打了好大一阵,指定着他刚刚新挖的一个小坑,叫道:“就这里。哈哈,这地方肯定有矿,凌兄弟你看,这挖出来的石头,带暗银色的金属光泽,和钩子讲解的要点,非常吻合啊……你瞧瞧。”

    凌越慢慢走近,凑过去看了一眼,赞同道:“彦兄好眼光,就这里开挖吧。”

    彦文卿得了认同,顿时干劲十足,浑然不觉自己是受人奴役的矿工。

    他见凌越连走动都有些吃力,便大包大揽道:“我负责挖石开矿洞,你只管敲碎石头,顺便捡捡矿就行了。”

    开洞挖石是件耗费灵力的体力活,矿洞中的矿工,一般是轮流着干的。

    特别是像他们这样被封闭了大部分修为,又得不到灵气补充,只能靠调息打坐来恢复的修士,能节省一分灵力便节省着用。

    凌越也不推脱,拱了拱手表示感谢,站定到一边,等着石头挖出来。

    彦文卿甩开膀子,晃着白、花花的上半身,用灌注了灵力的鹤嘴镐,挖出大块大块的石头,不多时,一个丈余深的矿洞雏形便成形了。

    凌越弓着身子,用鹤嘴镐的圆形镐头一端,一下下敲打着挖出来的石头,仔细检查敲碎的石块里面,是否有那四种矿石。

    彦文卿挖得一阵矿石,泄了那股新鲜劲,觉得有些无聊,便也来敲石头。

    他一边敲,口中一直在问:“你找到矿石了吗?我怎么还没有发现呢?是不是这地方没有选好?要不要我重新再选一次?”

    凌越听得好笑,他算是看明白了,这货把挖矿当过家家的游戏在玩。

    正准备敷衍几句,彦文卿突然高声叫道:“哈哈,我挖到矿石了……诶,怎么会是灵铁矿呢?我明明是按照钴蓝银矿来选的地方。”

    凌越用鹤嘴镐勾起彦文卿丢掉的矿石,有海碗大小,挺沉的,表面裹着一层黄黑色的石皮,有一片石皮敲落了,露出银黑色的金属光泽,确实是一块上好的灵铁矿。

    “再多挖一些,你看这些石头的金属光泽,越来越多了,肯定是有矿的。”凌越怕彦文卿失去耐心,又去另开新矿洞,安慰道,顺手把矿石扔进藤篓里。

    “嗯,有道理,我再挖进去一些。”彦文卿抡起镐头,一阵猛砸,又砸出了好几颗灵铁矿,丢下满地的碎石,他又进去挖矿开洞。

    云秋禾在一边调息了有半个时辰,把体内的震伤大体恢复之后,与凌越一起收拾地上的碎石,装进两个背篓之中。

    她与凌越一人一个背篓,背着朝外面走去。

    凌越发现,他现在能动用的灵力不能太多,否则,身上便会结冰。

    用不多的灵力,来背负三百多斤的碎石,他还是能够做到。

    来回运了两趟,才把先前打碎的石头给清理干净,等得两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发现彦文卿正在与三个穿得破烂无比的矿工在争吵。

    装着几块灵铁矿的藤背篓踢翻了,矿石滚在一旁。

    彦文卿左手抱着一颗蓝银色的矿石,一手提着鹤嘴镐,叫道:“你们怎么不讲道理?这地方明明是我挖出来的,凭什么让给你们?凭什么?”

    身上脏得像鬼一般的三个矿工,像看白痴一样,鄙夷地看着彦文卿。

    其中一人呸了一口,低声喝道:“小子,识相的赶紧滚,这地方爷们要了。”

    另外两人见得凌越和云秋禾回来,瞪着眼睛,挥起鹤嘴镐驱赶威胁道:“痨病鬼,丑女人,给老子滚远点,再不识相,打瘸你们的狗腿……”

    云秋禾四处寻找,发现他们的鹤嘴镐被踢到很远的角落。

    还不待她说话,只见凌越双手朝后一甩,把背上的藤篓给麻利的卸了下来,整个人就那么一晃一闪,快速无比的蹿了上去,真个是动若狡兔,一点也不见干活时候的慢吞吞。

    那三人狞笑着抡起镐头,用钝头的那端,朝着凌越身上招呼。

    “找死……”

    三柄镐头闪烁着低级法器的灵力毫光,在空中交织,凶狠地砸向凌越的肩膀、小腹、大腿,配合得非常娴熟默契,显然平日里没少动手干架。

    在大家修为都被封闭大半的情况下,打架的方式,也变得不同以往。

    云秋禾惊叫:“小心啊!”她赶紧手上掐诀,试图用法术火球替凌越解围。

    彦文卿一手抱着矿石,下意识举起右手抓着的鹤嘴镐……这玩意怎么用来打架?

    眼见着凌越将要撞上了那三人的武器,却见凌越怪异的一拐,顺着砸向他肩膀的鹤嘴镐反向贴着转动,脚下一抬,再一扭腰,眨眼间便欺到了三人近前。

    使得三柄镐头的攻击全部落空,三人大惊失色,知道碰上了硬茬子。

    “不好,护罩……”

    有人惊叫道,仓促间出拳朝着凌越的面门轰去。

    也有人曲肘撞向凌越的胸口,这个时候,比的是应变经验。

    矮身,斜跨,腾挪,凌越快速晃到了三人后面,他脚下连踢,手上动作更快。

    “啪啪……砰砰……”

    “哎呦……”

    一连串密集的击打声,护罩破裂和连续的惨叫声响成一片。

    两道人影倒翻着朝后面飞起摔去,“嘭”“嘭”,狠狠地砸到矿洞壁上,砸出了两个人形浅坑,再掉到石子地面,扑起许多的灰尘。

    还有一人见机得快,挨了几拳,狼狈地朝空中飞去,拼命逃离凌越的攻击范围。

    太恐怖了,他身上的法术护罩,给生生的打爆啦!

    用的是拳头啊!

    每一拳上蕴含的灵力并不是很多。

    只是任凭他怎么躲,怎么挡都不顶用,速度太快了!

    快得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凌越跳起来如影随形,一脚凌空飞踢,直接把飞在空中的家伙给踢得一头撞到石壁顶上,然后又是一轮密集的拳拳到肉的击打声,从不同的角度响起。

    等到那家伙落地的时候,连惨叫声音都变形走调了。

    真是痛彻骨髓!欲哭无泪!

    凌越头下脚上,在空中一个弹踢,轻巧地翻身落到地面。

    云秋禾指头上方冒出来的几个小火球,一直随着她的手指飘动,从头到尾,她都没有找到丢出去的机会。

    太快了!才刚刚开始,便结束了!

    凌越缓缓转身,一阵阵“咔嚓”冰裂声响。

    他对目瞪口呆、举着鹤嘴镐不知砸向哪里的彦文卿道:“钩子说过,矿洞内不能打死人,并没有说不能打人,所以,能动手解决的,别和他们多哔哔。

    你去把他们踢远点,吵得我心烦,怕不小心用力重了,打死他们也是个麻烦。”

    凌越现在是有苦自知,他动用了过多的灵力,身体僵硬得连转动都困难。

    哪里是怕下手重了打死人?他只是掩饰而已。

    彦文卿眼睛里冒出炽烈的光,把鹤嘴镐和矿石一扔,兴奋得嗷了一声。

    原来可以动手的啊!只要不打死人!
小说推荐